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砖作尘

專業牆頭草

【晓薛】一叶障目 03

注:1.现代AU 
         2.OOC可能
         3.他们任何一个人属于我,我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03.

  “嗨,晓医生。”薛洋微笑着走进了诊所,左手插在裤兜里,随意的挥了挥右手。“不忙啊?”

  晓星尘看到薛洋有些意外,明明才认识不到三天,薛洋是不是有点太自来熟了,或者说是太没有防人之心了?不管怎样,晓星尘还是笑着点了点头,“你看起来也不是很忙啊。”

  “是啊,那些人都还没下课,当然没有生意了。”薛洋说着走到晓星尘面前,弯下腰将手肘撑在晓星尘面前的桌子上。“我闲着无聊,就来找晓医生玩啊。”

  好近。晓星尘想着,因为他又一次闻到了薛洋身上那股甜腻的气味。虽然不讨厌,但总感觉十分的别扭。晓星尘向后挪了挪,虽然感觉怪怪的,但还是笑着回道“好啊,你没事的时候可以多来找我说说话。”

  “嗯。”薛洋点了点头,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晓医生是本地人吧?”

  “算是了吧,在这里住了也快有十二年了。”

  “那晓医生肯定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吧?”薛洋兴奋的问,“我在这里呀,人生地不熟的想去什么地方玩都不知道该去哪里,要不晓医生你不工作有时间的时候带我出去熟悉一下地方?”

  好嘛,晓星尘想,这小子倒是赖上自己了。虽然自己对这孩子并不反感,但心低深处却总觉得这孩子有哪里怪怪的,可是看着薛洋的眼睛时,晓星尘却又狠不下心拒绝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笑着对薛洋说了句“好啊。”

  可薛洋却不乐意了,撅着嘴抠着桌子上不知何时滴上的墨点,“什么嘛,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我有这么烦人吗?嫌我烦人就直说嘛,我又不会一直缠着你不放。”

  晓星尘一看人不高兴了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忙解释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从来没有觉得你烦过,只是有些...有些...”晓星尘纠结了半天也没想好形容词,又叹了一口气,“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每次见到你我都觉得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对你总有种熟悉感。好像以前在哪见过你,可又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自顾自纠结的晓星尘没有看到薛洋在他说完最后一句话时微微眯起的双眼,只听到了少年无所谓似的声音,“这样不是很好吗,证明我们有缘啊,说不定晓医生真的就在哪里见过我呢。”

  薛洋有意无意的回避了不太对劲的话题,晓星尘却没有发现。

  晓星尘摇了摇头,微笑着看向薛洋“我倒是可以确定以前没有见过你,不然怎么可能会不记得这么可爱的你呢。硬要解释的话,只能说是前世有缘吧。”

  薛洋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停滞了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似的,忙移开了视线,“你认真的吗?可爱这种词是不能用来形容一个帅气的男人的,晓医生。”

  晓星尘被这句话逗笑了,忙附和道:“是,是我才疏学浅用错了形容词。薛洋,你原谅我吧。”

  这一句话说下来,薛洋整个人更不好了,他感觉自己整张脸都要烧起来了一般。赶忙在晓星尘的桌子上快速的扫了一圈“咳咳,作为补偿,呐,你桌子上那一袋糖,拿过来我就勉强原谅你。”

  晓星尘顺着薛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了之前阿箐送给自己的一袋小黑兔奶糖,因为自己不太吃糖所以就一直放在那里,也不晓得过期了没有。刚要伸手去拿,眼前迅速扫过一个人影,那桌子上的奶糖也不见了。

  “什么补偿?晓医生哪里需要你来原谅了?你个坏家伙,是不是占了晓医生的便宜?”只见阿箐抱着那袋小黑兔气势汹汹的瞪着薛洋。

  “你管我是不是占便宜,晓医生都同意要给我了,你个小丫头片子,快给我拿过来。”薛洋的气势也丝毫不输给阿箐。

  “这是我送给晓医生的,不给就是不给。”阿箐对着薛洋呸了一口,一手把糖拍在了桌子上。

  “晓医生送给我了,现在就是我的了,快拿过来。”薛洋也同样把手拍在了桌子上。

  “好了,不要吵了。”晓星尘有些头疼,平时看起来都挺乖的两个人怎么一碰到一起就吵起来了?“阿箐,把糖给他吧,我平时又不吃,放着不是浪费吗。”

  “那也不能给这个坏家伙啊。”阿箐委屈的看了看这个明明是后来的,现在却得了晓医生关照的一脸嘚瑟的小子。“吃吃吃,吃死你个坏家伙。略略略!”说着把糖拍到了薛洋面前。

  薛洋拿起袋子看了看,皱了皱鼻子。“过期了。”

  “你不是要吃的吗,你吃啊。”阿箐幸灾乐祸的说。

  晓星尘忍不住笑了,“好了阿箐,别像个小孩子似的。”说罢又把过期的糖拿到手里,“回头我再给你买袋新的,这袋先欠着吧。”

  “好。”薛洋又一次笑没了眼睛。

  “那我呢老板!?”阿箐不满的问。

  “给你也买一份。”晓星尘无奈的说。以前怎么没发现阿箐还有这么任性的时候呢,果然,还是要有同龄人在身边才会活泼些啊。

——————————————————————

沉迷修仙无法自拔,唉呀困死我了( ´◔‸◔`)

【晓薛】一叶障目 02

注:1.现代AU 
         2.OOC可能
         3.他们任何一个人属于我,我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02.

  晓星尘回到诊所还没刚坐下阿箐就贼兮兮的凑了过来。

  “嘻嘻,老板~”阿箐笑嘻嘻的说。

  “怎么了,这个样子?”晓星尘一脸莫名其妙。

  不料阿箐却突然变了脸,眼睛瞪得圆圆的,本来瞳色就浅,现在看起来倒更像是个小瞎子了。“老板,你快快从实招来,你跟薛洋那个坏家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什么?”晓星尘更是一头雾水,“我跟薛洋之间没发生什么啊,你怎么会这么问?”

  “我才不信呢。”阿箐又往前凑了凑说道,“前些天你刚跟我打听了那个家伙,昨天你不在的时候他就来找你了,我才不信你们之间没有什么。”

  “他来找我了?”这点倒让晓星尘有些意外,“他有说找我做什么吗?”

  “我哪知道呀,我问他要做什么,他说就只是来看看的。你们呀,一个个都神神秘秘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阿箐不满的嘟囔道,“那个坏家伙那么坏,老板你不注意会被骗的。”

  晓星尘简直哭笑不得,“哪能有什么事啊,怕不是你自己脑洞太大吧。”说罢又翻了翻手边的登记表,“好了,今天有这么闲吗?不工作了?”

  “好好好,跟你好好说你不听,你就是把那个坏家伙想的太好了,你肯定会吃亏的。”阿箐哼了一声走进里间,进去之前还不忘冲着晓星尘“略略略”一下。

  晓星尘的店位置不算好,但也不能算太差,虽说离住宅区远,但离学校近,所以来的多数都是一些偷偷在宿舍里养宠物的学生们,生意不算太忙,赚的却也不算少。这倒是给了晓星尘不少的清闲时间,有时候阿箐会向晓星尘抱怨身为店长怎么会这么懒,而晓星尘给出的解释是:说不定我就是上辈子太累了,这辈子才会想要多休息休息。阿箐对于这个解释的回复只有四个字,强词夺理。

  以前晓星尘总喜欢趁着这样的休闲时光到隔壁的书店里坐坐,但后来因为诊所没什么生意,就喜欢翘班呆在家里了。突然想到薛洋好像就是在这个书店打工,倒不如先去那店里坐坐,再顺便问问他找自己做什么。

  晓星尘到了书店里还没刚看两行字,就感觉肩膀猛地一沉,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晓星尘吓了一跳,忙转过头就看到薛洋一张带着笑容的放大的脸。离得太近了,晓星尘想着,近到可以闻到薛洋身上那股子糖果的甜腻味了。

  “嗨,晓医生。这么清闲,来这里看书啊?”薛洋笑眯眯的问。

  “是,最近一直都没什么生意,倒真是挺清闲的。”晓星尘微笑着说。

  “真好啊,我们店里每次一到放学时间就要忙死了。”薛洋撇了撇嘴,又道,“我昨天好不容易有空去找了你的,你都不在。”

  这句再正常不过的话从薛洋的嘴里说出来,倒是带了一股撒娇的意味。“那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去找你了吗?”薛洋反问。

  “那倒不是。”

  “这不就行啦,那以后我常去找你玩吧。”薛洋笑的更开心了,眼睛又一次眯成了一条线。

  但是薛洋却没有解释昨天去找自己的用意,薛洋不说晓星尘自然也不会多问,只当这孩子是来找自己说话的。可不管怎样晓星尘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至于哪里,又想不出来。突然想到,可能是受阿箐的“坏家伙论”影响太深了,下次可不能再让阿箐乱说话了。

【晓薛】一叶障目

注:1.现代AU
         2. OOC可能
         3.他们任何一个人属于我,我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01.

  晓星尘再一次忍不住抬头向门外看去,这是第几次了,见到那个孩子。好像是从上个星期开始的吧,经常能看到那个孩子蹲在诊所门口逗弄笼子里的小动物。可每当晓星尘忙完手里的活准备出去和他交流一下的时候,那孩子却又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晓星尘每次想起那张讨喜又略带稚嫩的脸时总会忍不住想那该不会是什么小型动物之神吧。晓星尘将自己的想法开玩笑似的告诉了阿箐,小护士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哪里是什么小动物之神啊,分明就是个坏家伙啊。”

  阿箐同晓星尘讲了这个孩子,晓星尘才知道这孩子叫薛洋,是不远处大学的大一新生,在隔壁书店打了份零工。自己不在的时候他也经常来,每次都是蹲在门口的笼子旁边,如果关在里面是猫,薛洋就会在笼子周围撒点猫薄荷,如果关在里面的是狗,薛洋会拿着根火腿肠蹲在那自己吃,虽然偶尔会有小狗小猫不理他,但多数时候,他们主人带走的都是一只嗑嗨的猫或者一只哈喇子流了一地的狗。阿箐因为这件事被宠物主人训过几次,一来二去的倒是和薛洋熟识起来了。

  晓星尘总觉得对薛洋这孩子有股子莫名的亲切感,说不定上辈子还是认识的呢。晓星尘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逗笑了,他一直是想和薛洋搭个话的,但却总是没有机会,几次下班后去隔壁书店寻人,却发现那孩子早就下班走了。对于这件事情,晓星尘一直挺沮丧的,是传说中的缘分未到吗?

  这天,晓星尘坐在柜台后面查阅这个月医治宠物的记录,看起来都没有什么问题,想着自己以后是不是可以不用来这么勤了。忽然感觉面前的阳光被挡住了,晓星尘抬起了头,对面的人逆着光,面容看不真切,但晓星尘还是立刻就认出了这孩子。

  “晓医生,听说,你最近一直在找我吗?”薛洋笑着问。

  “啊,不是,我也没有一直,就是偶尔看看...啊,也不对,”冷不防的被这么一问,晓星尘有些尴尬又有些紧张。“就是看你经常在门外玩,想跟你多聊几句。”

  “嗯?这样啊。”薛洋笑容更深了,眼睛眯成一条缝,像两个弯弯的月牙,同时还露出了一对儿可爱的虎牙。“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晓医生你直接叫住我不就好了吗,不用这么麻烦啊。”

  “这样说是没错,但总想和你认识的正式一些。”晓星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晓医生,你这么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薛洋虽然嘴上这么说,倒是脸上一点也看不出他的不好意思。

  晓星尘总觉得薛洋的话里怪怪的,但又听不出哪里奇怪,想了想,仿佛是找到了原因。便开口问道,“你是知道我的名字?”

  “对呀,”薛洋点了点头“因为晓医生最近一直在问关于我的事情嘛,为了我的人身安全,我不是也需要了解一下是谁想要认识我嘛,你说是吧,晓医生。”薛洋开玩笑似的说道。

  “倒是我唐突了,吓到你了吧。”晓星尘又一次感受到了窘迫。

  “没事没事,我开玩笑的。”薛洋笑着摆了摆手。“我来打过招呼,我们这就算是认识了。呐,请你吃糖,我走喽。”薛洋在晓星尘面前放下一颗糖后挥了挥手,转身走出了诊所。

  晓星尘看着面前的糖有些哭笑不得,这是要用糖果来建立友谊吗?跟小孩子似的。

  每次下班,阿箐总要陪着晓星尘留到最后,但走人时却又异常兴奋。

“老板,我走啦,明天见!”阿箐收拾完最后一点东西,乐呵呵的跟晓星尘打了个招呼,准备火速离去。

  “好,明天见。”晓星尘说着关上诊所大门。

  晓星尘家离自己的小诊所不远,也就两站路的距离,所以除非是加班到很晚,一般情况下晓星尘都不会选择坐公交。顺道买完菜后,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但路还是看的清的,只是今天稍微有点奇怪,在晓星尘第三次回头看向身后又转回来时确认了这一点,真的很奇怪。下了班以后就总感觉有双眼睛在身后盯着自己,可是每每回过头却又什么都没有,错觉吗?晓星尘想,可能真的是错觉吧,或许是今天太累了?当他回到家瘫倒在沙发上时那种奇怪的感觉却又消失了,于是晓星尘更加确认了这一点,果然是太累了啊,要不然明天就不去上班了吧。

————————————————
多多提点,不合理的地方我会努力改哒(^з^)-☆

【晓薛】名字什么的容我再想想

现代AU
温柔贤惠宠物医院老板晓星尘 X 隔壁书店隐藏杀人犯薛洋

晓星尘不自觉关注起经常蹲在自家医院门口逗猫的少年,之前也见过几次,是个活泼开朗的孩子。但相处久了以后晓星尘却发现这个叫薛洋的孩子和平时表现出来的好像并不太一样,甚至好像还和新闻上说的某桩杀人案有关。

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脑洞,小学生文笔,ooc可能有。后续什么的听天由命,因为不是我能控制的┐(´-`)┌
如果没有撞梗的话,差不多就要开始挖坑啦~~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14

因为之前期末考试,(๑ʘ̅ д ʘ̅๑)!!!
所以我进入了
死猪不怕开水烫,
越到考试我越浪的复习状态
(ฅ>ω<*ฅ)考完了~我肥来了~
——————————————————
“凌远,你老实说是不是你干的!”凌远刚巡完房就被韦天舒给拦住了。

“我干的事多了,你说哪件?”凌远挑了挑眉问道。

“哎呦,你别装蒜了,林纾婷今天就没来上班,据说也没请假。是不是你?”韦天舒问道。

“林纾婷是谁?”凌远一脸莫名其妙。

“你是真傻还是玩儿我呢?就是昨天那个小林啊,你说是不是你怕自己的魅力不如人家,暗中把她给做掉了?”韦天舒贱兮兮的拍了他一下。

“你又放什么屁呢,我有这个必要吗?我还怕她跟我抢人?她抢的走吗?你赶紧滚蛋。”凌远白了他一眼。“对了,她这种情况,等她来了,你让老李告诉她,如果还有下次,就不用来了。”

“神经病,一点幽默感都没有。”韦天舒看着凌远潇洒离去的背影嘟囔道。

三天之后,凌远还没进医院大门,就看到了门口停着的警车,勾了勾嘴角,走进医院。

“熏然,”看到熟悉的背影,凌远抬了抬手,叫道。

李熏然回过头,答道,“凌院长。”

“你在这干什么?是不是又有哪里不舒服?”凌远问道。

“没有,我没事。你们医院有个医生失踪了,我们怀疑和前几起事件一样是谢晗干的,过来了解一下情况。”李熏然严肃的说道。

“那个失踪的医生叫什么名字,哪个科的?我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我们院,那你问到什么了吗?”凌远问道。

“那个失踪的人叫林纾婷,28岁,你们院化验科的,是在四天前失踪的。你先别着急,我相信薄教授一定会找到线索的,我们一定会找到她的。”李熏然说道。

“行,那你忙,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来找我。”凌远说完正要走却被薄靳言叫住了。

“凌院长,四天前下午五点半时你在哪里?”薄靳言走过来问道。

“怎么?你问我的意思是你怀疑我。”凌远反问道。

“没有,只是问一下而已。”薄靳言笑了一下,说道。

“我在家。”

“有人能证明吗?”薄靳言继续追问。

凌远却不再说话了,只是十分不友善的盯着薄靳言。

“怎么?没人能证明吗?那就请你跟我们到……”

“我能证明。”李熏然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记录簿开口说道。

薄靳言瞪着圆圆的眼睛看向李熏然,李熏然只能抬起头重复道,“那天下午他和我在一起。”

“你在他家。”薄靳言说道。一直在一旁不说话的简瑶也终于绷不住了“你在他家?”

“只是吃饭而已。”李熏然说道。

“你为什么要用强调的语气说一遍?”薄靳言问道。

凌远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还有工作,先走了。”说完又留下了自己潇洒的背影,在李熏然看来这多少有点讽刺的意味,不知道薄靳言看懂了没。

“你知道吗?今天熏然提到了你,他跟我说让我放心,他们一定会找到你的。我就喜欢他这种自信,不过,我做事你也应该知道,我不喜欢留什么线索之类的,所以你放心,他们直到你死的那天,都不会找到你的。”凌远坐在桌子前低着头,手里还不停的记录着什么。

“凌院长…我求求你,放了……放了我吧,我什么都没做,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你放了我,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他们的,我真的…我真的什么都不会说的。你放了我吧……”林纾婷被绑在一个椅子上,哭的不成样子。

“你看看你多大个人了,就不能现实一点吗?你觉得我抓了你之后会有把你放回去的可能吗?放你回去报警吗?”凌远放下了笔,抬起头说道。“我呢,听说你要去找李熏然干什么来着……他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的,趁早放弃吧。”

“没有,我没有凌院长!我们只是在打赌而已,我们说你肯定会去找李警官,我们真的是在打赌,我没有,我们,我们没有…真的。”林纾婷哭的更大声了。

“你闭嘴!”凌远大吼了一声,林纾婷立刻止住了哭声,但还是不停的抽嗒。“你们闲着没事干啊?上班呢还打赌,现在好了,你们给薄靳言提供了一条线索,恭喜你。”凌远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看来,我还要重新再想一个对策,”

林纾婷听到他这句话,稍微松了口气。但凌远的下一句话让她彻底堕入了深渊。“所以说我不能再等了,你必须立刻死。我很抱歉。”

凌远正想着是不是该有人来了,就响起了有规律的敲门声,凌远勾了勾嘴角,说道:“请进。”

李熏然走进办公室,看到了那熟悉的忙碌着的身影,只是这身影的主人似乎有些憔悴。“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

“还好,只是你们昨天挤在医院的警察太多了,被一些报社注意到了,问东问西的,我有不少事要处理。”凌远回道,“怎么,你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关心我吧,我好感动。”

“少贫,你们医院失踪的那个林纾婷,我们今天找到她了。”李熏然说道。

“呦,你们警察的办事效率就是高啊,怎么样?她还好吗,没什么大事吧?”凌远笑着问,但面容还是十分憔悴。

“她死了。我们在她回家路上的小树林里发现了她。”李熏然回答。

“她……” 凌远愣了愣,问道:“是不是,还是那个谢晗干的?”

李熏然摇了摇头,“薄教授看过了,说不是谢晗。看起来死了有几天了,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应该是劫杀。因为凶手杀了人之后把她埋了起来,所以才我们一直找不到人。要不是因为凶手过于慌张留着她的衣角没有埋上,我们可能还要找几天。”

“那凶手呢?找到了吗?”凌远问道。

“没有,这种案子,找到凶手的可能性很小。”李熏然遗憾的说,“我很抱歉医院里发生这样的事。”

“说抱歉也没用啊,她还这么年轻。看来我还要找人安排一下她父母的事,他们就她这一个女儿。”凌远摇了摇头。

“你别难过。”李熏然安慰道。

凌远说了一句让李熏然忍不住翻白眼的话,“我为什么难过,我又不认识她。”凌远又笑了笑,“我就只是为担心我们医院的声誉,对她爸妈好点对我们医院百利无一害。”

“凌大院长,你有时候真的很冷血。”李熏然摇了摇头道。

“我是医生,感情太丰富我还活不活了?”凌远说道,“怎么样,马上中午了,一起去吃饭吧。”

“你请客。”

“没问题,马上走。”凌远说着站了起来。
——————————————————
考试快乐!
没有挂科的人生就是如此的荡漾(ฅ>ω<*ฅ)
还是那句话,有问题尽管提
你不提,我怎么知道还不改呢-(¬∀¬)σ

嗯,有一百个点击量了,纪念一下~( ̄▽ ̄~)~

我已经快被SD四五集的相处方式萌化了,但总感觉有哪里不对的,总觉得要开虐一定是我的错觉(๑ʘ̅ д ʘ̅๑)!!!我一定是被蛇精病剧组的编剧吓怕了Σ(っ °Д °;)っ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13

越来越懒了҉٩(*´︶`*)۶҉
我也没办法呦
————————————————
“我们发现凶手了,是谢晗,他还活着。”

没有人知道李熏然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是怎么想的,因为李熏然没有给出任何反应。他就只是坐着,不说话,也不听人说话,好像又回到了刚清醒的那段时间。

简瑶早就觉得这件事不应该告诉李熏然,但是薄靳言不同意,他认为既然李熏然是唯一一个从谢晗手里活着走出来的人,那么极有可能再次成为谢晗的目标,而且还是最大的那个目标。因为,单从李熏然还活着这件事情上来讲,谢晗对他的兴趣可能就不只是一点点了。

于是,凌远又从韦天舒口中得到了这个消息,立刻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火急火燎的赶到了李熏然的病房。简瑶他们已经走了,但李熏然还是呆呆的坐着。

“熏然。你还好吧,熏然。”凌远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动作很轻,生怕吓着他了。

李熏然侧过头,看到一脸紧张的凌远,勾了勾嘴角,笑道:“看你吓得,我没事,只是有些意外谢晗还活着而已。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活着,而且还骗过了我们所有人,不简单。在我住院这段期间他又杀了这么多人,我怀疑他有帮手,但薄教授不肯告诉我案子的细节。”

“没事就好,你吓死我了你。”凌远说着又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这次明显用了点力,“好了,别想太多了,所有事情等你伤养好之后再说。”看到李熏然又有想说话的意思,凌远瞪了他一眼“就这么几天了,别出洋相。”

最终在凌院长的淫威之下,李熏然老老实实的躺回了病床上。凌远走出去之后立刻通知科里的大小医生护士们,像是薄靳言这种不仅对病人没有任何帮助而且还起到反作用的人,以后统统不许放进来。科里的人们了然的点了点头,表示懂,我们都懂。

又过了两个星期,凌远一脸不舍的来到李熏然的病房里,看着在收拾用品的李熏然。“再多住几天嘛,走这么急干什么?我们还能再帮你调理调理。”

“昨天你都说了我可以出院了,还有什么好调理的?”李熏然并没有停下手里的事情。

“我这不是后悔了嘛。”凌远叹了一口气,“那你要多注意点,一定要注意休息时间,别熬夜。还有,不能不吃饭,多吃点蔬菜,别吃太油腻的东西……”

“哎呀,行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凌大院长,你忙你的去吧。”李熏然摆了摆手说道。

凌远只想说李熏然走的第一天,想他。李熏然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而且他还没办法去找机会求偶遇,因为这两天实在是太忙了。医院总有一堆事情,况且李熏然住院时,凌远把一些没那么重要的事情推了又推,现在可谓是一次性爆发,想休息都没时间了。

“凌大院长,这两天过得怎么样啊?有没有空虚寂寞冷啊?”韦天舒一脸贱兮兮的推开门走进来。

“你要是没事趁早滚出去啊,没看我正忙着呢?”凌远头都没抬,语气不善的说道。这两天凌远正烦着呢,也就韦天舒喜欢闲着没事往枪口上撞。

“呦,还挺凶。这都下班了,你现在凶我可没用了啊。”韦天舒笑着走到办公桌前。“哎,我跟你说,化验科的小林你知不知道啊?”韦天舒神神秘秘的问。

“咱们医院这么多医生护士,你说我能全部都认识吗?”凌远反问。

“就是说嘛,我一猜就知道你肯定不知道,你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杀人的。”韦天舒点着头说道。

凌远的手顿了顿,抬起头看向韦天舒,“你到底想说什么?没事儿就出去,你下班了可不代表我下班了。”

“嘿,你别不识好人心啊,我这可是在帮你啊。我们科可都是神助攻啊,你问问我们科,有谁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韦天舒说道。凌远听后一手把笔拍在桌子上就要打他,忙被韦天舒挡了下来。“我认真的,哎呀,真的!虽然我们科的都知道,但那化验科的可不知道啊。就那小林同志,她今天下午可准备去堵那小警察啊,你要是不抓紧,小警察可就不是你的了。”

“你滚!就这点事你值当跟我说啊。我还怕她一小丫头片子不成?我跟你说,绝对的,我稳拿了。”

“呦呵,你还挺有自信的。那小林可是咱医院出了名的美人啊,你真不担心?”韦天舒问道。

“她有名我怎么不知道?行了,你赶紧走,我还有工作呢。你要是再这么无聊,就把你该完成的策划改完,我就不帮你改了。”凌远说着从一堆纸里翻出一打递给韦天舒。

“行行行,你忙你忙,我走了。”韦天舒说着,飞一般的退出了办公室。

“还长得漂亮,漂亮能当饭吃啊?熏然才不是这么肤浅的人呢。”凌远嘟囔着说。

不到十分钟,韦天舒就看到凌远匆匆离开办公室的身影。“怎么样?我就说了吧,他绝对不放心,我跟他这么多年了,绝对了解他的为人。来,给钱。”身后的小护士们一片哀嚎,每人递出了20块钱。

李熏然一出警局就看到了靠在车上玩手机的凌院长。无奈的叹了口气,向凌远走了过去。“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是在等我。”

“那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就是在等你。”凌远笑着说。“行,”李熏然彻底无语了,“说吧,想干嘛?”

“请你去我家吃饭,我刚才买了菜,今天给你做好吃的。”凌远笑着说。“你开玩笑的。”李熏然问道。

“当然不是,庆祝你康复后上班第一天结束,吃点好的。上车。”凌远说着打开车门。

“我自己有车。”李熏然说道,“而且我明天还要开车上班。”

“哎呀,不用担心。明天我送你,反正我顺路。行了,请你吃饭还不愿意。”凌远说着把李熏然推到车里,关上了门。

李熏然表示有人请吃饭干嘛不去?所以也没怎么挣扎,就坐进了车里。但当他到了凌远家门口时有些无语了。

“你就把你买的东西放在门口?你不怕有人给你拿走了。”

“我这不是急着去接你吗?再说了,我们小区人素质好着呢。来,搭把手,帮我提几袋进去。”凌远打开门说道。

总之,李熏然吃的是挺开心的,但他拒绝留宿。这让凌远有点小失落,开着车把小警察送回了家,但看到小警察走之前的坏笑时,凌远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我被他们发现了。”谢晗拿起手机微笑着说,“你说我是不是故意的,我当然是。……我帮你这条毒蛇顶了罪,还帮你买了菜放到你家门口,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不用谢。”谢晗站了起来,走到贴满照片的墙面前停住。

“我说过了,既然他是你的猎物,我就不会动他。但是你要小心,别失手,把自己搭进去了。”谢晗笑着说完,不等对方回答便挂上了电话。

“喂?喂?什么人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挂我电话。”凌远无奈的把手机塞进了口袋里。“你看你下次被抓的时候我帮不帮你。”

说完,打开了汽车后备箱,里面躺着一个女人,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女人。双手被后绑着,嘴上被贴了两层胶带,眼妆已经被哭花了,正发出小狗一般的呜咽声。

“好吧,小林,我本来不想对咱们院的人下手的,但是,是你先做错事的。”凌远说着在她脖子上扎了一针,很快,她便昏了过去。
————————————————
呦吼└(^O^)┘
院长的真实身份相信你很早前就猜到了
因为这是常规,大家都喜欢这个梗
我也喜欢(ฅ>ω<*ฅ)
我懒了这么久,终于活过来了( ´▽` )
我还会坚持不懈的懒下去的!嗯。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12

我好懒!!!

(╯' - ')╯︵ ┻━┻ (掀桌子)

┬─┬ ノ( ' - 'ノ) (摆好摆好)

(╯°Д°)╯︵ ┻━┻(再他妈的掀一次)
————————————————
这几天李熏然没有再做过任何噩梦,精神也好多了,身体自然恢复的就快了。用李熏然对凌远说的话来说,就是:你要是再敢假借检查身体的名义随便摸我,我能一拳打你在地上爬。由此可见身体恢复之快啊。

凌远也是放心了许多,李熏然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也许没多久就能出院了。虽然李熏然出院之后自己见到他的机会就变少了,但是只要李熏然自己开心就行了。更重要的是,凌远特地了解到李熏然的住处离自己家只隔了两条街,而李熏然从家到警局刚好经过自己家,也就是说当李熏然下班后绝对会先到自己的家。想到这,凌远不禁笑了起来,这就是缘分啊。

“熏然,来,尝尝。”凌远一大早就提着保温壶走进病房。“我炖了一夜的,味道肯定不会差。”

“你也不用每天给我做早餐,这医院卖的也挺好的。”看到凌远这么照顾自己,李熏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怎么行,这医院的饭菜再好,也不能根据每个病人的身体状况单独来做,这午饭晚饭我没办法帮你做,所以这早餐啊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要不然啊,你这营养跟不上。”凌远笑着解释道。

“凌大院长啊,我要是再这样吃下去,可就要长胖了。”李熏然无奈的说。

“就你?还长胖?”凌远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嘿,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李熏然靠在床背上,歪了歪头,挑着眉问道。

“没什么表情啊,你就放心的吃吧,你啊,还是胖点好。太瘦了,看着都没几斤肉。”凌远把汤倒进碗里,这几天里,凌远每天早上都重复着这个动作。

“我又不是猪,还论斤算啊。”李熏然说着从凌远手里接过了碗。“你说啊,我这要是吃惯了你做的东西,以后出了院可怎么办啊?去你家串门?”

“随时欢迎啊。”凌远一听就乐开了花,他做了这么多,等的就是这句话,现在李熏然终于说出口了。凌大院长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可我又不知道你家远不远,总不能是开老远的车就为了一顿饭吧。”李熏然嘀咕道。

“不远,你下班后可以直接先到我家再回去,反正顺路。”凌远笑道。

“你怎么知道顺路?”李熏然放下了手里的勺子,“呦,你还去调查我了啊?”

凌远愣了下,笑道:“没有。我就是随口问了下你那个青梅 ,她告诉我的。”

“她连这个都跟你说?”李熏然狐疑的问。

“诶,我说你是不是什么时候都这么多疑啊?什么都问的这么清楚,想这么多你不累啊?”凌远皱了皱眉,问道。

“噢,习惯了。”李熏然被凌远盯得有点心虚,拿起勺子继续喝汤,恨不得把脸都埋进碗里。

“行了,我走了。喝完以后别立刻就睡啊,至少等半个小时啊。”凌远提醒道。自从李熏然身体好了之后睡眠也好了不少。不再像以前似得睡不安稳了,现在是倒头就着,倒是有种要把之前缺失的睡眠都补上的架势。

“昂昂,知道了知道了。”李熏然应付道。凌远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了病房,但他知道李熏然一定不会听话的。

简瑶又一次带着薄靳言来看李熏然。其实凌远很不喜欢他们来,因为只要他们来了,绝对的,三句不离案子。特别是那个薄靳言,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少根筋,看着挺聪明的,就是不干聪明事,对着一个病人说案子,还让不让人养病了?

“我看你病也快好了,我先跟你说一下案情。”薄靳言趁着简瑶去洗手间的时间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距上次我跟你说案子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内受害者增加到了十二人。凶手在这方面做的很随性,受害者失踪后有第二天就找到尸体的,也有一周后才被杀的,这让人很头疼。而且你们那里的警察又不配合,说什么都不明白,还问东问西的,真是拖后腿。”

“那有什么线索了吗?”李熏然立刻紧张起来,那是十二条人命啊。

“还是没有,凶手很谨慎,没有留下任何破绽。”薄靳言答道,“但是,正因为他这种谨慎的态度,让我排除了他是个屠夫的猜想。”

“那你的意思就是,凶手是个医生。”李熏然说着摇了摇头,“这太不可思议了,医生的天职是治病救人,没想到竟然有人作出这种有背医德的事。”

“也不是没可能,现在的医生精神压力大,难免有人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排压。同时我们还能再缩小范围,根据被害人身上的伤口,我可以推断出这个凶手是个大医院的医生,就像这家医院一样,而且职位不会太低。”薄靳言继续说道。

“为什么?”李熏然问道。

薄靳言叹了口气,“因为他的手法堪称完美,这个我之前就说过了。”

“哦。”李熏然答道。“可是,这个市里像这样的三甲医院有四家,而且医生上百人,就算是只算职位高的也有近一百人,这该怎么找?”李熏然问道。

“所以才说这个案子不好办。”薄靳言皱了皱眉头说道。

简瑶回来时就看到凌远站在了病房门口。“凌院长。”简瑶开口道。“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凌远应声回过头,“我来查房,但我要先记录一下刚刚查的那个病人的情况才行。”凌远说着用笔敲了敲手里的记录板。简瑶瞄了一眼,发现字写的是真不错,相当于字帖等级的啊。

“那他情况怎么样?”简瑶问道。

“最近恢复的很好,心态也很好。相信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出院了。”凌远笑着答道。

“那就好,”简瑶听后心里轻松了许多,“我们进去吧,凌院长。”

凌远走进病房看了眼已经闭上嘴不再说话的薄靳言,转向了李熏然,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李熏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今天早上才刚见完面,装什么装?但还是老实回答,“没有,挺好的。”

“那就好。”凌远老狐狸一样笑着点了点头。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得说道:“对了,薄先生,我上次说过了,病人身体还没好,不适合大动脑筋去想你们的案子,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了。”

“薄靳言!”

李熏然觉得凌远在听到简瑶的怒吼声之后笑的愈发像个狐狸了。“不好意思,小姐,医院禁止大声喧哗。”凌远善意提醒道。

“啊,不好意思。”简瑶充满歉意的说,随后又瞪了薄靳言一眼,“回去再收拾你。”

“好了,不打扰了。”凌远点了点头,走出了病房。
————————————————
最近真的懒到突破天际了
你们看!我更新速度都变慢了呢!
(ฅ>ω<*ฅ)
而且最近又有剧看了!!!
所以就更懒了!!✧*。٩(ˊωˋ*)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