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9

我被远跳病友组给虐到了
被心头肉虐到感觉很不好
所以 ヾ§  ̄▽)ゞ啊呵呵呵呵
我们要甜甜的进入严肃的主线
看我的表情,多严肃啊
( ΄◞ิ .̫.̫ ◟ิ‵)y
————————————————
凌远坐在办公室里翻着新拿来的几个医疗策划,有一种想掀桌子的冲动。但这绝对不是这几个策划案写的很差,他知道的,这几个策划都只有一些小问题,改改就好,真正的问题是目前正躺在304的李某人。他该怎么说这真情表白后的第一句话呢?这可真是个问题。

就在这时,手机的铃声打断了淩院长的纠结,凌远拿起手机,未知来电。挑了挑眉,接通了电话。

“喂?”凌远的表情在对方说了第一句话后严肃了起来,

“你打给我做什么?……你确定吗?……好,当然。……接下来的事,就由我接手了。……我当然不会有事,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行,那你自己要小心一点。”凌远挂了电话后,叹了一口气,“一个个的,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李熏然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凌远,凌远就又来查房了。但令李熏然没想到的是凌远竟然没有向平常那样在走之前和他聊上几句,就算是凌远觉得尴尬那也不应该是现在这个样子吧。他进了病房后,就只是问了问自己有没有不舒服,然后给身后的小护士开了张单就走了,没有多余的话,甚至都没有看自己一眼。

李熏然突然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字,贱!自己明明就不喜欢人家,可当人家不理自己的时候却又觉得心里空荡荡的,又想去招惹人家一下,这不是贱是什么?想到这里,李熏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被那个接单子的小护士看的一清二楚,小护士平定了一下激动的内心后,淡定的走出了病房。

“诶诶诶,我跟你们说,我终于知道韦组长为什么说咱们院长是高手了,我今天是亲眼看到了啊。”小护士迫不及待的把这一重大消息发散到办公室里。

“什么什么?快说呀!”果不其然,八卦帮又一次聚集到一起。

“我亲眼看到,院长为了追小警察,连孙子兵法都用上了!”小护士激动的说。

“不可能吧,你别开玩笑了,还孙子兵法呢。”众医生护士表示我们不愿意相信。

“别不信啊,真的。我看的清清楚楚的,绝对是欲擒故纵!今天院长查房的时候对小警察冷淡的啊,简直没法说,一句问候的话可都没有就走了。”

“那小警察呢?”众人一听瞬间就沸腾了。“还能怎么样?难过的呦,泪花都出来了,看着我都心疼。不得不说,咱们院长可真有定力,要我早就扑过去了。”

此时,正在跟廖主任探讨救人理念的凌远狠狠的打了个喷嚏。

“呦,感冒了?没事吧?”廖克难关心的问,凌远尴尬的摆了摆手。

“告诉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听到问话的李熏然睁开眼睛,眼前是模糊的,但那个人的身影,他到死都不会忘记。

谢晗。

“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感觉?”谢晗开口问道。

恐惧,李熏然感觉到的只有恐惧。他本是不怕谢晗的,至少没有现在这样的恐惧感。在以前,他想的是总有一天薄靳言会找到自己,谢晗也会被绳之以法。而现在呢,他怕,他贪恋现在生活的美好,他不想谢晗破坏他现有的一切,可他现在究竟还有什么值得贪恋的?他喜欢了很多年的女孩子喜欢上了薄靳言,他的父亲自他醒来后一直忙于工作从未来看过他,那他究竟在贪恋些什么?

“告诉我,你现在是什么感觉?如果我要带你走,你会怎么样?”谢晗再次开口问道。“告诉我。”

李熏然有一瞬间的意识模糊,但他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可就当他清醒之后,却发现自己身边空无一人。似乎刚刚并没有人来过,似乎是自己做了一个梦,一个真实的令自己胆寒的梦。他不敢在睡下去,他怕自己再次梦到那个人,尽管那人已经死了,警方击毙了他。但只要自己一闭眼,就会感觉有人在监视着自己,他不敢睡。

“今天的感觉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凌远第二天又来了,还是那样冷冰冰的。李熏然原本想告诉他有关于自己昨晚的梦,但当他看到凌远的眼睛时,他摇了摇头。凌远的眼神让他感到不舒服,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他不想告诉凌远任何事,他怕凌远所说的话会刺痛他的自尊心。

凌远看到了李熏然的反应不禁皱起了眉头,而这更让李熏然坐立难安。“那就好,保证休息,按时吃药。”凌远说完之后就走出了病房。

“唉!”走出病房的凌远叹了口气,他觉得自己打从见到了李熏然之后,叹气的频率是越来越多了,白头发都多长了几根。他皱眉的原因是李熏然那货明显有事想说,但又偏偏自己憋着,不让人省心。可是凌大院长却完全没有想过有没有自己的原因。

“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我总觉得现在他更不想和我说话了,难道我的计策出了什么问题吗?”凌远实在是憋不住了,终于“低声下气”的向韦天舒请教。

“你还知道自己过分啊,人家小警察没冲下病床打你一顿都是给你面子了。”韦天舒没好气的说,“你知道你最近摆的那张臭脸有多欠揍吗?对人家热一阵冷一阵的有意思吗?还孙子兵法,你当人家是小狗啊,还随你心情逗一逗啊。”

“我冤枉啊。我没有当他是那什么,我就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嘛,你说万一人家不想见到我,我再去贴人家,不被他恶心才怪呢,我是迫不得已的啊,这样我胜算还大一些。”凌远正说着,突然像想到什么似得,“对啊,那天要不是你嘴贱给我说出来了,我早就追到手了。”

“你别赖我,是你手贱在先的。”韦天舒忙和自己撇清关系,得罪这老狐狸,指不定他怎么整自己呢,“你说你,当年帮我追我媳妇的时候,办法一套一套的,怎么现在轮到你自己了,就什么都不会了呢?”

“我这情况不一样。他可不是好骗的小姑娘,还是个警察,又有点聪明。”凌远嘟囔一句,“不行,我看他精神不太好,昨晚肯定是因为我失眠了。今晚走之前我得去跟他好好说说。”

韦天舒不屑的“切”了一声,“你别这么自恋行不行,还因为你失眠,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凌远一听抬手就打了下去,还好韦天舒得意的反应能力使他躲过了一掌。
————————————————
一整章不知道自己在些写什么
感觉自己在OOC的道路上策马奔腾ಥ_ಥ
小李子因为谢晗的原因肯定会和之前的阳光开朗有一丢丢不一样的……吧。
凌院长……就那样吧 (“▔□▔)
是不是很甜!!!( ΄◞ิ .̫.̫ ◟ิ‵)y
有意见,放心提,如果我实在是无法狡辩,……我就在接下来的文里圆回来
눈ε눈 没错,我就是这么有原则(并不

评论(6)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