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10

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脑洞要死了!!((٩(//̀Д/́/)۶))/
但我会一如既往的甜下去的(ฅ>ω<*ฅ)
————————————————
当凌远看到坐在病床上的李熏然时,果不其然,再次叹了一口气。“你应该知道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吧?”

李熏然回过头,看到了冷着脸的凌远,皱了皱眉没有回话。凌远歪歪头却笑了起来,这小子,是真生自己气呢。“怎么?不想看见我啊?”凌远说着向前走了两步。

见李熏然没有回话,又走到病床尾,双手撑在病床尾的焊接架上。“我错了,真的。”凌远真诚的说道。

“你哪里错了?凌大院长工作严谨认真,又怎么会错呢?”李熏然闷闷的说道。

“不,我错了。这两天是我态度不好,是我消极怠慢,冷落了你。”凌远摇着头说道。李熏然总觉得这句话哪里怪怪的,但又不知道究竟是怪在哪里,只能忽略这句话,闭口不答。

“我主要是怕你尴尬,韦大夫那人就是脑子犯浑,你就当他抽风,他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凌远认真的说。

李熏然听到他这话,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涌了上来,好像一块石头堵在胸口。凌远歪头看了看他的表情,笑容却更深了。“但他也确实是把我一直拖着不说的话给说出来了,”在看到李熏然一脸诧异的表情后,凌远满意的继续说道,“他说的是真的,既然你比我计划里知道的早了些,我也就不瞒着你了。从现在,我会正式对你展开追求。如果你真的对我没有感觉,或是觉得恶心,告诉我,我便不会再去影响你的生活。”

“可……可我不是…”李熏然觉得自己的语言功能已经丧失了,凌远抬手打断了他的话,“你不用急着现在就告诉我,但我看你也不像是讨厌我,这样,你先保留意见。以后再告诉我,我们有的是时间。”

李熏然又一次愣住了,他刚刚说自己不讨厌?好像的确是这样,而且之前心里那种不舒服的感觉似乎是在凌远说了追求之后就消失了。所以自己究竟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凌远呢?自己喜欢姑娘可是喜欢了二十几年了,会突然喜欢上一个爷们儿吗?想不明白,李熏然突然很想拥有薄靳言的智商,这样的话自己一定能够想明白了。

“好了,别想了。早点睡,身体最重要。”凌远微笑着说道。

看着凌院长笑的一脸狐狸样,李熏然突然觉得那些不愉快的心情一扫而光了。点了点头,“好,那你去忙。”

“晚安?”凌远问道。

“晚安。”李熏然无奈的笑了笑,这凌院长不严肃的时候还真的是挺可爱的。

“现在呢?你有什么感觉?”迷迷糊糊中谢晗的声音突然响起,李熏然猛地睁开眼睛,还是像前一天一样,他只是看到了谢晗模糊的身影。

“我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李熏然自我安慰道,他一下也动不了了,这使他更加确信自己在做梦。

“是了,你在做梦。”谢晗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可这个梦异常真实,不是吗?我很好奇你的感受,活着从我手中离开。你有什么感觉,告诉我。”

李熏然甚至能感觉到谢晗在自己耳边呼出的热气,这是梦吗?为什么?为什么如此真实?为什么无论如何自己都无法醒过来?恐惧感再一次占据了他的全身,每一个毛孔都透着寒气,每一寸肌肤都在战栗。 这种恐惧,他无法忍受。

“呦,你自己还做了早餐带来啊?有我的吗?”正准备往办公室走的韦天舒看到了路过的凌远,视线立刻就被凌远手中的保温壶吸引了。“难得呀,一看就是自己做的。没关系,我不嫌弃,我再吃一顿也没问题。”说着伸手要去拿。

“去去去,没你的份啊,你老实点啊,我熬了一个多小时的。”凌远利落的躲开了韦天舒的魔爪。

“噢~我知道了,给小警察的吧?这么明目张胆的,他同意了?”韦天舒八卦的凑了过去。

“快了。”

“就是还没戏啊,那你要加油啊,别到时候在咱们医院落下一个笑柄啊,凌大院长。”

“滚滚滚滚!”

凌远走进病房,看到李熏然靠在床背上发呆。笑了笑,道:“起这么早?来,刚好,我给你熬了粥,肯定比外面卖的好,还是热的呢。”

“凌院长,这……不用这么麻烦吧。”李熏然不好意思的说。

“有什么好麻烦的?看你的样子也不像是会做饭的,以后咱们要是住一起了,不都是我来做饭吗?先让你习惯习惯我的手艺。”凌远笑着把粥倒了出来。

“诶,你什么意思啊?我还没同意跟你在一起呢,你是怎么都想到住一块儿去了?”李熏然挑着眉问道。

“我这么优秀的人来追你,你同意不是早晚的事吗?”凌远笑着把碗递给了李熏然。

“有你这么自恋的人吗?”李熏然有点无语凌远那过人的自信了。看了看凌远递过来的碗里的粥,好像是挺不错的。顺手也就接了过来,尝了尝,好像也的确是挺不错的。

“怎么样?不错吧?”凌远笑眯眯的问道,一脸求表扬的表情看着李熏然。

“嗯……还行吧。诶,我说,你能别看着我吃东西吗?怪渗人的。”李熏然翻了个白眼说道。

“不看不看,我这还要去上班呢。你喝完就把碗放桌上就行了,回头我再收啊,要喝完,不许剩啊。”说着就向外走。

凌远回到办公室就开始一天的工作了,可这椅子还没坐热呢,韦天舒就推开门冲了进来。“韦三牛,你闲着没事干啊?要是没事你就别在这瞎晃悠啊。”凌远警告的说。

“别啊,趁现在病人少,我就问问,怎么样啊?”韦天舒一脸贱兮兮的说。

“不怎么样。”凌远摇了摇头。

“被小警察嫌弃了?”

“怎么可能?我会被人嫌弃吗?”凌远瞪了瞪眼睛问。

“哎呦,您不会,您是谁啊?那你说什么不怎么样啊?”韦天舒好奇的问。

“李熏然的精神状态不怎么样,黑眼圈更重了,昨天晚上肯定又没睡,但是怕影响他的心情,原因我就没问。”凌远翻了翻手里的资料,又拿笔圈了圈。

“你不问怎么行啊,那你怎么知道该怎么治啊?你不会谈个恋爱智商都下降了吧?”韦天舒嘲笑的说。

“晚上我留下来陪他,然后我再想办法弄清楚原因。”凌远回答道,但手里的活却一直没停过。

韦天舒表示凌大院长为了追求真爱那是下了本钱的,突然发现自己媳妇真是太好追了。
————————————————
怎么样,甜了吧?( ❝̆ ·̫̮ ❝̆ )✧
啊,我真是个勤奋的人。
像我这样一个评论必回的妹纸
为什么评论却少的可怜呢?
๑•́₃•̀๑
一定不是我人品的问题。ヾ(´A`)ノ゚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