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5

看他來了時最痛苦的不是一周兩集,而是这两集里你特喵只出場那麼幾分鐘!
最近又想起閒置在冷宮已久的于毅水仙了,呵呵,這樣的CP別給我冷死了눈_눈。
————————————————
淩遠推著李熏然在院裡散步,微風拂面,這使李熏然覺得久經壓抑的內心得到了一些解放。

“我们院裡的環境比起其他的三甲醫院那是要好上几倍的,你要是覺得無聊我就多帶你出來轉轉。”說起自家醫院,淩遠可是一點也不謙虛,语气裡透著滿滿的自豪。這醫院以前就很不錯,自從兩年前淩遠當上了院長,更是上了一個檔次,這也是淩遠十分驕傲的一點。

“淩院長怎麼會有時間來陪我出來轉?平時很清閒嗎?”李熏然問道,言语間還是帶著一些疏離感。

淩遠笑笑,但也不覺得這話說出來有什麼不對,“那倒不是,我平時還是很忙的。祇不過,最近剛忙完一些院裡大事,難得清閒一段時間。所以,身為你主治醫師的我會親自照看你。直到你的身體沒有大礙為止。”

“那還真是麻煩你了。”李熏然轻声道,聽不出語氣如何。

“不麻煩,應該的。”淩遠笑眯眯的回道。

李熏然對淩遠是根本沒話說,而淩遠為了照顧李熏然的情緒也不便隨意找話題來說,一時間,兩人又一次陷入了一片尷尬之中。

“最近……”李熏然開了口,“就是我沒醒的那幾天,有沒有什麼人……來看過我?”

淩遠瞄了一眼李熏然有些期待的表情,就明白李熏然是想問什麼了。“有,一個小姑娘,長得挺漂亮的。”然而,當他看到李熏然露出了有些開心的表情時,再次開口“和一個男的,好像還是什麼教授,他們一起來又一起走的。”緊接著淩遠就看到李熏然有些欣喜的臉色又沉了下去。

淩遠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多話加上這一句,衹是覺得自己哄了這麼多天都不見起色的病人因為一個人就眉開眼笑的,心裡很不是滋味。雖然他知道病人心情好最重要,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這張嘴。

淩遠帶著李熏然逛了一會儿就又把他推回去了,說是大病初愈不能吹太久的風,難得有和自然親密接觸的機會,李熏然倒有些不捨。淩遠説沒事啊,你要是想出來,以後可以每天都帶你出來逛一小會儿,衹要時間不長,還是可以的。

淩遠雖說是這幾天不忙了,但毕竟是一院之長,多多少少還是有事要做的。把李熏然送回房交代了要多喝水,不要经常坐著,還說不要隨意下床走動,按時吃葯,不然決不輕饒等話之後才不放心的去忙其他事情了。淩遠走了之後,李熏然忽然覺得輕鬆了不少,跟這院長在一起時的壓力還是比和一般人在一起時大得多的。

眼看一小護士進來換點滴,李熏然便開口叫住了她,“誒,你們院長平時都這樣嗎?”

“哪樣啊?”小護士见之前沉悶悶的小帥哥主動和自己說話,激動的不行,發誓定要做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就是管的特別多,話也多,還特別容易生氣。”

“那可不是嘛,我們院長做事情了認真了,他的要求是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到最好呢,管的可嚴了。”小護士一聽小帥哥問的是八卦,還是院長的,說的那是一個带劲。“特別是你的事,你的病情況跟其他人不一樣,院長可上心了。呦,我這樣說,你不會不舒服吧?”小護士說著說著就感覺自己似乎是戳了人家痛處,忙開口道歉。

李熏然见這小護士沒腦子的樣子也挺好玩的,擺擺手示意她繼續說,那小護士說的更帶勁了。“院長之前因為你的事情可是跟我們發了好几回火了,連韋醫生都給罵了呢。而且啊,你的所有情況,包括用藥都是我們院長親自定的呢。雖說我们院長平時工作嚴謹認真,可也沒見他對誰這麼上心啊?”那小護士說的聲音越來越小,因為她說著說著就連自己也開始覺得奇怪了。

李熏然見这小護士說著說著都開始發呆了,不禁感嘆了一下小姑娘的智商問題,便讓她回去了。李熏然也有些搞不懂,這個淩遠真的對自己的病情這麼感興趣嗎?

終於是又到了飯點,李熏然還躺在床上發著呆,就看到淩遠提著一個保溫瓶進來了。“呦,這麼聽話啊,值得表扬啊。”

“淩院長。”李熏然坐起來點頭微笑了一下。

“該吃飯了,我呢給你在外面帶了點粥,反正你這身體沒好利索也衹能吃著個了。”說著把保溫瓶放在了床頭櫃上。

“行,我回頭吃。”李熏然應到。

“你以為我信你啊,現在就吃,我看著你吃。”淩遠边说著边把粥倒進碗裡。

看著李熏然坐在床上没有要动的意思,淩遠了然的端起了碗,“行,本來也沒指望你自己吃,來,我喂你。”說著把勺子湊到了李熏然的嘴邊。

李熏然再看淩遠這一張笑臉,呵,好傢夥,這哪是醫生的樣啊,分明是老流氓啊。“行了,我自己來。”

誰知道淩遠一收手避開了李熏然,“都說了我喂你了。你也別稱能啊,這碗就你現在这身体素質,手哆哆嗦嗦的別再給撒嘍,乖張嘴。”

李熏然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這人怎麼突然間像變了一个人似得,噁心的不行。跟你很熟嗎?

“怎麼,害羞啊?要是你不嫌麻煩,我去叫幾個小姑娘過來,想让谁喂,你自己選。”

淩遠就一直舉著那碗和勺子也不嫌累,李熏然糾結了半天,終於還是張嘴把那勺粥喝了下去。淩遠的笑意更濃了,趕緊的又送了一勺粥到李熏然嘴邊。淩遠這可是想了半天才想出這麼個法子,李熏然這人說多了根本就沒用,腦子就不開竅,驢脾氣。但他好面子啊,你死纏爛打他就沒辦法,想了這個法子之後,淩大院長只好放下身段親自来喂食了,別說,還真有用。

李熏然這麼久沒吃過東西,本來沒什麼,可一旦是真的吃了點東西后,他的胃也終於是甦醒了,開始叫嚣著餓了。

“淩院長啊,中午了,吃飯去唄。”韋天舒去辦公室沒找到淩遠想著他可能在李熏然的病房,就追著來了,誰知道一進來就看到這麼刺激的畫面,那是扭头就走。“我什麼都沒看見啊。”

李熏然立刻就红了臉,刷的躲进被窩,死都不願意再多吃一口。淩遠鬱悶的要死,想著下次找機會要把这韋三牛這貨往死裡整。不過好在李熏然之前也是配合,这大半碗粥都沒了,任務也算是圓滿完成了。

————————————————
一旦小李好了之後就可以大幅度撒糖了,
我說到做到乀(ˉεˉ乀)
最近上課忙的我快死了,
求安慰╰(‵□′)╯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