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3

哎呦,有課的時候想死啊,我睡覺的時間都不夠了,腦洞開了一半,竟然死活开不下去了,一定是我沒睡夠,嗯!=_=
————————————————
淩遠最近很忙,醫院總有大大小小的事要處理,所以他根本就沒有時間去看他的病人,李熏然自然就交到了韋天舒的手下。韋天舒他最瞭解,交給他自己也放心,可這韋天舒就是偏偏不讓自己放心。

“淩院長,淩大院長!我真的是辦不到啊,真的啊。”韋天舒推開門就往淩遠的辦公桌上趴。

“哎哎哎,幹什麼呢?你又怎麼了,吃飽了撐的?”淩遠抬起頭,皺著眉說道。

“那英雄,那個大英雄!他快把我逼死了,我治不了他,你還是換李睿吧。”韋天舒一提起他,就是一把辛酸淚。

“李熏然?他怎麼了?”淩遠放下手中的策劃書奇怪的問。“我沒記錯的話,我把他交給你的時候,他身體的各項指標可都已經傾向於正常了的,你怎麼就治不了了?”

“那是大英雄啊,大英雄有脾氣啊,他不肯吃東西啊。三天了,他是一粒米都不肯吃啊,那些个小護士都快愁哭了。”韋天舒拍著桌子説道,“當然,我也快愁死了。這幾天可全靠輸液了,可是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真是的,這英雄也不知道體諒一下我們當醫生的,好歹都是人民公僕啊,也算是半個同行了,你說不是?不然……你去開導開導他?”

“他的家人呢?做手術那天不是有個小姑娘嗎,是他女朋友吧,讓她多勸勸他,讓家人勸比你們十個醫護人員都管用。”淩遠說著拿起策劃書繼續研究。

“呵,還女朋友,都說了你了,你還不去多關注一下新聞。那哪是他女朋友啊?那是人家犯罪心理學教授,薄教授的女朋友。而且啊,他們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些什麼,人都醒了這麼多天了,一個來看的都沒有。”

“病例給我。”淩遠歎了口氣,伸出一隻手來,“我去看看他。”

“真不愧是院長,果然是對病人盡心盡力,嚴謹認真,嘔心瀝血啊。佩服,實在是佩服啊。”韋天舒說著把病例拍在淩遠手上。“淩院長慢慢看,我先走了。”說著閃身出了院長辦公室。

淩遠翻了翻李熏然的病例,不禁皺了皺眉頭,再次叹了一口氣,起身走出辦公室。

淩遠剛打開病房門就看到李熏然坐在床上被子盖在身上看著窗外發呆。單單是從側面來看,淩遠就覺得李熏然實在是太瘦了,像一張紙似得,好像風一吹就會倒。

“李熏然,”淩遠輕聲喚了下他的名字走進病房里。“最近感覺怎麼樣了?”

李熏然回過頭,臉色並不好,白的像紙,祇有眼睛還散發著些許的光芒,是年輕人特有的朝氣。看到來的人,李熏然扯出一絲微笑點了點頭。

“淩院長,我好多了。”

“是吗?可是我怎麼聽人不是這樣說的?”淩遠說著走到李熏然身邊。“听韋醫生說,你不肯吃東西。你身體剛好,还很虛弱,你自己說是不是連手都抬不起來?你不吃東西營養就跟不上,这是非常不利於你恢復的。”

“你跟我說的這些話,韋醫生都和我說過,可我沒胃口,什麼都吃不下。”李熏然輕聲回道,聲音小到幾乎聽不見。

“是吃不下,還是不想吃?心裡不痛快?”淩遠問道。李熏然抬頭看了他一眼,沒有回答。“哎呀,我知道,我們這些外科醫生醫術再高,能治好也都是些皮外傷,你心裡的傷我們治不好也沒法治,能治好的祇有你自己。”

李熏然沒有還是回答,衹是直直的盯著被面。淩遠微微側頭觀察了下他的表情,發现他的表情並沒有什麼變化,於是閃身坐到了病床邊的凳子上。“不管前面發生了什麼,都過去了。既然現在你能活下來,就要好好活著。之前都挺過來了,總不能再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啊,你說是不是,嗯?”

看到李熏然還是沒有什麼反應,淩遠又嘆了一口氣,“你也別這麼不懂事,就算你不為自己著想,也该為擔心你的人想想吧。你被送來那天,你父親十分緊張你,他抓著我的手說你是他唯一的兒子,無論如何都要救活你。你父親要是知道你這麼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他要怎麼想,他會有多難過啊?”

“淩院長。”李熏然輕聲說著抬起頭,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看向淩遠。

“嗯?”

“你們醫生的話都這麼多嗎?”李熏然問道,眼睛裡帶上了笑意,這是年輕人的特有的朝氣,永遠不會輕易被抹去。

“我們不都是關心你嗎?”淩遠也笑了起來,“想吃點東西了嗎?想吃什麼,我叫護士去幫你買回來。”

“我想喝皮蛋瘦肉粥。”李熏然笑了笑說道。

————————————————
我已經快要狗帶了!
我該怎麼辦!!(´╥ω╥`)
希望不會OOC吧,
我一直纠结于此-_-||
一旦小李這道坎過去了
接下來就可以大篇幅的发糖了(ฅ>ω<*ฅ)
呵呵噠~\(≧▽≦)/~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