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14

因为之前期末考试,(๑ʘ̅ д ʘ̅๑)!!!
所以我进入了
死猪不怕开水烫,
越到考试我越浪的复习状态
(ฅ>ω<*ฅ)考完了~我肥来了~
——————————————————
“凌远,你老实说是不是你干的!”凌远刚巡完房就被韦天舒给拦住了。

“我干的事多了,你说哪件?”凌远挑了挑眉问道。

“哎呦,你别装蒜了,林纾婷今天就没来上班,据说也没请假。是不是你?”韦天舒问道。

“林纾婷是谁?”凌远一脸莫名其妙。

“你是真傻还是玩儿我呢?就是昨天那个小林啊,你说是不是你怕自己的魅力不如人家,暗中把她给做掉了?”韦天舒贱兮兮的拍了他一下。

“你又放什么屁呢,我有这个必要吗?我还怕她跟我抢人?她抢的走吗?你赶紧滚蛋。”凌远白了他一眼。“对了,她这种情况,等她来了,你让老李告诉她,如果还有下次,就不用来了。”

“神经病,一点幽默感都没有。”韦天舒看着凌远潇洒离去的背影嘟囔道。

三天之后,凌远还没进医院大门,就看到了门口停着的警车,勾了勾嘴角,走进医院。

“熏然,”看到熟悉的背影,凌远抬了抬手,叫道。

李熏然回过头,答道,“凌院长。”

“你在这干什么?是不是又有哪里不舒服?”凌远问道。

“没有,我没事。你们医院有个医生失踪了,我们怀疑和前几起事件一样是谢晗干的,过来了解一下情况。”李熏然严肃的说道。

“那个失踪的医生叫什么名字,哪个科的?我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我们院,那你问到什么了吗?”凌远问道。

“那个失踪的人叫林纾婷,28岁,你们院化验科的,是在四天前失踪的。你先别着急,我相信薄教授一定会找到线索的,我们一定会找到她的。”李熏然说道。

“行,那你忙,有什么需要的尽管来找我。”凌远说完正要走却被薄靳言叫住了。

“凌院长,四天前下午五点半时你在哪里?”薄靳言走过来问道。

“怎么?你问我的意思是你怀疑我。”凌远反问道。

“没有,只是问一下而已。”薄靳言笑了一下,说道。

“我在家。”

“有人能证明吗?”薄靳言继续追问。

凌远却不再说话了,只是十分不友善的盯着薄靳言。

“怎么?没人能证明吗?那就请你跟我们到……”

“我能证明。”李熏然低着头看着手中的记录簿开口说道。

薄靳言瞪着圆圆的眼睛看向李熏然,李熏然只能抬起头重复道,“那天下午他和我在一起。”

“你在他家。”薄靳言说道。一直在一旁不说话的简瑶也终于绷不住了“你在他家?”

“只是吃饭而已。”李熏然说道。

“你为什么要用强调的语气说一遍?”薄靳言问道。

凌远笑了笑,说道,“不好意思,我还有工作,先走了。”说完又留下了自己潇洒的背影,在李熏然看来这多少有点讽刺的意味,不知道薄靳言看懂了没。

“你知道吗?今天熏然提到了你,他跟我说让我放心,他们一定会找到你的。我就喜欢他这种自信,不过,我做事你也应该知道,我不喜欢留什么线索之类的,所以你放心,他们直到你死的那天,都不会找到你的。”凌远坐在桌子前低着头,手里还不停的记录着什么。

“凌院长…我求求你,放了……放了我吧,我什么都没做,我真的什么都没做……你放了我,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他们的,我真的…我真的什么都不会说的。你放了我吧……”林纾婷被绑在一个椅子上,哭的不成样子。

“你看看你多大个人了,就不能现实一点吗?你觉得我抓了你之后会有把你放回去的可能吗?放你回去报警吗?”凌远放下了笔,抬起头说道。“我呢,听说你要去找李熏然干什么来着……他不会喜欢你这样的人的,趁早放弃吧。”

“没有,我没有凌院长!我们只是在打赌而已,我们说你肯定会去找李警官,我们真的是在打赌,我没有,我们,我们没有…真的。”林纾婷哭的更大声了。

“你闭嘴!”凌远大吼了一声,林纾婷立刻止住了哭声,但还是不停的抽嗒。“你们闲着没事干啊?上班呢还打赌,现在好了,你们给薄靳言提供了一条线索,恭喜你。”凌远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看来,我还要重新再想一个对策,”

林纾婷听到他这句话,稍微松了口气。但凌远的下一句话让她彻底堕入了深渊。“所以说我不能再等了,你必须立刻死。我很抱歉。”

凌远正想着是不是该有人来了,就响起了有规律的敲门声,凌远勾了勾嘴角,说道:“请进。”

李熏然走进办公室,看到了那熟悉的忙碌着的身影,只是这身影的主人似乎有些憔悴。“你还好吗?你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

“还好,只是你们昨天挤在医院的警察太多了,被一些报社注意到了,问东问西的,我有不少事要处理。”凌远回道,“怎么,你来找我不会就是为了关心我吧,我好感动。”

“少贫,你们医院失踪的那个林纾婷,我们今天找到她了。”李熏然说道。

“呦,你们警察的办事效率就是高啊,怎么样?她还好吗,没什么大事吧?”凌远笑着问,但面容还是十分憔悴。

“她死了。我们在她回家路上的小树林里发现了她。”李熏然回答。

“她……” 凌远愣了愣,问道:“是不是,还是那个谢晗干的?”

李熏然摇了摇头,“薄教授看过了,说不是谢晗。看起来死了有几天了,身上值钱的东西都不见了,应该是劫杀。因为凶手杀了人之后把她埋了起来,所以才我们一直找不到人。要不是因为凶手过于慌张留着她的衣角没有埋上,我们可能还要找几天。”

“那凶手呢?找到了吗?”凌远问道。

“没有,这种案子,找到凶手的可能性很小。”李熏然遗憾的说,“我很抱歉医院里发生这样的事。”

“说抱歉也没用啊,她还这么年轻。看来我还要找人安排一下她父母的事,他们就她这一个女儿。”凌远摇了摇头。

“你别难过。”李熏然安慰道。

凌远说了一句让李熏然忍不住翻白眼的话,“我为什么难过,我又不认识她。”凌远又笑了笑,“我就只是为担心我们医院的声誉,对她爸妈好点对我们医院百利无一害。”

“凌大院长,你有时候真的很冷血。”李熏然摇了摇头道。

“我是医生,感情太丰富我还活不活了?”凌远说道,“怎么样,马上中午了,一起去吃饭吧。”

“你请客。”

“没问题,马上走。”凌远说着站了起来。
——————————————————
考试快乐!
没有挂科的人生就是如此的荡漾(ฅ>ω<*ฅ)
还是那句话,有问题尽管提
你不提,我怎么知道还不改呢-(¬∀¬)σ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