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晓薛】一叶障目 03

注:1.现代AU 
         2.OOC可能
         3.他们任何一个人属于我,我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03.

  “嗨,晓医生。”薛洋微笑着走进了诊所,左手插在裤兜里,随意的挥了挥右手。“不忙啊?”

  晓星尘看到薛洋有些意外,明明才认识不到三天,薛洋是不是有点太自来熟了,或者说是太没有防人之心了?不管怎样,晓星尘还是笑着点了点头,“你看起来也不是很忙啊。”

  “是啊,那些人都还没下课,当然没有生意了。”薛洋说着走到晓星尘面前,弯下腰将手肘撑在晓星尘面前的桌子上。“我闲着无聊,就来找晓医生玩啊。”

  好近。晓星尘想着,因为他又一次闻到了薛洋身上那股甜腻的气味。虽然不讨厌,但总感觉十分的别扭。晓星尘向后挪了挪,虽然感觉怪怪的,但还是笑着回道“好啊,你没事的时候可以多来找我说说话。”

  “嗯。”薛洋点了点头,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晓医生是本地人吧?”

  “算是了吧,在这里住了也快有十二年了。”

  “那晓医生肯定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吧?”薛洋兴奋的问,“我在这里呀,人生地不熟的想去什么地方玩都不知道该去哪里,要不晓医生你不工作有时间的时候带我出去熟悉一下地方?”

  好嘛,晓星尘想,这小子倒是赖上自己了。虽然自己对这孩子并不反感,但心低深处却总觉得这孩子有哪里怪怪的,可是看着薛洋的眼睛时,晓星尘却又狠不下心拒绝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笑着对薛洋说了句“好啊。”

  可薛洋却不乐意了,撅着嘴抠着桌子上不知何时滴上的墨点,“什么嘛,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我有这么烦人吗?嫌我烦人就直说嘛,我又不会一直缠着你不放。”

  晓星尘一看人不高兴了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忙解释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从来没有觉得你烦过,只是有些...有些...”晓星尘纠结了半天也没想好形容词,又叹了一口气,“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每次见到你我都觉得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对你总有种熟悉感。好像以前在哪见过你,可又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自顾自纠结的晓星尘没有看到薛洋在他说完最后一句话时微微眯起的双眼,只听到了少年无所谓似的声音,“这样不是很好吗,证明我们有缘啊,说不定晓医生真的就在哪里见过我呢。”

  薛洋有意无意的回避了不太对劲的话题,晓星尘却没有发现。

  晓星尘摇了摇头,微笑着看向薛洋“我倒是可以确定以前没有见过你,不然怎么可能会不记得这么可爱的你呢。硬要解释的话,只能说是前世有缘吧。”

  薛洋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停滞了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似的,忙移开了视线,“你认真的吗?可爱这种词是不能用来形容一个帅气的男人的,晓医生。”

  晓星尘被这句话逗笑了,忙附和道:“是,是我才疏学浅用错了形容词。薛洋,你原谅我吧。”

  这一句话说下来,薛洋整个人更不好了,他感觉自己整张脸都要烧起来了一般。赶忙在晓星尘的桌子上快速的扫了一圈“咳咳,作为补偿,呐,你桌子上那一袋糖,拿过来我就勉强原谅你。”

  晓星尘顺着薛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了之前阿箐送给自己的一袋小黑兔奶糖,因为自己不太吃糖所以就一直放在那里,也不晓得过期了没有。刚要伸手去拿,眼前迅速扫过一个人影,那桌子上的奶糖也不见了。

  “什么补偿?晓医生哪里需要你来原谅了?你个坏家伙,是不是占了晓医生的便宜?”只见阿箐抱着那袋小黑兔气势汹汹的瞪着薛洋。

  “你管我是不是占便宜,晓医生都同意要给我了,你个小丫头片子,快给我拿过来。”薛洋的气势也丝毫不输给阿箐。

  “这是我送给晓医生的,不给就是不给。”阿箐对着薛洋呸了一口,一手把糖拍在了桌子上。

  “晓医生送给我了,现在就是我的了,快拿过来。”薛洋也同样把手拍在了桌子上。

  “好了,不要吵了。”晓星尘有些头疼,平时看起来都挺乖的两个人怎么一碰到一起就吵起来了?“阿箐,把糖给他吧,我平时又不吃,放着不是浪费吗。”

  “那也不能给这个坏家伙啊。”阿箐委屈的看了看这个明明是后来的,现在却得了晓医生关照的一脸嘚瑟的小子。“吃吃吃,吃死你个坏家伙。略略略!”说着把糖拍到了薛洋面前。

  薛洋拿起袋子看了看,皱了皱鼻子。“过期了。”

  “你不是要吃的吗,你吃啊。”阿箐幸灾乐祸的说。

  晓星尘忍不住笑了,“好了阿箐,别像个小孩子似的。”说罢又把过期的糖拿到手里,“回头我再给你买袋新的,这袋先欠着吧。”

  “好。”薛洋又一次笑没了眼睛。

  “那我呢老板!?”阿箐不满的问。

  “给你也买一份。”晓星尘无奈的说。以前怎么没发现阿箐还有这么任性的时候呢,果然,还是要有同龄人在身边才会活泼些啊。

——————————————————————

沉迷修仙无法自拔,唉呀困死我了( ´◔‸◔`)

【晓薛】一叶障目 02

注:1.现代AU 
         2.OOC可能
         3.他们任何一个人属于我,我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02.

  晓星尘回到诊所还没刚坐下阿箐就贼兮兮的凑了过来。

  “嘻嘻,老板~”阿箐笑嘻嘻的说。

  “怎么了,这个样子?”晓星尘一脸莫名其妙。

  不料阿箐却突然变了脸,眼睛瞪得圆圆的,本来瞳色就浅,现在看起来倒更像是个小瞎子了。“老板,你快快从实招来,你跟薛洋那个坏家伙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

  “什么?”晓星尘更是一头雾水,“我跟薛洋之间没发生什么啊,你怎么会这么问?”

  “我才不信呢。”阿箐又往前凑了凑说道,“前些天你刚跟我打听了那个家伙,昨天你不在的时候他就来找你了,我才不信你们之间没有什么。”

  “他来找我了?”这点倒让晓星尘有些意外,“他有说找我做什么吗?”

  “我哪知道呀,我问他要做什么,他说就只是来看看的。你们呀,一个个都神神秘秘偷偷摸摸的不知道在做些什么。”阿箐不满的嘟囔道,“那个坏家伙那么坏,老板你不注意会被骗的。”

  晓星尘简直哭笑不得,“哪能有什么事啊,怕不是你自己脑洞太大吧。”说罢又翻了翻手边的登记表,“好了,今天有这么闲吗?不工作了?”

  “好好好,跟你好好说你不听,你就是把那个坏家伙想的太好了,你肯定会吃亏的。”阿箐哼了一声走进里间,进去之前还不忘冲着晓星尘“略略略”一下。

  晓星尘的店位置不算好,但也不能算太差,虽说离住宅区远,但离学校近,所以来的多数都是一些偷偷在宿舍里养宠物的学生们,生意不算太忙,赚的却也不算少。这倒是给了晓星尘不少的清闲时间,有时候阿箐会向晓星尘抱怨身为店长怎么会这么懒,而晓星尘给出的解释是:说不定我就是上辈子太累了,这辈子才会想要多休息休息。阿箐对于这个解释的回复只有四个字,强词夺理。

  以前晓星尘总喜欢趁着这样的休闲时光到隔壁的书店里坐坐,但后来因为诊所没什么生意,就喜欢翘班呆在家里了。突然想到薛洋好像就是在这个书店打工,倒不如先去那店里坐坐,再顺便问问他找自己做什么。

  晓星尘到了书店里还没刚看两行字,就感觉肩膀猛地一沉,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晓星尘吓了一跳,忙转过头就看到薛洋一张带着笑容的放大的脸。离得太近了,晓星尘想着,近到可以闻到薛洋身上那股子糖果的甜腻味了。

  “嗨,晓医生。这么清闲,来这里看书啊?”薛洋笑眯眯的问。

  “是,最近一直都没什么生意,倒真是挺清闲的。”晓星尘微笑着说。

  “真好啊,我们店里每次一到放学时间就要忙死了。”薛洋撇了撇嘴,又道,“我昨天好不容易有空去找了你的,你都不在。”

  这句再正常不过的话从薛洋的嘴里说出来,倒是带了一股撒娇的意味。“那你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不能去找你了吗?”薛洋反问。

  “那倒不是。”

  “这不就行啦,那以后我常去找你玩吧。”薛洋笑的更开心了,眼睛又一次眯成了一条线。

  但是薛洋却没有解释昨天去找自己的用意,薛洋不说晓星尘自然也不会多问,只当这孩子是来找自己说话的。可不管怎样晓星尘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至于哪里,又想不出来。突然想到,可能是受阿箐的“坏家伙论”影响太深了,下次可不能再让阿箐乱说话了。

【晓薛】一叶障目

注:1.现代AU
         2. OOC可能
         3.他们任何一个人属于我,我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01.

  晓星尘再一次忍不住抬头向门外看去,这是第几次了,见到那个孩子。好像是从上个星期开始的吧,经常能看到那个孩子蹲在诊所门口逗弄笼子里的小动物。可每当晓星尘忙完手里的活准备出去和他交流一下的时候,那孩子却又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晓星尘每次想起那张讨喜又略带稚嫩的脸时总会忍不住想那该不会是什么小型动物之神吧。晓星尘将自己的想法开玩笑似的告诉了阿箐,小护士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哪里是什么小动物之神啊,分明就是个坏家伙啊。”

  阿箐同晓星尘讲了这个孩子,晓星尘才知道这孩子叫薛洋,是不远处大学的大一新生,在隔壁书店打了份零工。自己不在的时候他也经常来,每次都是蹲在门口的笼子旁边,如果关在里面是猫,薛洋就会在笼子周围撒点猫薄荷,如果关在里面的是狗,薛洋会拿着根火腿肠蹲在那自己吃,虽然偶尔会有小狗小猫不理他,但多数时候,他们主人带走的都是一只嗑嗨的猫或者一只哈喇子流了一地的狗。阿箐因为这件事被宠物主人训过几次,一来二去的倒是和薛洋熟识起来了。

  晓星尘总觉得对薛洋这孩子有股子莫名的亲切感,说不定上辈子还是认识的呢。晓星尘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逗笑了,他一直是想和薛洋搭个话的,但却总是没有机会,几次下班后去隔壁书店寻人,却发现那孩子早就下班走了。对于这件事情,晓星尘一直挺沮丧的,是传说中的缘分未到吗?

  这天,晓星尘坐在柜台后面查阅这个月医治宠物的记录,看起来都没有什么问题,想着自己以后是不是可以不用来这么勤了。忽然感觉面前的阳光被挡住了,晓星尘抬起了头,对面的人逆着光,面容看不真切,但晓星尘还是立刻就认出了这孩子。

  “晓医生,听说,你最近一直在找我吗?”薛洋笑着问。

  “啊,不是,我也没有一直,就是偶尔看看...啊,也不对,”冷不防的被这么一问,晓星尘有些尴尬又有些紧张。“就是看你经常在门外玩,想跟你多聊几句。”

  “嗯?这样啊。”薛洋笑容更深了,眼睛眯成一条缝,像两个弯弯的月牙,同时还露出了一对儿可爱的虎牙。“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晓医生你直接叫住我不就好了吗,不用这么麻烦啊。”

  “这样说是没错,但总想和你认识的正式一些。”晓星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晓医生,你这么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薛洋虽然嘴上这么说,倒是脸上一点也看不出他的不好意思。

  晓星尘总觉得薛洋的话里怪怪的,但又听不出哪里奇怪,想了想,仿佛是找到了原因。便开口问道,“你是知道我的名字?”

  “对呀,”薛洋点了点头“因为晓医生最近一直在问关于我的事情嘛,为了我的人身安全,我不是也需要了解一下是谁想要认识我嘛,你说是吧,晓医生。”薛洋开玩笑似的说道。

  “倒是我唐突了,吓到你了吧。”晓星尘又一次感受到了窘迫。

  “没事没事,我开玩笑的。”薛洋笑着摆了摆手。“我来打过招呼,我们这就算是认识了。呐,请你吃糖,我走喽。”薛洋在晓星尘面前放下一颗糖后挥了挥手,转身走出了诊所。

  晓星尘看着面前的糖有些哭笑不得,这是要用糖果来建立友谊吗?跟小孩子似的。

  每次下班,阿箐总要陪着晓星尘留到最后,但走人时却又异常兴奋。

“老板,我走啦,明天见!”阿箐收拾完最后一点东西,乐呵呵的跟晓星尘打了个招呼,准备火速离去。

  “好,明天见。”晓星尘说着关上诊所大门。

  晓星尘家离自己的小诊所不远,也就两站路的距离,所以除非是加班到很晚,一般情况下晓星尘都不会选择坐公交。顺道买完菜后,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但路还是看的清的,只是今天稍微有点奇怪,在晓星尘第三次回头看向身后又转回来时确认了这一点,真的很奇怪。下了班以后就总感觉有双眼睛在身后盯着自己,可是每每回过头却又什么都没有,错觉吗?晓星尘想,可能真的是错觉吧,或许是今天太累了?当他回到家瘫倒在沙发上时那种奇怪的感觉却又消失了,于是晓星尘更加确认了这一点,果然是太累了啊,要不然明天就不去上班了吧。

————————————————
多多提点,不合理的地方我会努力改哒(^з^)-☆

【晓薛】名字什么的容我再想想

现代AU
温柔贤惠宠物医院老板晓星尘 X 隔壁书店隐藏杀人犯薛洋

晓星尘不自觉关注起经常蹲在自家医院门口逗猫的少年,之前也见过几次,是个活泼开朗的孩子。但相处久了以后晓星尘却发现这个叫薛洋的孩子和平时表现出来的好像并不太一样,甚至好像还和新闻上说的某桩杀人案有关。

大概就是这样的一个脑洞,小学生文笔,ooc可能有。后续什么的听天由命,因为不是我能控制的┐(´-`)┌
如果没有撞梗的话,差不多就要开始挖坑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