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8

嗯٩(๛˘³˘)۶
翻了翻看了看电视剧
发现小李和院长其实都挺活泼的
那就让他们平时相处再活泼点吧
ㄟ(▔,▔)ㄏ
————————————————
李熏然转到普通病房后凌远反而来的更勤快了,用凌大院长告诉李熏然的话来说,是你的治疗刚好到了最关键的时期,可不能掉链子啊。李熏然表示,你当我傻逼呢?

很快,李熏然转到了普通病房的消息就传到了薄大教授的耳朵里,于是,他便不顾简瑶的各种反对找了过来。

“你最好是快点好起来,虽然你的智商并不是很高,但至少比你们那的其他人要好一些,那些人的智商连简瑶都不如,我用着都觉得拖后腿。”薄靳言本来还想再发表一些警局警察智商不足的言论,但在简瑶的怒目和“善意”提醒之下收了声。

“熏然,你别管他,好好养伤,案子的事其实一点都不急,有薄靳言在呢,还有什么案子是破不了的?”简瑶安慰道。

“虽然我十分同意你说的后半句话,但我也不可否认,这个案子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进展。”薄靳言立刻接上了简瑶的话。

“完全没有进展,这怎么可能?”李熏然有些急了,“怎么会这样?”

“因为根本无从下手。”薄靳言回答道,“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破绽,犯罪现场很干净,甚至没有留下脚印,尸体就像凭空出现一样,唯一可以肯定的,凶手是一个屠夫或者从医多年的人,因为切割手法十分专业。而且,凶手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有点强迫症,还有轻微的偏执。如果说……”

薄靳言的言论还没发表完,就被一个并不友善的声音打断了,凌远提着一个铜制保温壶走了进来,站在了薄靳言的面前。“不好意思,这位先生。作为李熏然的主治医生我不得不提醒你,现在病人需要静养,你所说的这些有关于你们工作的事情在这段时间内是不允许向病人提起的。所以,还请你注意一下你的言论内容。”

薄靳言转过身盯着走进来的人不说话,凌远也没有了后话,两个人就这样默不作声的对视了许久,一种奇特的电波在两人身边各种流窜,李熏然和简瑶不禁同时打了个冷颤。“实在是太对不起了,大夫。我们下次一定不这样了,今天是一时间说急了,话赶话。下次注意,下次注意。”简瑶一把推开薄靳言,打断了两人之间的电流。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熏然你要好好休息啊,别想太多。这些案子其实不难办的,那好好养伤啊,我们下次再来。”简瑶说着把薄靳言往门外推。接着就听到从门外传来薄靳言的“这案子我们根本就没有头绪,你这顶多算安慰他。”以及简瑶的“闭嘴!”

凌远看向正坐在床上向病房外面张望的李熏然,笑了笑。“看,这是韦大夫他妈煲的鸡汤,可好喝了。我特地给你要过来的,来尝尝。”凌远说着把碗放到床头柜上倒了满满一碗。

“你拿人家妈煲给她儿子的汤拿来给我喝,人家能同意吗?”李熏然有些无语的问。

“那有什么不同意的,我跟韦大夫从小一起长大的,他妈就是我妈,我说拿给你喝,那小子能不同意?”凌远挑了挑眉,“快尝尝,好喝不?”

李熏然喝了满满一碗的汤水,是有些撑着了,这整天在床上躺着,饭量都变小了。但凌远看着开心啊,他觉得用不了多久,李熏然就可以变得肉嘟嘟,那样摸起来一定很舒服。只是这样想着,凌远的笑意就变得更深了,连眼角的褶子都多了几层。

“诶,你干嘛笑成这样?”李熏然看着凌远的笑容觉得有些发毛。

“没有没有,你还喝不喝?我再给你倒。”凌远拿起又保温壶,李熏然忙制止了他,“再喝下去要撑死了,不喝了。你呢?还没吃饭吧,快去吧。”

“我不急,病人第一。”凌远笑道。

李熏然顿了顿,问道:“那个,我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出院?你刚刚也听到了,这个案子很紧急。”李熏然问的很是小心,这个凌院长平时和他相处的那是十分和睦啊,但是只要一涉及到身体的问题,那是变脸比变天还快。

“你想干什么啊?我告诉你,这件事你不许看,也不许想。什么出院,就你这身体,还出院,你自己出个病房我看看。”果真凌远的脸立刻就拉了下来。

“你刚刚也听倒了,那是人命。你是个医生,你肯定能够理解我的心情。我们都该是能救一个是一个,你不能……”

“我正在救我能救得那个人。”凌远打断了李熏然的话。“你身体好了之后,你能救更多的人,但你身体没好,你不仅救不了人,还会拖人后退你知道吗?”

凌远说着就看到李熏然的表情冷了下来,心下一沉,不由放低了声音,使声音变得柔和起来。“所以你要先养好伤,明白吗?”

李熏然顿了顿,还是点了点头。

“凌远呢?你看见凌远了吗?”韦天舒气急败坏的声音从门外走廊传来。“在304病房。”一个小护士回答道。

“凌远。”韦天舒走了进来,在看到李熏然桌上的保温壶后,小眼睛瞪得大大的,指着凌远的手都抖了起来。“你你……你你,那是我妈给我煲的汤!有你这样的吗?你想追人家你自己煲去呀,整天就知道在办公室里念叨。我妈辛辛苦苦煲了一上午的,我可是一口都没喝上啊,你自己说你损不损啊你。”

“你也都说了是煲了一上午的,我哪有一上午的时间去煲汤啊?再说了,咱妈煲的汤最有营养了。”凌远笑道。

“那是我妈,不是你妈,什么咱妈咱妈的。还有剩的吗?”韦天舒说着去翻保温壶。“这不还有小半壶吗,特地给你留的。”凌远指着保温壶底气不足的说。

“去你的。再有下次我让我妈给我送家里去,你见都见不着。”韦天舒说着提着保温壶走了出去。

韦天舒走后凌远还笑了笑他的小气劲,却突然发现整个病房安静的吓人。转过头就看到李熏然一脸严肃等解释的表情。凌远清了清嗓子,道:“你别这个表情看着我,韦天舒他就只是嘴贱而已,他根本就不会在乎这个事的。”

“我不是想听这个,”李熏然说道,“你能解释一下他刚刚说的‘你想追人家’是什么意思吗?”

这个场面凌远可就控制不住了,因为他根本没想这么早让李熏然知道他的心思,他要的是循序渐进然后一举拿下,他凌远从来不做没把握的事。可就怪韦天舒那个大嘴巴,说话不过脑子。

“那个……我还有个病人。还挺严重的,我去看看他。”于是凌大院长很没骨气的跑了。

李熏然呆住了,凌远这个反应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他问这句话并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逗逗平时喜欢调戏他的凌远,然后再调戏回他。但凌远的反应让他有点懵了,现在他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毕竟他可从来没有过被男人喜欢的经验。
————————————————
然后是我的脑子快废了,Σ(-`Д´-ノ;)ノ
下章不出意外的话要开始进去主线了
不要期待( ΄◞ิ .̫.̫ ◟ิ‵)y
写了八章不进入主线,我也真是废话多
( ̄ ii  ̄;) 吸溜( ̄" ̄;)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