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6

有幾章沒有強調了,再強調一次
如果有OOC一定要告訴我!
我一定改!!!﹋o﹋
————————————————
“哎哎哎,我就說他絕對是對人家小警察有意思吧?怎麼著,我說對了吧?今天那是讓我抓個正著啊!”韋天舒趴在會議桌上鬼鬼祟祟的説。

“我早就覺得淩院長怪怪的了,他對小警察就特別上心,連那小警察都覺得不對勁了,今天还向我打聽院長來著。”小護士煞有其事的說道。

“我就說嘛,當时啊,我還以為他們是什麼親戚來著。”周圍的人七嘴八舌的說了起來,這院長的八卦,大家都喜歡。

“誒,你們都夠了啊,李熏然那是病人,照顧病人不是我們該做的嗎?瞧瞧你們一個個的,不就餵個飯嗎?都沒事幹了是吧?”李睿終於是受不了這群八卦的家伙了。

“話可不是這樣說啊。李醫生,你會給病人餵飯嗎?不會吧,而且那還是個男病人,要你指不定你給人把飯糊臉上去了。你說我以前怎麼就没發現他有這方面的取向呢?隱藏太深了啊。”韋天舒說著露出一副萬事通的表情。

“什麼隱藏太深了?都沒事幹了,圍在這裡幹什麼呢?”當事人的聲音忽然在門外響起,所有人瞬間作鳥獸散。要是讓當事人知道了,那是比死還可怕。

“韋三牛,要是下次再讓我看見你在工作時間和別人談八卦,你就死定了。”顯然,淩遠還不知道他們八卦的其中一個主角就是自己。

“李睿,跟我過來一下。”在数落完韋天舒之後,淩遠叫走了正經人。

“我跟你說,前天新來的那個病人,一定要你親自手術……”淩遠帶著李睿越走越遠,是沒看到辦公室所有人同時松一口氣的壯觀景象。

李熏然最近覺得很奇怪,自從淩遠説過亲自接手這一個星期以來,那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就算再忙也會親自過來看上一眼,可李熏然奇怪的是他已經三天沒見過淩遠了,更奇怪的是那些小護士都用一種期待的眼神看著自己,好像希望自己問一問似的。

“那什麼,行了,還是和以前一樣,按時吃藥,别坐太久,多躺會儿。”韋天舒交代完就要走。這不,這幾天來查房的又换成韋天舒了。

“等等,韋大夫。”李熏然終於憋不住了。

“欸!什麼事?”韋天舒立刻回過頭,走回來,反應似乎是有些過度了。

“怎麼這幾天沒看到淩醫生,他最近是不是特別忙?”

“嗨!還忙呢,前幾天醫院有人鬧事,我們院長啊去勸架,让人給打著頭了。這不,躺了好幾天才回來。”韋天舒說的那是一個心酸,当醫生的哪個不是一心救人,可人不領情,治不好就説是醫院的錯,死活不講理。

“那他現在怎麼樣了?”李熏然有些著急了,被打了,還是被打着頭了,像淩遠這樣的醫生竟然還會受到這樣的待遇,一時間李熏然竟想沖下床去看他。

韋天舒正要開口,就聽到病房門口傳來了一個女聲,李熏然最熟悉不過的聲音。“熏然,你怎麼樣了?”

韋天舒一看是人家有人來看望,也不好再說下去,打了聲招呼就離開了。李熏然也不好攔著他,何況簡瑤好久沒來了,就只好先停下了打聽。但很快,李熏然就瞄到了簡瑤身後的薄靳言,那颗激動的心又沉了下來,直覺告訴他,簡瑤和薄靳言之間沒有那麼簡單了。

“怎麼樣,怎麼樣?小警察他問了嗎?有什麼反應?”韋天舒剛回到辦公室,那群沒事做的八卦人一瞬間全部聚集在韋天舒身邊。

“終於問了!”韋天舒像是宣佈什麼重大事件似得,“哎呦,那是緊張的不行啊。不得不說,這淩院長真不愧是咱们这的大情聖啊,當年我追我媳婦的時候,情書可就都是他幫我寫的,他這真是寶刀未老啊,看來我還得多取取經啊。”

“那他有什麼表示沒有啊?”小護士問道。“別提了,人家家裡來人了。看來這事在小警察身上還得再推。”

“不對啊,萬一他對咱們淩院長沒那什麼意思,咱們還是有機會的啊,你們幹嘛都這麼自暴自棄啊?”另一個小護士不滿的説。

“你是不瞭解淩大院長啊,他想搞到手的人,絕對的,板上釘釘了。”韋天舒搖搖頭,這小護士太年輕了啊。

某當事人在辦公室打了個噴嚏,又不小心震到了額頭上的傷口。

“我沒事,醫生說再修養一段時間就可以出院了,你別太擔心。”李熏然微笑著看著眼前的人。

“那就好,叔叔也很擔心你,衹是最近太忙了沒時間來看你。等到這个案子忙完了他就過能來了。”簡瑤安慰道。

“又有什麼案子了?這麼忙,難道还能比謝晗的案子更難辦?”李熏然自嘲的笑了笑。可就這樣,病房竟然陷入了一陣奇怪的沉默之中。

“怎麼了?真的更難辦啊?”李熏然問道。

“準確來說不是難不難辦的問題,是動機不明。”一直安靜的看著窗外的薄靳言開了口。“起初我以為是模仿犯,但後來我發现我的推理有誤。兇手作案方式十分老練,堪稱完美,而且沒有在現場留下任何證據。最關鍵的是,他有著自己的一套手法,仔細回想這和七年前出現的幾場案子的手法是相同的,甚至要更好。他停了很長一段時間,現在謝晗死了他又出現了,我推測他和謝晗是認識的,而且謝晗是受他影響。如果説謝晗是因為童年的陰影,那他呢,他的動機又是什麼?”

“哎呀,你说这些幹什麼?你不知道熏然在養病啊?還給他添堵。”簡瑤瞪了薄靳言一眼,“沒事,靳言會抓住他的,你安心養傷,其他的先不用想。”

李熏然看著兩人之間的氣氛,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想。但他更關心的是他們所說的案子,“薄教授,你說你以為是模仿犯,也就是說有人被害了?有多少人?”

“五人,他們之間沒有任何聯繫,甚至都不是同一地區的人,性別不同,年齡也沒有任何規律可言,死因也……”

“你別說了,聽到沒有。”簡瑤終於忍不住打斷了薄大教授的話,她是心疼死李熏然了,可這薄靳言这底情商的沒有任何自覺,還在給李熏然製造壓力,說起來沒完了,簡瑤暗暗發誓,下次絕不帶他來了。

簡瑤和薄靳言待了一會儿,護士進來提醒李熏然休息時間到了,他們才離開。李熏然雖說是好了很多,但還是有些虛弱,不一會儿就睡著了。
————————————————
這一章是幾乎活在對話里的淩院長,
兩人的互動也沒有
我故意的(*/∇\*)
最近在想我的水仙文,更的就慢了許多
反正也沒多少人喜歡看
相信也不會人介意o( ̄ヘ ̄o❀)
自暴自棄的我(❀¬_¬)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