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13

越来越懒了҉٩(*´︶`*)۶҉
我也没办法呦
————————————————
“我们发现凶手了,是谢晗,他还活着。”

没有人知道李熏然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是怎么想的,因为李熏然没有给出任何反应。他就只是坐着,不说话,也不听人说话,好像又回到了刚清醒的那段时间。

简瑶早就觉得这件事不应该告诉李熏然,但是薄靳言不同意,他认为既然李熏然是唯一一个从谢晗手里活着走出来的人,那么极有可能再次成为谢晗的目标,而且还是最大的那个目标。因为,单从李熏然还活着这件事情上来讲,谢晗对他的兴趣可能就不只是一点点了。

于是,凌远又从韦天舒口中得到了这个消息,立刻放下了手头的工作,火急火燎的赶到了李熏然的病房。简瑶他们已经走了,但李熏然还是呆呆的坐着。

“熏然。你还好吧,熏然。”凌远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动作很轻,生怕吓着他了。

李熏然侧过头,看到一脸紧张的凌远,勾了勾嘴角,笑道:“看你吓得,我没事,只是有些意外谢晗还活着而已。在那种情况下还能活着,而且还骗过了我们所有人,不简单。在我住院这段期间他又杀了这么多人,我怀疑他有帮手,但薄教授不肯告诉我案子的细节。”

“没事就好,你吓死我了你。”凌远说着又拍了拍李熏然的肩膀,这次明显用了点力,“好了,别想太多了,所有事情等你伤养好之后再说。”看到李熏然又有想说话的意思,凌远瞪了他一眼“就这么几天了,别出洋相。”

最终在凌院长的淫威之下,李熏然老老实实的躺回了病床上。凌远走出去之后立刻通知科里的大小医生护士们,像是薄靳言这种不仅对病人没有任何帮助而且还起到反作用的人,以后统统不许放进来。科里的人们了然的点了点头,表示懂,我们都懂。

又过了两个星期,凌远一脸不舍的来到李熏然的病房里,看着在收拾用品的李熏然。“再多住几天嘛,走这么急干什么?我们还能再帮你调理调理。”

“昨天你都说了我可以出院了,还有什么好调理的?”李熏然并没有停下手里的事情。

“我这不是后悔了嘛。”凌远叹了一口气,“那你要多注意点,一定要注意休息时间,别熬夜。还有,不能不吃饭,多吃点蔬菜,别吃太油腻的东西……”

“哎呀,行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凌大院长,你忙你的去吧。”李熏然摆了摆手说道。

凌远只想说李熏然走的第一天,想他。李熏然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而且他还没办法去找机会求偶遇,因为这两天实在是太忙了。医院总有一堆事情,况且李熏然住院时,凌远把一些没那么重要的事情推了又推,现在可谓是一次性爆发,想休息都没时间了。

“凌大院长,这两天过得怎么样啊?有没有空虚寂寞冷啊?”韦天舒一脸贱兮兮的推开门走进来。

“你要是没事趁早滚出去啊,没看我正忙着呢?”凌远头都没抬,语气不善的说道。这两天凌远正烦着呢,也就韦天舒喜欢闲着没事往枪口上撞。

“呦,还挺凶。这都下班了,你现在凶我可没用了啊。”韦天舒笑着走到办公桌前。“哎,我跟你说,化验科的小林你知不知道啊?”韦天舒神神秘秘的问。

“咱们医院这么多医生护士,你说我能全部都认识吗?”凌远反问。

“就是说嘛,我一猜就知道你肯定不知道,你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杀人的。”韦天舒点着头说道。

凌远的手顿了顿,抬起头看向韦天舒,“你到底想说什么?没事儿就出去,你下班了可不代表我下班了。”

“嘿,你别不识好人心啊,我这可是在帮你啊。我们科可都是神助攻啊,你问问我们科,有谁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韦天舒说道。凌远听后一手把笔拍在桌子上就要打他,忙被韦天舒挡了下来。“我认真的,哎呀,真的!虽然我们科的都知道,但那化验科的可不知道啊。就那小林同志,她今天下午可准备去堵那小警察啊,你要是不抓紧,小警察可就不是你的了。”

“你滚!就这点事你值当跟我说啊。我还怕她一小丫头片子不成?我跟你说,绝对的,我稳拿了。”

“呦呵,你还挺有自信的。那小林可是咱医院出了名的美人啊,你真不担心?”韦天舒问道。

“她有名我怎么不知道?行了,你赶紧走,我还有工作呢。你要是再这么无聊,就把你该完成的策划改完,我就不帮你改了。”凌远说着从一堆纸里翻出一打递给韦天舒。

“行行行,你忙你忙,我走了。”韦天舒说着,飞一般的退出了办公室。

“还长得漂亮,漂亮能当饭吃啊?熏然才不是这么肤浅的人呢。”凌远嘟囔着说。

不到十分钟,韦天舒就看到凌远匆匆离开办公室的身影。“怎么样?我就说了吧,他绝对不放心,我跟他这么多年了,绝对了解他的为人。来,给钱。”身后的小护士们一片哀嚎,每人递出了20块钱。

李熏然一出警局就看到了靠在车上玩手机的凌院长。无奈的叹了口气,向凌远走了过去。“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你是在等我。”

“那恐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我就是在等你。”凌远笑着说。“行,”李熏然彻底无语了,“说吧,想干嘛?”

“请你去我家吃饭,我刚才买了菜,今天给你做好吃的。”凌远笑着说。“你开玩笑的。”李熏然问道。

“当然不是,庆祝你康复后上班第一天结束,吃点好的。上车。”凌远说着打开车门。

“我自己有车。”李熏然说道,“而且我明天还要开车上班。”

“哎呀,不用担心。明天我送你,反正我顺路。行了,请你吃饭还不愿意。”凌远说着把李熏然推到车里,关上了门。

李熏然表示有人请吃饭干嘛不去?所以也没怎么挣扎,就坐进了车里。但当他到了凌远家门口时有些无语了。

“你就把你买的东西放在门口?你不怕有人给你拿走了。”

“我这不是急着去接你吗?再说了,我们小区人素质好着呢。来,搭把手,帮我提几袋进去。”凌远打开门说道。

总之,李熏然吃的是挺开心的,但他拒绝留宿。这让凌远有点小失落,开着车把小警察送回了家,但看到小警察走之前的坏笑时,凌远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

“我被他们发现了。”谢晗拿起手机微笑着说,“你说我是不是故意的,我当然是。……我帮你这条毒蛇顶了罪,还帮你买了菜放到你家门口,你就没什么想说的?……不用谢。”谢晗站了起来,走到贴满照片的墙面前停住。

“我说过了,既然他是你的猎物,我就不会动他。但是你要小心,别失手,把自己搭进去了。”谢晗笑着说完,不等对方回答便挂上了电话。

“喂?喂?什么人啊,我话还没说完呢,挂我电话。”凌远无奈的把手机塞进了口袋里。“你看你下次被抓的时候我帮不帮你。”

说完,打开了汽车后备箱,里面躺着一个女人,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女人。双手被后绑着,嘴上被贴了两层胶带,眼妆已经被哭花了,正发出小狗一般的呜咽声。

“好吧,小林,我本来不想对咱们院的人下手的,但是,是你先做错事的。”凌远说着在她脖子上扎了一针,很快,她便昏了过去。
————————————————
呦吼└(^O^)┘
院长的真实身份相信你很早前就猜到了
因为这是常规,大家都喜欢这个梗
我也喜欢(ฅ>ω<*ฅ)
我懒了这么久,终于活过来了( ´▽` )
我还会坚持不懈的懒下去的!嗯。

评论(8)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