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14

因为之前期末考试,(๑ʘ̅ д ʘ̅๑)!!!
所以我进入了
死猪不怕开水烫,
越到考试我越浪的复习状态
(ฅ>ω<*ฅ)考完了~我肥来了~
——————————————————
“凌远,你老实说是不是你干的!”凌远刚巡完房就被韦天舒给拦住了。

“我干的事多了,你说哪件?”凌远挑了挑眉问道。

“哎呦,你别装蒜了,林纾婷今天就没来上班,据说也没请假。是不是你?”韦天舒问道。

“林纾婷是谁?”凌远一脸莫名其妙。

“你是真傻还是玩儿我呢?就是昨天那个小林啊,你说是不是你怕自己的魅力不如人家,暗中把她给做掉了?”韦天舒贱兮兮的拍了他一下。

“你又放什么屁呢,我有这个必要吗?我还怕她跟我抢人?她抢的走吗?你赶紧滚蛋。”凌远白了他一眼。“对了,她这种情况,等她来了,你让老李告诉她,如果还有下次,就不用来了。”

“神经病,一点幽默感都没有。”韦天舒看着凌远潇洒离去的背影嘟囔道。

三天之后,凌远还没进医院大门,就看到了门口停着的警车,勾了勾嘴角,走进医院。

“熏然,”看到熟悉的背影,凌远抬了抬手,叫道。

李熏然回过头,答道,“凌院长。”

“你在这干什么?是不是又有哪里不舒服?”凌远问道。

“没有,我没事。你们医院有个医生失踪了,我们怀疑和前几起事件一样是谢晗干的,过来了解一下情况。”李熏然严肃的说道。

“那个失踪的医生叫什么名字,哪个科的?我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我们院,那你问到什么了吗?”凌远问道。

“那个失踪的人叫林纾婷,28岁,你们院化验科的,是在四天前失踪的。你先别着急,我相信薄教授一定会找到线索的,我们一定会找到她的。”李熏然说道。

“行,那你忙,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来找我。”凌远说完正要走却被薄靳言叫住了。

“凌院长,四天前下午五点半时你在哪里?”薄靳言走过来问道。

“怎么?你问我的意思是你怀疑我。”凌远反问道。

“没有,只是问一下而已。”薄靳言笑了一下,说道。

“我在家。”

“有人能证明吗?”薄靳言继续追问。

凌远却不再说话了,只是十分不友善的盯着薄靳言。

“怎么?没人能证明吗?那就请你跟我们到……”

“我能证明。”李熏然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记录簿开口说道。

薄靳言瞪着圆圆的眼睛看向李熏然,李熏然只能抬起头重复道,“那天下午他和我在一起。”

“你在他家。”薄靳言说道。一直在一旁不说话的简瑶也终于绷不住了“你在他家?”

“只是吃饭而已。”李熏然说道。

“你为什么要用强调的语气说一遍?”薄靳言问道。

凌远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还有工作,先走了。”说完又留下了自己潇洒的背影,在李熏然看来这多少有点讽刺的意味,不知道薄靳言看懂了没。

“你知道吗?今天熏然提到了你,他跟我说让我放心,他们一定会找到你的。我就喜欢他这种自信,不过,我做事你也应该知道,我不喜欢留什么线索之类的,所以你放心,他们直到你死的那天,都不会找到你的。”凌远坐在桌子前低着头,手里还不停的记录着什么。

“凌院长…我求求你,放了……放了我吧,我什么都没做,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你放了我,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他们的,我真的…我真的什么都不会说的。你放了我吧……”林纾婷被绑在一个椅子上,哭的不成样子。

“你看看你多大个人了,就不能现实一点吗?你觉得我抓了你之后会有把你放回去的可能吗?放你回去报警吗?”凌远放下了笔,抬起头说道。“我呢,听说你要去找李熏然干什么来着……他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的,趁早放弃吧。”

“没有,我没有凌院长!我们只是在打赌而已,我们说你肯定会去找李警官,我们真的是在打赌,我没有,我们,我们没有…真的。”林纾婷哭的更大声了。

“你闭嘴!”凌远大吼了一声,林纾婷立刻止住了哭声,但还是不停的抽嗒。“你们闲着没事干啊?上班呢还打赌,现在好了,你们给薄靳言提供了一条线索,恭喜你。”凌远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看来,我还要重新再想一个对策,”

林纾婷听到他这句话,稍微松了口气。但凌远的下一句话让她彻底堕入了深渊。“所以说我不能再等了,你必须立刻死。我很抱歉。”

凌远正想着是不是该有人来了,就响起了有规律的敲门声,凌远勾了勾嘴角,说道:“请进。”

李熏然走进办公室,看到了那熟悉的忙碌着的身影,只是这身影的主人似乎有些憔悴。“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

“还好,只是你们昨天挤在医院的警察太多了,被一些报社注意到了,问东问西的,我有不少事要处理。”凌远回道,“怎么,你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关心我吧,我好感动。”

“少贫,你们医院失踪的那个林纾婷,我们今天找到她了。”李熏然说道。

“呦,你们警察的办事效率就是高啊,怎么样?她还好吗,没什么大事吧?”凌远笑着问,但面容还是十分憔悴。

“她死了。我们在她回家路上的小树林里发现了她。”李熏然回答。

“她……” 凌远愣了愣,问道:“是不是,还是那个谢晗干的?”

李熏然摇了摇头,“薄教授看过了,说不是谢晗。看起来死了有几天了,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应该是劫杀。因为凶手杀了人之后把她埋了起来,所以才我们一直找不到人。要不是因为凶手过于慌张留着她的衣角没有埋上,我们可能还要找几天。”

“那凶手呢?找到了吗?”凌远问道。

“没有,这种案子,找到凶手的可能性很小。”李熏然遗憾的说,“我很抱歉医院里发生这样的事。”

“说抱歉也没用啊,她还这么年轻。看来我还要找人安排一下她父母的事,他们就她这一个女儿。”凌远摇了摇头。

“你别难过。”李熏然安慰道。

凌远说了一句让李熏然忍不住翻白眼的话,“我为什么难过,我又不认识她。”凌远又笑了笑,“我就只是为担心我们医院的声誉,对她爸妈好点对我们医院百利无一害。”

“凌大院长,你有时候真的很冷血。”李熏然摇了摇头道。

“我是医生,感情太丰富我还活不活了?”凌远说道,“怎么样,马上中午了,一起去吃饭吧。”

“你请客。”

“没问题,马上走。”凌远说着站了起来。
——————————————————
考试快乐!
没有挂科的人生就是如此的荡漾(ฅ>ω<*ฅ)
还是那句话,有问题尽管提
你不提,我怎么知道还不改呢-(¬∀¬)σ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13

越来越懒了҉٩(*´︶`*)۶҉
我也没办法呦
————————————————
“我们发现凶手了,是谢晗,他还活着。”

没有人知道李熏然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是怎么想的,因为李熏然没有给出任何反应。他就只是坐着,不说话,也不听人说话,好像又回到了刚清醒的那段时间。

简瑶早就觉得这件事不应该告诉李熏然,但是薄靳言不同意,他认为既然李熏然是唯一一个从谢晗手里活着走出来的人,那么极有可能再次成为谢晗的目标,而且还是最大的那个目标。因为,单从李熏然还活着这件事情上来讲,谢晗对他的兴趣可能就不只是一点点了。

于是,凌远又从韦天舒口中得到了这个消息,立刻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火急火燎的赶到了李熏然的病房。简瑶他们已经走了,但李熏然还是呆呆的坐着。

“熏然。你还好吧,熏然。”凌远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动作很轻,生怕吓着他了。

李熏然侧过头,看到一脸紧张的凌远,勾了勾嘴角,笑道:“看你吓得,我没事,只是有些意外谢晗还活着而已。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活着,而且还骗过了我们所有人,不简单。在我住院这段期间他又杀了这么多人,我怀疑他有帮手,但薄教授不肯告诉我案子的细节。”

“没事就好,你吓死我了你。”凌远说着又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这次明显用了点力,“好了,别想太多了,所有事情等你伤养好之后再说。”看到李熏然又有想说话的意思,凌远瞪了他一眼“就这么几天了,别出洋相。”

最终在凌院长的淫威之下,李熏然老老实实的躺回了病床上。凌远走出去之后立刻通知科里的大小医生护士们,像是薄靳言这种不仅对病人没有任何帮助而且还起到反作用的人,以后统统不许放进来。科里的人们了然的点了点头,表示懂,我们都懂。

又过了两个星期,凌远一脸不舍的来到李熏然的病房里,看着在收拾用品的李熏然。“再多住几天嘛,走这么急干什么?我们还能再帮你调理调理。”

“昨天你都说了我可以出院了,还有什么好调理的?”李熏然并没有停下手里的事情。

“我这不是后悔了嘛。”凌远叹了一口气,“那你要多注意点,一定要注意休息时间,别熬夜。还有,不能不吃饭,多吃点蔬菜,别吃太油腻的东西……”

“哎呀,行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凌大院长,你忙你的去吧。”李熏然摆了摆手说道。

凌远只想说李熏然走的第一天,想他。李熏然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而且他还没办法去找机会求偶遇,因为这两天实在是太忙了。医院总有一堆事情,况且李熏然住院时,凌远把一些没那么重要的事情推了又推,现在可谓是一次性爆发,想休息都没时间了。

“凌大院长,这两天过得怎么样啊?有没有空虚寂寞冷啊?”韦天舒一脸贱兮兮的推开门走进来。

“你要是没事趁早滚出去啊,没看我正忙着呢?”凌远头都没抬,语气不善的说道。这两天凌远正烦着呢,也就韦天舒喜欢闲着没事往枪口上撞。

“呦,还挺凶。这都下班了,你现在凶我可没用了啊。”韦天舒笑着走到办公桌前。“哎,我跟你说,化验科的小林你知不知道啊?”韦天舒神神秘秘的问。

“咱们医院这么多医生护士,你说我能全部都认识吗?”凌远反问。

“就是说嘛,我一猜就知道你肯定不知道,你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杀人的。”韦天舒点着头说道。

凌远的手顿了顿,抬起头看向韦天舒,“你到底想说什么?没事儿就出去,你下班了可不代表我下班了。”

“嘿,你别不识好人心啊,我这可是在帮你啊。我们科可都是神助攻啊,你问问我们科,有谁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韦天舒说道。凌远听后一手把笔拍在桌子上就要打他,忙被韦天舒挡了下来。“我认真的,哎呀,真的!虽然我们科的都知道,但那化验科的可不知道啊。就那小林同志,她今天下午可准备去堵那小警察啊,你要是不抓紧,小警察可就不是你的了。”

“你滚!就这点事你值当跟我说啊。我还怕她一小丫头片子不成?我跟你说,绝对的,我稳拿了。”

“呦呵,你还挺有自信的。那小林可是咱医院出了名的美人啊,你真不担心?”韦天舒问道。

“她有名我怎么不知道?行了,你赶紧走,我还有工作呢。你要是再这么无聊,就把你该完成的策划改完,我就不帮你改了。”凌远说着从一堆纸里翻出一打递给韦天舒。

“行行行,你忙你忙,我走了。”韦天舒说着,飞一般的退出了办公室。

“还长得漂亮,漂亮能当饭吃啊?熏然才不是这么肤浅的人呢。”凌远嘟囔着说。

不到十分钟,韦天舒就看到凌远匆匆离开办公室的身影。“怎么样?我就说了吧,他绝对不放心,我跟他这么多年了,绝对了解他的为人。来,给钱。”身后的小护士们一片哀嚎,每人递出了20块钱。

李熏然一出警局就看到了靠在车上玩手机的凌院长。无奈的叹了口气,向凌远走了过去。“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是在等我。”

“那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就是在等你。”凌远笑着说。“行,”李熏然彻底无语了,“说吧,想干嘛?”

“请你去我家吃饭,我刚才买了菜,今天给你做好吃的。”凌远笑着说。“你开玩笑的。”李熏然问道。

“当然不是,庆祝你康复后上班第一天结束,吃点好的。上车。”凌远说着打开车门。

“我自己有车。”李熏然说道,“而且我明天还要开车上班。”

“哎呀,不用担心。明天我送你,反正我顺路。行了,请你吃饭还不愿意。”凌远说着把李熏然推到车里,关上了门。

李熏然表示有人请吃饭干嘛不去?所以也没怎么挣扎,就坐进了车里。但当他到了凌远家门口时有些无语了。

“你就把你买的东西放在门口?你不怕有人给你拿走了。”

“我这不是急着去接你吗?再说了,我们小区人素质好着呢。来,搭把手,帮我提几袋进去。”凌远打开门说道。

总之,李熏然吃的是挺开心的,但他拒绝留宿。这让凌远有点小失落,开着车把小警察送回了家,但看到小警察走之前的坏笑时,凌远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我被他们发现了。”谢晗拿起手机微笑着说,“你说我是不是故意的,我当然是。……我帮你这条毒蛇顶了罪,还帮你买了菜放到你家门口,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不用谢。”谢晗站了起来,走到贴满照片的墙面前停住。

“我说过了,既然他是你的猎物,我就不会动他。但是你要小心,别失手,把自己搭进去了。”谢晗笑着说完,不等对方回答便挂上了电话。

“喂?喂?什么人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挂我电话。”凌远无奈的把手机塞进了口袋里。“你看你下次被抓的时候我帮不帮你。”

说完,打开了汽车后备箱,里面躺着一个女人,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女人。双手被后绑着,嘴上被贴了两层胶带,眼妆已经被哭花了,正发出小狗一般的呜咽声。

“好吧,小林,我本来不想对咱们院的人下手的,但是,是你先做错事的。”凌远说着在她脖子上扎了一针,很快,她便昏了过去。
————————————————
呦吼└(^O^)┘
院长的真实身份相信你很早前就猜到了
因为这是常规,大家都喜欢这个梗
我也喜欢(ฅ>ω<*ฅ)
我懒了这么久,终于活过来了( ´▽` )
我还会坚持不懈的懒下去的!嗯。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12

我好懒!!!

(╯' - ')╯︵ ┻━┻ (掀桌子)

┬─┬ ノ( ' - 'ノ) (摆好摆好)

(╯°Д°)╯︵ ┻━┻(再他妈的掀一次)
————————————————
这几天李熏然没有再做过任何噩梦,精神也好多了,身体自然恢复的就快了。用李熏然对凌远说的话来说,就是:你要是再敢假借检查身体的名义随便摸我,我能一拳打你在地上爬。由此可见身体恢复之快啊。

凌远也是放心了许多,李熏然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也许没多久就能出院了。虽然李熏然出院之后自己见到他的机会就变少了,但是只要李熏然自己开心就行了。更重要的是,凌远特地了解到李熏然的住处离自己家只隔了两条街,而李熏然从家到警局刚好经过自己家,也就是说当李熏然下班后绝对会先到自己的家。想到这,凌远不禁笑了起来,这就是缘分啊。

“熏然,来,尝尝。”凌远一大早就提着保温壶走进病房。“我炖了一夜的,味道肯定不会差。”

“你也不用每天给我做早餐,这医院卖的也挺好的。”看到凌远这么照顾自己,李熏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怎么行,这医院的饭菜再好,也不能根据每个病人的身体状况单独来做,这午饭晚饭我没办法帮你做,所以这早餐啊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要不然啊,你这营养跟不上。”凌远笑着解释道。

“凌大院长啊,我要是再这样吃下去,可就要长胖了。”李熏然无奈的说。

“就你?还长胖?”凌远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嘿,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李熏然靠在床背上,歪了歪头,挑着眉问道。

“没什么表情啊,你就放心的吃吧,你啊,还是胖点好。太瘦了,看着都没几斤肉。”凌远把汤倒进碗里,这几天里,凌远每天早上都重复着这个动作。

“我又不是猪,还论斤算啊。”李熏然说着从凌远手里接过了碗。“你说啊,我这要是吃惯了你做的东西,以后出了院可怎么办啊?去你家串门?”

“随时欢迎啊。”凌远一听就乐开了花,他做了这么多,等的就是这句话,现在李熏然终于说出口了。凌大院长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可我又不知道你家远不远,总不能是开老远的车就为了一顿饭吧。”李熏然嘀咕道。

“不远,你下班后可以直接先到我家再回去,反正顺路。”凌远笑道。

“你怎么知道顺路?”李熏然放下了手里的勺子,“呦,你还去调查我了啊?”

凌远愣了下,笑道:“没有。我就是随口问了下你那个青梅 ,她告诉我的。”

“她连这个都跟你说?”李熏然狐疑的问。

“诶,我说你是不是什么时候都这么多疑啊?什么都问的这么清楚,想这么多你不累啊?”凌远皱了皱眉,问道。

“噢,习惯了。”李熏然被凌远盯得有点心虚,拿起勺子继续喝汤,恨不得把脸都埋进碗里。

“行了,我走了。喝完以后别立刻就睡啊,至少等半个小时啊。”凌远提醒道。自从李熏然身体好了之后睡眠也好了不少。不再像以前似得睡不安稳了,现在是倒头就着,倒是有种要把之前缺失的睡眠都补上的架势。

“昂昂,知道了知道了。”李熏然应付道。凌远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了病房,但他知道李熏然一定不会听话的。

简瑶又一次带着薄靳言来看李熏然。其实凌远很不喜欢他们来,因为只要他们来了,绝对的,三句不离案子。特别是那个薄靳言,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少根筋,看着挺聪明的,就是不干聪明事,对着一个病人说案子,还让不让人养病了?

“我看你病也快好了,我先跟你说一下案情。”薄靳言趁着简瑶去洗手间的时间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距上次我跟你说案子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内受害者增加到了十二人。凶手在这方面做的很随性,受害者失踪后有第二天就找到尸体的,也有一周后才被杀的,这让人很头疼。而且你们那里的警察又不配合,说什么都不明白,还问东问西的,真是拖后腿。”

“那有什么线索了吗?”李熏然立刻紧张起来,那是十二条人命啊。

“还是没有,凶手很谨慎,没有留下任何破绽。”薄靳言答道,“但是,正因为他这种谨慎的态度,让我排除了他是个屠夫的猜想。”

“那你的意思就是,凶手是个医生。”李熏然说着摇了摇头,“这太不可思议了,医生的天职是治病救人,没想到竟然有人作出这种有背医德的事。”

“也不是没可能,现在的医生精神压力大,难免有人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排压。同时我们还能再缩小范围,根据被害人身上的伤口,我可以推断出这个凶手是个大医院的医生,就像这家医院一样,而且职位不会太低。”薄靳言继续说道。

“为什么?”李熏然问道。

薄靳言叹了口气,“因为他的手法堪称完美,这个我之前就说过了。”

“哦。”李熏然答道。“可是,这个市里像这样的三甲医院有四家,而且医生上百人,就算是只算职位高的也有近一百人,这该怎么找?”李熏然问道。

“所以才说这个案子不好办。”薄靳言皱了皱眉头说道。

简瑶回来时就看到凌远站在了病房门口。“凌院长。”简瑶开口道。“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凌远应声回过头,“我来查房,但我要先记录一下刚刚查的那个病人的情况才行。”凌远说着用笔敲了敲手里的记录板。简瑶瞄了一眼,发现字写的是真不错,相当于字帖等级的啊。

“那他情况怎么样?”简瑶问道。

“最近恢复的很好,心态也很好。相信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出院了。”凌远笑着答道。

“那就好,”简瑶听后心里轻松了许多,“我们进去吧,凌院长。”

凌远走进病房看了眼已经闭上嘴不再说话的薄靳言,转向了李熏然,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李熏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今天早上才刚见完面,装什么装?但还是老实回答,“没有,挺好的。”

“那就好。”凌远老狐狸一样笑着点了点头。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得说道:“对了,薄先生,我上次说过了,病人身体还没好,不适合大动脑筋去想你们的案子,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了。”

“薄靳言!”

李熏然觉得凌远在听到简瑶的怒吼声之后笑的愈发像个狐狸了。“不好意思,小姐,医院禁止大声喧哗。”凌远善意提醒道。

“啊,不好意思。”简瑶充满歉意的说,随后又瞪了薄靳言一眼,“回去再收拾你。”

“好了,不打扰了。”凌远点了点头,走出了病房。
————————————————
最近真的懒到突破天际了
你们看!我更新速度都变慢了呢!
(ฅ>ω<*ฅ)
而且最近又有剧看了!!!
所以就更懒了!!✧*。٩(ˊωˋ*)و✧*。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11

我懒了(*/∇\*)
所以没有更
我这么可爱,
一定不会有人怪我的( ❝̆ ·̫̮ ❝̆ )✧
————————————————
凌远揉了揉有些酸痛的肩膀,抬头看了看时间,已经有十点多了。本来是想着既然留下来陪李熏然,不如就再多看一会儿资料,结果却又超过了自己原定的时间。

凌远脱下白大褂挂在了衣架上,便关了灯走出办公室。之后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李熏然所在病房的门,悄悄的走了进去,想着如果李熏然睡了,自己可不能就这样再把他给吵醒了。然后,他就看到了李熏然一脸
“冷漠”的盯着自己。

“你这是在演007吗?凌院长。”李熏然问道,在心里已经把这经常扮怂凌大院长嘲笑了个遍。

“那什么,”凌远迅速站好,清了下嗓子,“我不是最近看你精神状态不太好嘛,一看就是最近晚上没休息好,所以过来找找原因。”

“这没什么,不用这么麻烦你了。”李熏然有点不好意思了,人家大晚上该下班时不回家特地来关心自己,自己还嘲笑人家,真有点不识好人心了。

“这没什么,”凌远笑着坐到李熏然床边,“我是你的主治大夫,所以我关心你的身体是应该的,你要是好了,我也放心。你说是不是?”

李熏然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要是回答了“是。”是不是有点太不要脸了?所以李熏然选择了保持沉默。凌远又笑了笑,“所以说,你可以告诉我你失眠的原因,我也可以帮你想想解决办法。”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最近常做噩梦,过段时间就好了。”李熏然答道。

这个回答倒让凌远觉得奇怪了,是什么噩梦能让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吓得睡不着觉?“我想,你应该不会介意告诉我吧?”

“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也不用费心。真的,过两天就好了。”李熏然还是坚持。

看到李熏然的反应,凌远立刻就猜到了原因,“你梦到那个谢晗了,是不是?”

李熏然愣了愣,还是点了点头。凌远向前移了移椅子,让自己更靠近李熏然一些,“你听我说,谢晗已经死了,他不会再回来了,你别想太多,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你不是还想着早点出院吗?你不睡觉,身体怎么会好。”

“最近我总是梦到他出现在我病房里,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我醒过来后他是不见了,可我却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我。我感觉那不是梦,可我知道那不可能是真实的。很矛盾。”李熏然回答道。

“有什么矛盾的?一点都不矛盾,你就是最近想太多了。这样,我今晚上就在这陪你,我可以向你证明,那就是梦。”凌远终于是将自己的打算说了出来。

李熏然惊呆了,“这怎么行?你明天还要上班呢。而且我这又不是什么大问题,凌院长,你还是回去吧。”

“哎呀,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嘛。”凌远笑着说,在看到李熏然的表情变成“我不想理你”时,及时改了口。“我是说,你是病人,一切以你为主。我呢,明天早上有个早会,防止迟到,我就不回去了。刚好留在这,想着你最近的状态不好嘛,在这里又不迟到,又能陪你。一举两得,不是吗?”

“我又没求着你陪我。”李熏然嘀咕道。

“那是那是,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凌远忙陪笑着说。

李熏然两天没睡过安稳觉,在凌远极力劝说下终于是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没多久就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李熏然隐约听到有人说话,但是因为实在是太累了,眼睛怎么也睁不开,只是大概听到什么接手什么猎物便又睡了过去,后来想想,可能是又做了什么梦。但这一晚上却过得异常安稳。

李熏然睁开眼睛,看到窗外已经大亮了,这是这几天休息的最好的一天了。随后就看到凌远凑了过来,“醒了?刚好我买了早餐,快去洗漱一下,快趁热吃。”李熏然还没反应过来凌远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就被凌远点了下鼻子,“真是可爱。”

然后李熏然就清醒了,“你走开!”

“要说凌远这孙子招数高啊,你们是没看到啊,那小警察今早上脸红成什么样啊,我是清楚的看到了啊,还有凌远出来时那笑的,腻的我快吐了都。”韦天舒拿着他的水杯走到了开早会的医生护士旁边。

“趁院长没来,快说说。”小护士们忙把韦天舒按在椅子上。

“我跟你们说啊,昨天他跟我说要留下来陪夜,我还不信。你说那小警察病重的时候他家里人没一个来陪夜的,凌远他谁啊?他还陪夜。结果,这凌大院长是下了血本了,真是一夜没睡的陪着。”韦天舒看了看周围说道。

“你怎么知道他没睡的陪着啊?”小护士问道。

“那是,我昨天两点多打了个电话,他是立刻就接了,没说两句就挂了,说我吵着小警察睡觉了。真是,我没话说。”韦天舒摆了摆手。

突然,一个所有人都及其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两点多不睡觉,特地打个电话来问我,你也是有够无聊的。”

“凌……凌院长。”小护士们瞬间就惊呆了。

“都在这干什么呢?都没事干了?还不快去干活!”凌远面无表情的吓散了聚集起来的小组织。

“韦三牛,我之前说过什么?”凌远指着一脸心虚的韦天舒说道。

“那什么,啊,我去查房。”韦天舒说着,抱着杯子拔腿就跑。

“臭小子。”凌远无奈的说。
—————————————————
萌上冷CP是十分痛苦的
(๑ó﹏ò๑)
我的丑蝠,半年没看
昨天一看,还是旧粮
(━━━┳━━━"﹏"━━━┳━━━)
不!!!!!!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10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脑洞要死了!!((٩(//̀Д/́/)۶))/
但我会一如既往的甜下去的(ฅ>ω<*ฅ)
————————————————
当凌远看到坐在病床上的李熏然时,果不其然,再次叹了一口气。“你应该知道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吧?”

李熏然回过头,看到了冷着脸的凌远,皱了皱眉没有回话。凌远歪歪头却笑了起来,这小子,是真生自己气呢。“怎么?不想看见我啊?”凌远说着向前走了两步。

见李熏然没有回话,又走到病床尾,双手撑在病床尾的焊接架上。“我错了,真的。”凌远真诚的说道。

“你哪里错了?凌大院长工作严谨认真,又怎么会错呢?”李熏然闷闷的说道。

“不,我错了。这两天是我态度不好,是我消极怠慢,冷落了你。”凌远摇着头说道。李熏然总觉得这句话哪里怪怪的,但又不知道究竟是怪在哪里,只能忽略这句话,闭口不答。

“我主要是怕你尴尬,韦大夫那人就是脑子犯浑,你就当他抽风,他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凌远认真的说。

李熏然听到他这话,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好像一块石头堵在胸口。凌远歪头看了看他的表情,笑容却更深了。“但他也确实是把我一直拖着不说的话给说出来了,”在看到李熏然一脸诧异的表情后,凌远满意的继续说道,“他说的是真的,既然你比我计划里知道的早了些,我也就不瞒着你了。从现在,我会正式对你展开追求。如果你真的对我没有感觉,或是觉得恶心,告诉我,我便不会再去影响你的生活。”

“可……可我不是…”李熏然觉得自己的语言功能已经丧失了,凌远抬手打断了他的话,“你不用急着现在就告诉我,但我看你也不像是讨厌我,这样,你先保留意见。以后再告诉我,我们有的是时间。”

李熏然又一次愣住了,他刚刚说自己不讨厌?好像的确是这样,而且之前心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似乎是在凌远说了追求之后就消失了。所以自己究竟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凌远呢?自己喜欢姑娘可是喜欢了二十几年了,会突然喜欢上一个爷们儿吗?想不明白,李熏然突然很想拥有薄靳言的智商,这样的话自己一定能够想明白了。

“好了,别想了。早点睡,身体最重要。”凌远微笑着说道。

看着凌院长笑的一脸狐狸样,李熏然突然觉得那些不愉快的心情一扫而光了。点了点头,“好,那你去忙。”

“晚安?”凌远问道。

“晚安。”李熏然无奈的笑了笑,这凌院长不严肃的时候还真的是挺可爱的。

“现在呢?你有什么感觉?”迷迷糊糊中谢晗的声音突然响起,李熏然猛地睁开眼睛,还是像前一天一样,他只是看到了谢晗模糊的身影。

“我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李熏然自我安慰道,他一下也动不了了,这使他更加确信自己在做梦。

“是了,你在做梦。”谢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这个梦异常真实,不是吗?我很好奇你的感受,活着从我手中离开。你有什么感觉,告诉我。”

李熏然甚至能感觉到谢晗在自己耳边呼出的热气,这是梦吗?为什么?为什么如此真实?为什么无论如何自己都无法醒过来?恐惧感再一次占据了他的全身,每一个毛孔都透着寒气,每一寸肌肤都在战栗。 这种恐惧,他无法忍受。

“呦,你自己还做了早餐带来啊?有我的吗?”正准备往办公室走的韦天舒看到了路过的凌远,视线立刻就被凌远手中的保温壶吸引了。“难得呀,一看就是自己做的。没关系,我不嫌弃,我再吃一顿也没问题。”说着伸手要去拿。

“去去去,没你的份啊,你老实点啊,我熬了一个多小时的。”凌远利落的躲开了韦天舒的魔爪。

“噢~我知道了,给小警察的吧?这么明目张胆的,他同意了?”韦天舒八卦的凑了过去。

“快了。”

“就是还没戏啊,那你要加油啊,别到时候在咱们医院落下一个笑柄啊,凌大院长。”

“滚滚滚滚!”

凌远走进病房,看到李熏然靠在床背上发呆。笑了笑,道:“起这么早?来,刚好,我给你熬了粥,肯定比外面卖的好,还是热的呢。”

“凌院长,这……不用这么麻烦吧。”李熏然不好意思的说。

“有什么好麻烦的?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会做饭的,以后咱们要是住一起了,不都是我来做饭吗?先让你习惯习惯我的手艺。”凌远笑着把粥倒了出来。

“诶,你什么意思啊?我还没同意跟你在一起呢,你是怎么都想到住一块儿去了?”李熏然挑着眉问道。

“我这么优秀的人来追你,你同意不是早晚的事吗?”凌远笑着把碗递给了李熏然。

“有你这么自恋的人吗?”李熏然有点无语凌远那过人的自信了。看了看凌远递过来的碗里的粥,好像是挺不错的。顺手也就接了过来,尝了尝,好像也的确是挺不错的。

“怎么样?不错吧?”凌远笑眯眯的问道,一脸求表扬的表情看着李熏然。

“嗯……还行吧。诶,我说,你能别看着我吃东西吗?怪渗人的。”李熏然翻了个白眼说道。

“不看不看,我这还要去上班呢。你喝完就把碗放桌上就行了,回头我再收啊,要喝完,不许剩啊。”说着就向外走。

凌远回到办公室就开始一天的工作了,可这椅子还没坐热呢,韦天舒就推开门冲了进来。“韦三牛,你闲着没事干啊?要是没事你就别在这瞎晃悠啊。”凌远警告的说。

“别啊,趁现在病人少,我就问问,怎么样啊?”韦天舒一脸贱兮兮的说。

“不怎么样。”凌远摇了摇头。

“被小警察嫌弃了?”

“怎么可能?我会被人嫌弃吗?”凌远瞪了瞪眼睛问。

“哎呦,您不会,您是谁啊?那你说什么不怎么样啊?”韦天舒好奇的问。

“李熏然的精神状态不怎么样,黑眼圈更重了,昨天晚上肯定又没睡,但是怕影响他的心情,原因我就没问。”凌远翻了翻手里的资料,又拿笔圈了圈。

“你不问怎么行啊,那你怎么知道该怎么治啊?你不会谈个恋爱智商都下降了吧?”韦天舒嘲笑的说。

“晚上我留下来陪他,然后我再想办法弄清楚原因。”凌远回答道,但手里的活却一直没停过。

韦天舒表示凌大院长为了追求真爱那是下了本钱的,突然发现自己媳妇真是太好追了。
————————————————
怎么样,甜了吧?( ❝̆ ·̫̮ ❝̆ )✧
啊,我真是个勤奋的人。
像我这样一个评论必回的妹纸
为什么评论却少的可怜呢?
๑•́₃•̀๑
一定不是我人品的问题。ヾ(´A`)ノ゚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9

我被远跳病友组给虐到了
被心头肉虐到感觉很不好
所以 ヾ§  ̄▽)ゞ啊呵呵呵呵
我们要甜甜的进入严肃的主线
看我的表情,多严肃啊
( ΄◞ิ .̫.̫ ◟ิ‵)y
————————————————
凌远坐在办公室里翻着新拿来的几个医疗策划,有一种想掀桌子的冲动。但这绝对不是这几个策划案写的很差,他知道的,这几个策划都只有一些小问题,改改就好,真正的问题是目前正躺在304的李某人。他该怎么说这真情表白后的第一句话呢?这可真是个问题。

就在这时,手机的铃声打断了淩院长的纠结,凌远拿起手机,未知来电。挑了挑眉,接通了电话。

“喂?”凌远的表情在对方说了第一句话后严肃了起来,

“你打给我做什么?……你确定吗?……好,当然。……接下来的事,就由我接手了。……我当然不会有事,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行,那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凌远挂了电话后,叹了一口气,“一个个的,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李熏然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凌远,凌远就又来查房了。但令李熏然没想到的是凌远竟然没有向平常那样在走之前和他聊上几句,就算是凌远觉得尴尬那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吧。他进了病房后,就只是问了问自己有没有不舒服,然后给身后的小护士开了张单就走了,没有多余的话,甚至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李熏然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字,贱!自己明明就不喜欢人家,可当人家不理自己的时候却又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又想去招惹人家一下,这不是贱是什么?想到这里,李熏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被那个接单子的小护士看的一清二楚,小护士平定了一下激动的内心后,淡定的走出了病房。

“诶诶诶,我跟你们说,我终于知道韦组长为什么说咱们院长是高手了,我今天是亲眼看到了啊。”小护士迫不及待的把这一重大消息发散到办公室里。

“什么什么?快说呀!”果不其然,八卦帮又一次聚集到一起。

“我亲眼看到,院长为了追小警察,连孙子兵法都用上了!”小护士激动的说。

“不可能吧,你别开玩笑了,还孙子兵法呢。”众医生护士表示我们不愿意相信。

“别不信啊,真的。我看的清清楚楚的,绝对是欲擒故纵!今天院长查房的时候对小警察冷淡的啊,简直没法说,一句问候的话可都没有就走了。”

“那小警察呢?”众人一听瞬间就沸腾了。“还能怎么样?难过的呦,泪花都出来了,看着我都心疼。不得不说,咱们院长可真有定力,要我早就扑过去了。”

此时,正在跟廖主任探讨救人理念的凌远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呦,感冒了?没事吧?”廖克难关心的问,凌远尴尬的摆了摆手。

“告诉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听到问话的李熏然睁开眼睛,眼前是模糊的,但那个人的身影,他到死都不会忘记。

谢晗。

“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感觉?”谢晗开口问道。

恐惧,李熏然感觉到的只有恐惧。他本是不怕谢晗的,至少没有现在这样的恐惧感。在以前,他想的是总有一天薄靳言会找到自己,谢晗也会被绳之以法。而现在呢,他怕,他贪恋现在生活的美好,他不想谢晗破坏他现有的一切,可他现在究竟还有什么值得贪恋的?他喜欢了很多年的女孩子喜欢上了薄靳言,他的父亲自他醒来后一直忙于工作从未来看过他,那他究竟在贪恋些什么?

“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如果我要带你走,你会怎么样?”谢晗再次开口问道。“告诉我。”

李熏然有一瞬间的意识模糊,但他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可就当他清醒之后,却发现自己身边空无一人。似乎刚刚并没有人来过,似乎是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真实的令自己胆寒的梦。他不敢在睡下去,他怕自己再次梦到那个人,尽管那人已经死了,警方击毙了他。但只要自己一闭眼,就会感觉有人在监视着自己,他不敢睡。

“今天的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凌远第二天又来了,还是那样冷冰冰的。李熏然原本想告诉他有关于自己昨晚的梦,但当他看到凌远的眼睛时,他摇了摇头。凌远的眼神让他感到不舒服,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不想告诉凌远任何事,他怕凌远所说的话会刺痛他的自尊心。

凌远看到了李熏然的反应不禁皱起了眉头,而这更让李熏然坐立难安。“那就好,保证休息,按时吃药。”凌远说完之后就走出了病房。

“唉!”走出病房的凌远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打从见到了李熏然之后,叹气的频率是越来越多了,白头发都多长了几根。他皱眉的原因是李熏然那货明显有事想说,但又偏偏自己憋着,不让人省心。可是凌大院长却完全没有想过有没有自己的原因。

“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我总觉得现在他更不想和我说话了,难道我的计策出了什么问题吗?”凌远实在是憋不住了,终于“低声下气”的向韦天舒请教。

“你还知道自己过分啊,人家小警察没冲下病床打你一顿都是给你面子了。”韦天舒没好气的说,“你知道你最近摆的那张臭脸有多欠揍吗?对人家热一阵冷一阵的有意思吗?还孙子兵法,你当人家是小狗啊,还随你心情逗一逗啊。”

“我冤枉啊。我没有当他是那什么,我就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嘛,你说万一人家不想见到我,我再去贴人家,不被他恶心才怪呢,我是迫不得已的啊,这样我胜算还大一些。”凌远正说着,突然像想到什么似得,“对啊,那天要不是你嘴贱给我说出来了,我早就追到手了。”

“你别赖我,是你手贱在先的。”韦天舒忙和自己撇清关系,得罪这老狐狸,指不定他怎么整自己呢,“你说你,当年帮我追我媳妇的时候,办法一套一套的,怎么现在轮到你自己了,就什么都不会了呢?”

“我这情况不一样。他可不是好骗的小姑娘,还是个警察,又有点聪明。”凌远嘟囔一句,“不行,我看他精神不太好,昨晚肯定是因为我失眠了。今晚走之前我得去跟他好好说说。”

韦天舒不屑的“切”了一声,“你别这么自恋行不行,还因为你失眠,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凌远一听抬手就打了下去,还好韦天舒得意的反应能力使他躲过了一掌。
————————————————
一整章不知道自己在些写什么
感觉自己在OOC的道路上策马奔腾ಥ_ಥ
小李子因为谢晗的原因肯定会和之前的阳光开朗有一丢丢不一样的……吧。
凌院长……就那样吧 (“▔□▔)
是不是很甜!!!( ΄◞ิ .̫.̫ ◟ิ‵)y
有意见,放心提,如果我实在是无法狡辩,……我就在接下来的文里圆回来
눈ε눈 没错,我就是这么有原则(并不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8

嗯٩(๛˘³˘)۶
翻了翻看了看电视剧
发现小李和院长其实都挺活泼的
那就让他们平时相处再活泼点吧
ㄟ(▔,▔)ㄏ
————————————————
李熏然转到普通病房后凌远反而来的更勤快了,用凌大院长告诉李熏然的话来说,是你的治疗刚好到了最关键的时期,可不能掉链子啊。李熏然表示,你当我傻逼呢?

很快,李熏然转到了普通病房的消息就传到了薄大教授的耳朵里,于是,他便不顾简瑶的各种反对找了过来。

“你最好是快点好起来,虽然你的智商并不是很高,但至少比你们那的其他人要好一些,那些人的智商连简瑶都不如,我用着都觉得拖后腿。”薄靳言本来还想再发表一些警局警察智商不足的言论,但在简瑶的怒目和“善意”提醒之下收了声。

“熏然,你别管他,好好养伤,案子的事其实一点都不急,有薄靳言在呢,还有什么案子是破不了的?”简瑶安慰道。

“虽然我十分同意你说的后半句话,但我也不可否认,这个案子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进展。”薄靳言立刻接上了简瑶的话。

“完全没有进展,这怎么可能?”李熏然有些急了,“怎么会这样?”

“因为根本无从下手。”薄靳言回答道,“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破绽,犯罪现场很干净,甚至没有留下脚印,尸体就像凭空出现一样,唯一可以肯定的,凶手是一个屠夫或者从医多年的人,因为切割手法十分专业。而且,凶手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有点强迫症,还有轻微的偏执。如果说……”

薄靳言的言论还没发表完,就被一个并不友善的声音打断了,凌远提着一个铜制保温壶走了进来,站在了薄靳言的面前。“不好意思,这位先生。作为李熏然的主治医生我不得不提醒你,现在病人需要静养,你所说的这些有关于你们工作的事情在这段时间内是不允许向病人提起的。所以,还请你注意一下你的言论内容。”

薄靳言转过身盯着走进来的人不说话,凌远也没有了后话,两个人就这样默不作声的对视了许久,一种奇特的电波在两人身边各种流窜,李熏然和简瑶不禁同时打了个冷颤。“实在是太对不起了,大夫。我们下次一定不这样了,今天是一时间说急了,话赶话。下次注意,下次注意。”简瑶一把推开薄靳言,打断了两人之间的电流。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熏然你要好好休息啊,别想太多。这些案子其实不难办的,那好好养伤啊,我们下次再来。”简瑶说着把薄靳言往门外推。接着就听到从门外传来薄靳言的“这案子我们根本就没有头绪,你这顶多算安慰他。”以及简瑶的“闭嘴!”

凌远看向正坐在床上向病房外面张望的李熏然,笑了笑。“看,这是韦大夫他妈煲的鸡汤,可好喝了。我特地给你要过来的,来尝尝。”凌远说着把碗放到床头柜上倒了满满一碗。

“你拿人家妈煲给她儿子的汤拿来给我喝,人家能同意吗?”李熏然有些无语的问。

“那有什么不同意的,我跟韦大夫从小一起长大的,他妈就是我妈,我说拿给你喝,那小子能不同意?”凌远挑了挑眉,“快尝尝,好喝不?”

李熏然喝了满满一碗的汤水,是有些撑着了,这整天在床上躺着,饭量都变小了。但凌远看着开心啊,他觉得用不了多久,李熏然就可以变得肉嘟嘟,那样摸起来一定很舒服。只是这样想着,凌远的笑意就变得更深了,连眼角的褶子都多了几层。

“诶,你干嘛笑成这样?”李熏然看着凌远的笑容觉得有些发毛。

“没有没有,你还喝不喝?我再给你倒。”凌远拿起又保温壶,李熏然忙制止了他,“再喝下去要撑死了,不喝了。你呢?还没吃饭吧,快去吧。”

“我不急,病人第一。”凌远笑道。

李熏然顿了顿,问道:“那个,我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你刚刚也听到了,这个案子很紧急。”李熏然问的很是小心,这个凌院长平时和他相处的那是十分和睦啊,但是只要一涉及到身体的问题,那是变脸比变天还快。

“你想干什么啊?我告诉你,这件事你不许看,也不许想。什么出院,就你这身体,还出院,你自己出个病房我看看。”果真凌远的脸立刻就拉了下来。

“你刚刚也听倒了,那是人命。你是个医生,你肯定能够理解我的心情。我们都该是能救一个是一个,你不能……”

“我正在救我能救得那个人。”凌远打断了李熏然的话。“你身体好了之后,你能救更多的人,但你身体没好,你不仅救不了人,还会拖人后退你知道吗?”

凌远说着就看到李熏然的表情冷了下来,心下一沉,不由放低了声音,使声音变得柔和起来。“所以你要先养好伤,明白吗?”

李熏然顿了顿,还是点了点头。

“凌远呢?你看见凌远了吗?”韦天舒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门外走廊传来。“在304病房。”一个小护士回答道。

“凌远。”韦天舒走了进来,在看到李熏然桌上的保温壶后,小眼睛瞪得大大的,指着凌远的手都抖了起来。“你你……你你,那是我妈给我煲的汤!有你这样的吗?你想追人家你自己煲去呀,整天就知道在办公室里念叨。我妈辛辛苦苦煲了一上午的,我可是一口都没喝上啊,你自己说你损不损啊你。”

“你也都说了是煲了一上午的,我哪有一上午的时间去煲汤啊?再说了,咱妈煲的汤最有营养了。”凌远笑道。

“那是我妈,不是你妈,什么咱妈咱妈的。还有剩的吗?”韦天舒说着去翻保温壶。“这不还有小半壶吗,特地给你留的。”凌远指着保温壶底气不足的说。

“去你的。再有下次我让我妈给我送家里去,你见都见不着。”韦天舒说着提着保温壶走了出去。

韦天舒走后凌远还笑了笑他的小气劲,却突然发现整个病房安静的吓人。转过头就看到李熏然一脸严肃等解释的表情。凌远清了清嗓子,道:“你别这个表情看着我,韦天舒他就只是嘴贱而已,他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个事的。”

“我不是想听这个,”李熏然说道,“你能解释一下他刚刚说的‘你想追人家’是什么意思吗?”

这个场面凌远可就控制不住了,因为他根本没想这么早让李熏然知道他的心思,他要的是循序渐进然后一举拿下,他凌远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可就怪韦天舒那个大嘴巴,说话不过脑子。

“那个……我还有个病人。还挺严重的,我去看看他。”于是凌大院长很没骨气的跑了。

李熏然呆住了,凌远这个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他问这句话并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逗逗平时喜欢调戏他的凌远,然后再调戏回他。但凌远的反应让他有点懵了,现在他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毕竟他可从来没有过被男人喜欢的经验。
————————————————
然后是我的脑子快废了,Σ(-`Д´-ノ;)ノ
下章不出意外的话要开始进去主线了
不要期待( ΄◞ิ .̫.̫ ◟ิ‵)y
写了八章不进入主线,我也真是废话多
( ̄ ii  ̄;) 吸溜( ̄" ̄;)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7

有個菇涼給我留言説
“別用繁體字了吧學的好累我”
我想說我就喜歡繁體字
但我滿足你!!(。ゝω・。)ゞ
我就是這麼善解人意,有求必應!
(湊不要臉 ⁄(⁄ ⁄•⁄ω⁄•⁄ ⁄)⁄ )
————————————————
又过了一天,凌远还是没有来给李熏然查房,这让李熏然开始担心凌远是不是真的伤的很重,而且李熏然听说凌远带着伤还一直在工作,就更加担心了。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担心他,仔细想了想,人家一直这么照顾自己,现在人家受伤了,如果不担心那自己可就真不是人了。想来想去李熏然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去看一看他。

李熏然坐着轮椅,一路上问了几个医护人员院长办公室的位置,在得到了热情的帮助后终于找到了。李熏然不禁觉得这个大医院就是不一样,医护人员真的都太负责任了,而且十分乐于助人。

李熏然敲了敲门,便听到了一个久违的声音,“进来。”

凌远被之前的医闹事件搅得心烦意乱,连着处理了三四天是终于解决了,本来他是想着大家好商量和平解决的,可人家软的不吃。那好,就来硬的。有了警方的介入事情处理起来好多了,还多亏了《刑法修正案》把医闹给加了进去,人家警察刚到,医闹们就跑的没影了。凌远叹了口气,早知道一开始就报警了,还用的着浪费这么多时间在这种没意义的事情上吗?吃力不讨好,自己还被人给打了,简直没脸见人。想到这里,凌远又重重的叹了口气。

凌远正郁闷着,就听到了一阵敲门声。在看清来人后凌远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忙站起来去把人给推进来。

“你怎么来了?不好好休息。这几天你的情况韦医生给我汇报了一下,恢复的不错,过几天可以转普通病房了。”凌远把李熏然推到沙发旁,自己坐到了他对面。

“韦大夫跟我说你被人打了,还挺严重的,所以我过来看看。”李熏然看了看凌远,“但你看起来好像并没什么大碍。”

凌远愣了愣,立刻明白了韦天舒的意思,伸手捂住头上包着纱布的位置,虚弱的说道:“没事,只不过是有些头晕罢了,不碍事的。”

李熏然看到他的反应就知道自己是被那韦医生给唬了,带着一脸“我只想静静的看着你装逼”的表情看着凌远。

凌远抬起头,嘿嘿一笑,道:“的确是没什么事,也就是留了点血,都没缝针,包扎好了都不会留疤。那韦医生说话就是夸张了点,这也确实是不碍事的。这几天太忙了,没去看你,害你担心了。”

李熏然觉着这话越听越怪,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是又被凌远给戏弄了,火气瞬间就上来了。“谁担心你了?我为什么要担心你啊?你谁啊?我这就是闲着无聊来看看而已。”又看到凌远那一脸有些欠打的笑容之后,想了半天想不出一句损他的话,便放弃的转了轮椅,“走了。”

凌远看着这炸毛的小警察,觉得真是可爱极了,他是终于明白韦三牛为什么要把李熏然给骗过来了,看来这几天自己真是没白忙活。忙站起来赶上李熏然,拉过了轮椅。“我送你回去,我送你。”

“怎么样?哥们我够意思吧?那小警察今天来找你了吧?”韦天舒一进门就趴在了凌远的办公桌上。

凌远瞟了韦天舒一眼,道:“够什么意思?韦三牛你闲着无聊是吧?那小警察找不找我有什么意义吗?他现在身体还没好,还在观察期,你就让他到处跑,出了事你负责啊?”

“装,你就装吧,他观察期可早过了。诶,咱俩可是从小一块长大的,你那点小心思我还不知道吗?我这不是顺手帮了你一把吗?”韦天舒“切”了一声,鄙视的看着他。

“我有什么心思?你说说我有什么心思?”凌远放下手中的笔问道。

“还跟我装是吧?整个科的人都看出来你看上人家小警察了,你还装。你是觉得我瞎,还是觉得咱科的人瞎?”

凌远又一次愣了愣,突然向前趴了趴,“真有这么明显啊?”

“那可不是?能得你淩大院长亲自喂粥的病人可不多见啊,况且你对这小警察的在意程度李睿早就看出来不对劲了,人家就是碍于面子没好意思说出来而已,你是压根儿就没有隐藏的意思啊。”韦天舒笑了笑,又叹了口气。“可惜啊,那小警察脑袋少根筋,人家可愣是没看出来啊。要不,我也给你这大情圣出出主意?”

“滚滚滚,谁要你出主意了?我有的是办法。你又没事干了是吧?”

“嘿,你这人可真是的。”韦天舒从桌子上爬下来,“我有事,我忙的很。你自己想办法吧。”说着走出了办公室。

“我还要你帮我想?我是势在必得。”凌远说罢拿起桌上的资料抖了抖继续看。

“我跟你们说,大新闻。淩院长他承认了!”韦天舒一进到办公室就迅速把那群八卦的人拉拢了过来。

“我就是说嘛!早就觉得不对劲了。”那群小护士一个个激动的要死。

李睿默默的叹了口气,凌院长啊,你好自为之吧。

第二天,凌远照常来查房了,看到李熏然还是气鼓鼓的样子不禁有些好笑,“又怎么了,还生气呢?笑一个嘛。”

“我笑你个头,”李熏然一双眼睛瞪得老大,“你到底跟那这个小护士都说了些什么啊?她们一看到我就捂着嘴笑个不停,就跟我脸上长花似的。”

“哎呦,冤枉啊。这可真不是我的错,要怪就怪那韦大夫,他大嘴巴到处乱说,和我没关系啊。”凌远笑道。

“那也和你脱不了关系。”李熏然嘟囔一声。

“好了,不开玩笑了。”凌远翻了翻手里的病例,“我看了一下,你恢复的情况很不错,等下就能转去普通病房了,我们医院呢没有单人间,但是呢,我帮你腾出来了一间。一是呢,你这情况和其他病人不同,暂时不适合和太多人挤一间病房;二来呢,是我好照顾你,也不会被其他病人指责偏心。”

“谁要你照顾,人多就挺好,热闹。”李熏然皱着眉头说道。

“我是院长,听我的。”淩院长十分不讲理的说。
————————————————
之前说过想虐一虐小李
但自从我看到每集小李出场就那么几分钟
还要在男女主角秀恩爱时露出苦逼脸
我就舍不得了(“▔□▔)
所以咱不虐了,咱是亲妈
小李啊,会有院长替我爱你(灬ºωº灬)♡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6

有幾章沒有強調了,再強調一次
如果有OOC一定要告訴我!
我一定改!!!﹋o﹋
————————————————
“哎哎哎,我就說他絕對是對人家小警察有意思吧?怎麼著,我說對了吧?今天那是讓我抓個正著啊!”韋天舒趴在會議桌上鬼鬼祟祟的説。

“我早就覺得淩院長怪怪的了,他對小警察就特別上心,連那小警察都覺得不對勁了,今天还向我打聽院長來著。”小護士煞有其事的說道。

“我就說嘛,當时啊,我還以為他們是什麼親戚來著。”周圍的人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這院長的八卦,大家都喜歡。

“誒,你們都夠了啊,李熏然那是病人,照顧病人不是我們該做的嗎?瞧瞧你們一個個的,不就餵個飯嗎?都沒事幹了是吧?”李睿終於是受不了這群八卦的家伙了。

“話可不是這樣說啊。李醫生,你會給病人餵飯嗎?不會吧,而且那還是個男病人,要你指不定你給人把飯糊臉上去了。你說我以前怎麼就没發現他有這方面的取向呢?隱藏太深了啊。”韋天舒說著露出一副萬事通的表情。

“什麼隱藏太深了?都沒事幹了,圍在這裡幹什麼呢?”當事人的聲音忽然在門外響起,所有人瞬間作鳥獸散。要是讓當事人知道了,那是比死還可怕。

“韋三牛,要是下次再讓我看見你在工作時間和別人談八卦,你就死定了。”顯然,淩遠還不知道他們八卦的其中一個主角就是自己。

“李睿,跟我過來一下。”在数落完韋天舒之後,淩遠叫走了正經人。

“我跟你說,前天新來的那個病人,一定要你親自手術……”淩遠帶著李睿越走越遠,是沒看到辦公室所有人同時松一口氣的壯觀景象。

李熏然最近覺得很奇怪,自從淩遠説過亲自接手這一個星期以來,那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就算再忙也會親自過來看上一眼,可李熏然奇怪的是他已經三天沒見過淩遠了,更奇怪的是那些小護士都用一種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好像希望自己問一問似的。

“那什麼,行了,還是和以前一樣,按時吃藥,别坐太久,多躺會儿。”韋天舒交代完就要走。這不,這幾天來查房的又换成韋天舒了。

“等等,韋大夫。”李熏然終於憋不住了。

“欸!什麼事?”韋天舒立刻回過頭,走回來,反應似乎是有些過度了。

“怎麼這幾天沒看到淩醫生,他最近是不是特別忙?”

“嗨!還忙呢,前幾天醫院有人鬧事,我們院長啊去勸架,让人給打著頭了。這不,躺了好幾天才回來。”韋天舒說的那是一個心酸,当醫生的哪個不是一心救人,可人不領情,治不好就説是醫院的錯,死活不講理。

“那他現在怎麼樣了?”李熏然有些著急了,被打了,還是被打着頭了,像淩遠這樣的醫生竟然還會受到這樣的待遇,一時間李熏然竟想沖下床去看他。

韋天舒正要開口,就聽到病房門口傳來了一個女聲,李熏然最熟悉不過的聲音。“熏然,你怎麼樣了?”

韋天舒一看是人家有人來看望,也不好再說下去,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李熏然也不好攔著他,何況簡瑤好久沒來了,就只好先停下了打聽。但很快,李熏然就瞄到了簡瑤身後的薄靳言,那颗激動的心又沉了下來,直覺告訴他,簡瑤和薄靳言之間沒有那麼簡單了。

“怎麼樣,怎麼樣?小警察他問了嗎?有什麼反應?”韋天舒剛回到辦公室,那群沒事做的八卦人一瞬間全部聚集在韋天舒身邊。

“終於問了!”韋天舒像是宣佈什麼重大事件似得,“哎呦,那是緊張的不行啊。不得不說,這淩院長真不愧是咱们这的大情聖啊,當年我追我媳婦的時候,情書可就都是他幫我寫的,他這真是寶刀未老啊,看來我還得多取取經啊。”

“那他有什麼表示沒有啊?”小護士問道。“別提了,人家家裡來人了。看來這事在小警察身上還得再推。”

“不對啊,萬一他對咱們淩院長沒那什麼意思,咱們還是有機會的啊,你們幹嘛都這麼自暴自棄啊?”另一個小護士不滿的説。

“你是不瞭解淩大院長啊,他想搞到手的人,絕對的,板上釘釘了。”韋天舒搖搖頭,這小護士太年輕了啊。

某當事人在辦公室打了個噴嚏,又不小心震到了額頭上的傷口。

“我沒事,醫生說再修養一段時間就可以出院了,你別太擔心。”李熏然微笑著看著眼前的人。

“那就好,叔叔也很擔心你,衹是最近太忙了沒時間來看你。等到這个案子忙完了他就過能來了。”簡瑤安慰道。

“又有什麼案子了?這麼忙,難道还能比謝晗的案子更難辦?”李熏然自嘲的笑了笑。可就這樣,病房竟然陷入了一陣奇怪的沉默之中。

“怎麼了?真的更難辦啊?”李熏然問道。

“準確來說不是難不難辦的問題,是動機不明。”一直安靜的看著窗外的薄靳言開了口。“起初我以為是模仿犯,但後來我發现我的推理有誤。兇手作案方式十分老練,堪稱完美,而且沒有在現場留下任何證據。最關鍵的是,他有著自己的一套手法,仔細回想這和七年前出現的幾場案子的手法是相同的,甚至要更好。他停了很長一段時間,現在謝晗死了他又出現了,我推測他和謝晗是認識的,而且謝晗是受他影響。如果説謝晗是因為童年的陰影,那他呢,他的動機又是什麼?”

“哎呀,你说这些幹什麼?你不知道熏然在養病啊?還給他添堵。”簡瑤瞪了薄靳言一眼,“沒事,靳言會抓住他的,你安心養傷,其他的先不用想。”

李熏然看著兩人之間的氣氛,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想。但他更關心的是他們所說的案子,“薄教授,你說你以為是模仿犯,也就是說有人被害了?有多少人?”

“五人,他們之間沒有任何聯繫,甚至都不是同一地區的人,性別不同,年齡也沒有任何規律可言,死因也……”

“你別說了,聽到沒有。”簡瑤終於忍不住打斷了薄大教授的話,她是心疼死李熏然了,可這薄靳言这底情商的沒有任何自覺,還在給李熏然製造壓力,說起來沒完了,簡瑤暗暗發誓,下次絕不帶他來了。

簡瑤和薄靳言待了一會儿,護士進來提醒李熏然休息時間到了,他們才離開。李熏然雖說是好了很多,但還是有些虛弱,不一會儿就睡著了。
————————————————
這一章是幾乎活在對話里的淩院長,
兩人的互動也沒有
我故意的(*/∇\*)
最近在想我的水仙文,更的就慢了許多
反正也沒多少人喜歡看
相信也不會人介意o( ̄ヘ ̄o❀)
自暴自棄的我(❀¬_¬)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5

看他來了時最痛苦的不是一周兩集,而是这两集里你特喵只出場那麼幾分鐘!
最近又想起閒置在冷宮已久的于毅水仙了,呵呵,這樣的CP別給我冷死了눈_눈。
————————————————
淩遠推著李熏然在院裡散步,微風拂面,這使李熏然覺得久經壓抑的內心得到了一些解放。

“我们院裡的環境比起其他的三甲醫院那是要好上几倍的,你要是覺得無聊我就多帶你出來轉轉。”說起自家醫院,淩遠可是一點也不謙虛,语气裡透著滿滿的自豪。這醫院以前就很不錯,自從兩年前淩遠當上了院長,更是上了一個檔次,這也是淩遠十分驕傲的一點。

“淩院長怎麼會有時間來陪我出來轉?平時很清閒嗎?”李熏然問道,言语間還是帶著一些疏離感。

淩遠笑笑,但也不覺得這話說出來有什麼不對,“那倒不是,我平時還是很忙的。祇不過,最近剛忙完一些院裡大事,難得清閒一段時間。所以,身為你主治醫師的我會親自照看你。直到你的身體沒有大礙為止。”

“那還真是麻煩你了。”李熏然轻声道,聽不出語氣如何。

“不麻煩,應該的。”淩遠笑眯眯的回道。

李熏然對淩遠是根本沒話說,而淩遠為了照顧李熏然的情緒也不便隨意找話題來說,一時間,兩人又一次陷入了一片尷尬之中。

“最近……”李熏然開了口,“就是我沒醒的那幾天,有沒有什麼人……來看過我?”

淩遠瞄了一眼李熏然有些期待的表情,就明白李熏然是想問什麼了。“有,一個小姑娘,長得挺漂亮的。”然而,當他看到李熏然露出了有些開心的表情時,再次開口“和一個男的,好像還是什麼教授,他們一起來又一起走的。”緊接著淩遠就看到李熏然有些欣喜的臉色又沉了下去。

淩遠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多話加上這一句,衹是覺得自己哄了這麼多天都不見起色的病人因為一個人就眉開眼笑的,心裡很不是滋味。雖然他知道病人心情好最重要,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這張嘴。

淩遠帶著李熏然逛了一會儿就又把他推回去了,說是大病初愈不能吹太久的風,難得有和自然親密接觸的機會,李熏然倒有些不捨。淩遠説沒事啊,你要是想出來,以後可以每天都帶你出來逛一小會儿,衹要時間不長,還是可以的。

淩遠雖說是這幾天不忙了,但毕竟是一院之長,多多少少還是有事要做的。把李熏然送回房交代了要多喝水,不要经常坐著,還說不要隨意下床走動,按時吃葯,不然決不輕饒等話之後才不放心的去忙其他事情了。淩遠走了之後,李熏然忽然覺得輕鬆了不少,跟這院長在一起時的壓力還是比和一般人在一起時大得多的。

眼看一小護士進來換點滴,李熏然便開口叫住了她,“誒,你們院長平時都這樣嗎?”

“哪樣啊?”小護士见之前沉悶悶的小帥哥主動和自己說話,激動的不行,發誓定要做到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就是管的特別多,話也多,還特別容易生氣。”

“那可不是嘛,我們院長做事情了認真了,他的要求是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到最好呢,管的可嚴了。”小護士一聽小帥哥問的是八卦,還是院長的,說的那是一個带劲。“特別是你的事,你的病情況跟其他人不一樣,院長可上心了。呦,我這樣說,你不會不舒服吧?”小護士說著說著就感覺自己似乎是戳了人家痛處,忙開口道歉。

李熏然见這小護士沒腦子的樣子也挺好玩的,擺擺手示意她繼續說,那小護士說的更帶勁了。“院長之前因為你的事情可是跟我們發了好几回火了,連韋醫生都給罵了呢。而且啊,你的所有情況,包括用藥都是我們院長親自定的呢。雖說我们院長平時工作嚴謹認真,可也沒見他對誰這麼上心啊?”那小護士說的聲音越來越小,因為她說著說著就連自己也開始覺得奇怪了。

李熏然見这小護士說著說著都開始發呆了,不禁感嘆了一下小姑娘的智商問題,便讓她回去了。李熏然也有些搞不懂,這個淩遠真的對自己的病情這麼感興趣嗎?

終於是又到了飯點,李熏然還躺在床上發著呆,就看到淩遠提著一個保溫瓶進來了。“呦,這麼聽話啊,值得表扬啊。”

“淩院長。”李熏然坐起來點頭微笑了一下。

“該吃飯了,我呢給你在外面帶了點粥,反正你這身體沒好利索也衹能吃著個了。”說著把保溫瓶放在了床頭櫃上。

“行,我回頭吃。”李熏然應到。

“你以為我信你啊,現在就吃,我看著你吃。”淩遠边说著边把粥倒進碗裡。

看著李熏然坐在床上没有要动的意思,淩遠了然的端起了碗,“行,本來也沒指望你自己吃,來,我喂你。”說著把勺子湊到了李熏然的嘴邊。

李熏然再看淩遠這一張笑臉,呵,好傢夥,這哪是醫生的樣啊,分明是老流氓啊。“行了,我自己來。”

誰知道淩遠一收手避開了李熏然,“都說了我喂你了。你也別稱能啊,這碗就你現在这身体素質,手哆哆嗦嗦的別再給撒嘍,乖張嘴。”

李熏然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這人怎麼突然間像變了一个人似得,噁心的不行。跟你很熟嗎?

“怎麼,害羞啊?要是你不嫌麻煩,我去叫幾個小姑娘過來,想让谁喂,你自己選。”

淩遠就一直舉著那碗和勺子也不嫌累,李熏然糾結了半天,終於還是張嘴把那勺粥喝了下去。淩遠的笑意更濃了,趕緊的又送了一勺粥到李熏然嘴邊。淩遠這可是想了半天才想出這麼個法子,李熏然這人說多了根本就沒用,腦子就不開竅,驢脾氣。但他好面子啊,你死纏爛打他就沒辦法,想了這個法子之後,淩大院長只好放下身段親自来喂食了,別說,還真有用。

李熏然這麼久沒吃過東西,本來沒什麼,可一旦是真的吃了點東西后,他的胃也終於是甦醒了,開始叫嚣著餓了。

“淩院長啊,中午了,吃飯去唄。”韋天舒去辦公室沒找到淩遠想著他可能在李熏然的病房,就追著來了,誰知道一進來就看到這麼刺激的畫面,那是扭头就走。“我什麼都沒看見啊。”

李熏然立刻就红了臉,刷的躲进被窩,死都不願意再多吃一口。淩遠鬱悶的要死,想著下次找機會要把这韋三牛這貨往死裡整。不過好在李熏然之前也是配合,这大半碗粥都沒了,任務也算是圓滿完成了。

————————————————
一旦小李好了之後就可以大幅度撒糖了,
我說到做到乀(ˉεˉ乀)
最近上課忙的我快死了,
求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