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4

你們以為小李就好了嘛?太天真了!!哈哈哈!好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寫這什麼了。
————————————————
“怎麼回事?之前不都已經勸好了嗎?又怎麼了這是?昨晚怎麼就又休克了?誰來解釋一下?”一大早的淩遠就在辦公室里发起了火。

“不是,院長。那李熏然不吃東西我們也沒辦法啊,這好話都说盡了,可他就是不肯聽話啊。”韋天舒看到淩遠是真的發火了,也有些怯了,更別說身邊的小护士們,一個個的都快被嚇哭了。

“還不吃?之前不都是跟他説好了嗎?怎麼還是這樣?”淩遠就奇怪了,之前不都是勸好了嗎?這小子還怪配合的,怎麼現在又是這個事?

“這小子還特別有心計,表面上特別配合,還每天跟姑娘們要各種粥喝,可這人一走,他是立刻就把粥给倒了啊。”韋天舒連忙解釋,生怕這淩大院長再一生氣把這些个小護士給炒了。

“倒了?這麼些天,你們這麼多人,就沒有人發现?”淩遠聲音小了點,看起來像是氣消了些。

“我們看他這麼配合,就…沒多想,所以……”一個小護士怯生生的開口道。

“藉口!全是藉口!沒多想?你們是醫護人員,細心懂不懂?這些還要我教你们嗎?你們是怎麼畢業的?沒多想?做護士的你們就要想多點!”淩遠又一次火了起來,直接把那小護士給嚇哭了。“三番兩次犯同樣的錯,要是讓外人知道了,你讓別人怎麼看咱們醫院?我再给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再讓我發现一次,全部滾蛋!”

李熏然剛醒過來就看到淩遠一臉嚴肅的坐在病床边的凳子上翻着手裡的什麼文件。看到李熏然醒了,淩遠放下手裡的東西拿出小手電,檢查李熏然的角膜反射。發现一切正常後,淩遠調了一下李熏然點滴的速度,便坐下來繼續刚才的事情。淩遠一句話也不說,這讓李熏然知道自己做的事被發现了,但他也並不想解释什麼。於是他就衹是這樣躺著,而淩遠依舊做著手中的事,一時間病房再次陷入一片寂靜之中。

可李熏然畢竟年輕,年輕人難免沉不住氣,看到淩遠坐在病房裡似乎沒有要走的意思,李熏然有些掛不住了。

“淩院長。”李熏然開口道。

“怎麼了?”淩遠放下文件夾問道。

“你要是沒有什麼事,就不用一直呆在這裡了。”

“不急,之前我是忙,所以才讓韦醫生幫忙照看了你幾天,現在事情忙完了,我準備接下來的所有事情都由我親自過手了。”淩遠說道,“特別是對於你這種及其不配合的病人。”

“我沒事。”

“我是你的主治醫生,你有沒有事,我說了算。”淩遠一聽到“我沒事”這三個字就氣不打一處來。他就沒見過這麼不配合、不想好的病人。

李熏然沒有再說話,淩遠歎了一口氣,道:“我知道你受了苦,不甘心。但你不能總是跟自己過不去啊,有什麼你不想讓你親人知道的,你可以跟我說說,這樣心裡舒服些。”

李熏然仍然沒有回話,就在淩遠覺得他不會回答了的時候李熏然開了口。

“我沒有不甘心,”李熏然輕聲說道,“抓走我的人之所以沒有殺我,是因為薄教授之前說過,那些變態虐待別人是想從他們身上得到快感,所以我就和他對著幹,不說話,不大叫,不吃飯,對於他所做的一切不給予反應,我活了下來。但其他被抓的人,他們尖叫,求饒,吃著那個變態施捨給他們的食物。我救不了他們,他們就在我面前,可是,我卻什麼也做不了。”

“那你現在在幹什麼?你不吃東西,贖罪嗎?你覺得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嗎?你的身體垮了對這些已經發生了的事情起不到任何作用,你活下來了,你就用這種方式活嗎?”淩遠聽到李熏然的話有些生氣,又有些心疼,醫者父母心,一個年輕的生命卻經歷了這些能夠摧毁一個人意志的事情,那該有多痛苦。

“不是我想這樣活著,每當我想起那些人的臉,那些鮮血,還有他們的叫聲時我就覺得異常痛苦。看到那些吃的的時候我就能想到他們,我會覺得反胃,我吃不下東西。”李熏然說的時候很平靜,但淩遠能感覺到他的痛苦与不安。

“你現在已經出來了,李熏然。”淩遠輕聲說道,“你看到窗外了嗎?那是陽光,是生命,是希望。我們既到世上走了一道,就得珍惜生命的價值,你在鬼門關走了一圈回來就更得明白。在某種意義上说,生要比死更難。死,只需要一時的勇氣;生,却需要一世的膽。但我相信你有这个膽,你能堅持下去。”

李熏然靜靜的看向窗外,沒有回話。淩遠笑了笑説道:“今天陽光很好,想出去轉轉嗎?你從醒來到現在還沒看看藍天白雲吧?”

“是被抓走到現在,我都快忘了外面的樣子了。”

“我帶你出去看看。”淩遠微微一笑,輕聲說道。

————————————————
我說過了
一旦小李這道坎過去了
接下來就可以大篇幅的发糖了(ฅ>ω<*ฅ)
至於什麼時候過去
看情況嘍●v●
現在總算是過去了……吧
反正我快狗带了(´இ皿இ`)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