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12

我好懒!!!

(╯' - ')╯︵ ┻━┻ (掀桌子)

┬─┬ ノ( ' - 'ノ) (摆好摆好)

(╯°Д°)╯︵ ┻━┻(再他妈的掀一次)
————————————————
这几天李熏然没有再做过任何噩梦,精神也好多了,身体自然恢复的就快了。用李熏然对凌远说的话来说,就是:你要是再敢假借检查身体的名义随便摸我,我能一拳打你在地上爬。由此可见身体恢复之快啊。

凌远也是放心了许多,李熏然的身体恢复的很快,也许没多久就能出院了。虽然李熏然出院之后自己见到他的机会就变少了,但是只要李熏然自己开心就行了。更重要的是,凌远特地了解到李熏然的住处离自己家只隔了两条街,而李熏然从家到警局刚好经过自己家,也就是说当李熏然下班后绝对会先到自己的家。想到这,凌远不禁笑了起来,这就是缘分啊。

“熏然,来,尝尝。”凌远一大早就提着保温壶走进病房。“我炖了一夜的,味道肯定不会差。”

“你也不用每天给我做早餐,这医院卖的也挺好的。”看到凌远这么照顾自己,李熏然倒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怎么行,这医院的饭菜再好,也不能根据每个病人的身体状况单独来做,这午饭晚饭我没办法帮你做,所以这早餐啊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要不然啊,你这营养跟不上。”凌远笑着解释道。

“凌大院长啊,我要是再这样吃下去,可就要长胖了。”李熏然无奈的说。

“就你?还长胖?”凌远露出了不屑的表情。

“嘿,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李熏然靠在床背上,歪了歪头,挑着眉问道。

“没什么表情啊,你就放心的吃吧,你啊,还是胖点好。太瘦了,看着都没几斤肉。”凌远把汤倒进碗里,这几天里,凌远每天早上都重复着这个动作。

“我又不是猪,还论斤算啊。”李熏然说着从凌远手里接过了碗。“你说啊,我这要是吃惯了你做的东西,以后出了院可怎么办啊?去你家串门?”

“随时欢迎啊。”凌远一听就乐开了花,他做了这么多,等的就是这句话,现在李熏然终于说出口了。凌大院长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可我又不知道你家远不远,总不能是开老远的车就为了一顿饭吧。”李熏然嘀咕道。

“不远,你下班后可以直接先到我家再回去,反正顺路。”凌远笑道。

“你怎么知道顺路?”李熏然放下了手里的勺子,“呦,你还去调查我了啊?”

凌远愣了下,笑道:“没有。我就是随口问了下你那个青梅 ,她告诉我的。”

“她连这个都跟你说?”李熏然狐疑的问。

“诶,我说你是不是什么时候都这么多疑啊?什么都问的这么清楚,想这么多你不累啊?”凌远皱了皱眉,问道。

“噢,习惯了。”李熏然被凌远盯得有点心虚,拿起勺子继续喝汤,恨不得把脸都埋进碗里。

“行了,我走了。喝完以后别立刻就睡啊,至少等半个小时啊。”凌远提醒道。自从李熏然身体好了之后睡眠也好了不少。不再像以前似得睡不安稳了,现在是倒头就着,倒是有种要把之前缺失的睡眠都补上的架势。

“昂昂,知道了知道了。”李熏然应付道。凌远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了病房,但他知道李熏然一定不会听话的。

简瑶又一次带着薄靳言来看李熏然。其实凌远很不喜欢他们来,因为只要他们来了,绝对的,三句不离案子。特别是那个薄靳言,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少根筋,看着挺聪明的,就是不干聪明事,对着一个病人说案子,还让不让人养病了?

“我看你病也快好了,我先跟你说一下案情。”薄靳言趁着简瑶去洗手间的时间终于找到了开口的机会。“距上次我跟你说案子到现在也有一个多月了,这段时间内受害者增加到了十二人。凶手在这方面做的很随性,受害者失踪后有第二天就找到尸体的,也有一周后才被杀的,这让人很头疼。而且你们那里的警察又不配合,说什么都不明白,还问东问西的,真是拖后腿。”

“那有什么线索了吗?”李熏然立刻紧张起来,那是十二条人命啊。

“还是没有,凶手很谨慎,没有留下任何破绽。”薄靳言答道,“但是,正因为他这种谨慎的态度,让我排除了他是个屠夫的猜想。”

“那你的意思就是,凶手是个医生。”李熏然说着摇了摇头,“这太不可思议了,医生的天职是治病救人,没想到竟然有人作出这种有背医德的事。”

“也不是没可能,现在的医生精神压力大,难免有人用这种极端的方式排压。同时我们还能再缩小范围,根据被害人身上的伤口,我可以推断出这个凶手是个大医院的医生,就像这家医院一样,而且职位不会太低。”薄靳言继续说道。

“为什么?”李熏然问道。

薄靳言叹了口气,“因为他的手法堪称完美,这个我之前就说过了。”

“哦。”李熏然答道。“可是,这个市里像这样的三甲医院有四家,而且医生上百人,就算是只算职位高的也有近一百人,这该怎么找?”李熏然问道。

“所以才说这个案子不好办。”薄靳言皱了皱眉头说道。

简瑶回来时就看到凌远站在了病房门口。“凌院长。”简瑶开口道。“你站在这里干什么?”

凌远应声回过头,“我来查房,但我要先记录一下刚刚查的那个病人的情况才行。”凌远说着用笔敲了敲手里的记录板。简瑶瞄了一眼,发现字写的是真不错,相当于字帖等级的啊。

“那他情况怎么样?”简瑶问道。

“最近恢复的很好,心态也很好。相信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出院了。”凌远笑着答道。

“那就好,”简瑶听后心里轻松了许多,“我们进去吧,凌院长。”

凌远走进病房看了眼已经闭上嘴不再说话的薄靳言,转向了李熏然,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李熏然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今天早上才刚见完面,装什么装?但还是老实回答,“没有,挺好的。”

“那就好。”凌远老狐狸一样笑着点了点头。突然像想起来什么似得说道:“对了,薄先生,我上次说过了,病人身体还没好,不适合大动脑筋去想你们的案子,我不希望还有下一次了。”

“薄靳言!”

李熏然觉得凌远在听到简瑶的怒吼声之后笑的愈发像个狐狸了。“不好意思,小姐,医院禁止大声喧哗。”凌远善意提醒道。

“啊,不好意思。”简瑶充满歉意的说,随后又瞪了薄靳言一眼,“回去再收拾你。”

“好了,不打扰了。”凌远点了点头,走出了病房。
————————————————
最近真的懒到突破天际了
你们看!我更新速度都变慢了呢!
(ฅ>ω<*ฅ)
而且最近又有剧看了!!!
所以就更懒了!!✧*。٩(ˊωˋ*)و✧*。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