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2

呵呵噠,我一個畫畫的還真的不知道任何的醫用術語,如果出現了什麼類似於專業術語的詞彙,不用懷疑,是我編的,啦啦啦啦啦啦~(ฅ>ω<*ฅ)
——————————————
淩遠站在病床前看著病床上的人似乎沒有转醒的跡象,“病人情況怎麼樣?”淩遠問道。

“淺昏迷,身體各項機能恢復情況良好,沒有藥物排斥反應,不出意外的話很快就能醒過來了。”小護士如實答道,但眼睛時不時的瞄向躺在床上的大英雄。

“嗯,如果醒了不要耽誤,立刻通知我。還有,回頭去把這個葯換一下……”淩遠說著從手中的單子上撕下一張單遞給年輕的小護士。

然而小護士卻只顧著看人了,完全沒有注意到淩院長递过来的單子。淩遠放下了手,臉色也黑了起來,“要不要趴過去看?你幹什麼?你知不知道你現在在工作?這是一个醫護人員工作時應有的态度嗎?信不信就凭你這工作態度,我可以讓你明天不用來上班了?”

小護士哪裡經得起這樣被院長訓話,当场嚇得連頭都不敢抬,一句話也不敢講。“下次要是再讓我發现你工作的時候走神,你就真的不用來了,聽見了沒有?去換藥。”人教訓完了,工作還是要做的,淩遠把單子遞到小護士手上,小護士忙接過單子逃出病房,她是真的不想再和生氣的院長多呆一秒鈡了。

淩遠看了看李熏然,他的臉色很不好,白的嚇人,而且躺在床上像一張紙一樣,单薄的不成樣子。淩遠當醫生這麼些年了,還真是沒見過被虐待成這個樣子的病人。當然他也看的出來,李熏然都已經這種情況了,如果不是謝晗想让他活著,他早就死了,但這是為什麼呢?那個變態為什麼不殺了他反倒是一直吊着他一條命呢?

“哎呦,你是不知道啊,剛剛在那英雄的病房外面可是擠滿了警察啊,都說是來看望同事的,可全讓李睿給擋回去了。哎呀,这英雄可都是人人都想親眼見一見啊,什麼時候也能有人把我當英雄一樣來看望一下呢?”韋天舒是一進院長辦公室就開始巴拉巴拉說個不停,而淩遠早就習以為常了。

“等你也半死不活的躺在病床上的時候,我一定找人給你做個救死扶傷,牺牲小我的錦旗。”淩遠說著站了起來,拿起病例就要往外走。

“欸!我這剛進來你就要走,幹嘛去啊你這是?”韋天舒奇怪且不滿的說道。

“還能幹嘛,我查房去啊我。”淩遠一臉莫名其妙的説。

“不是,就查房這種事,还劳您院長大駕啊?你交給我們這些人做不就行了嗎,你又不忙了啊?”韋天舒有些好笑的説。

“我的病人,我親自查完踏實。欸!韦三牛,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干啊?沒事幹就去把你那上次那不規範的策劃给改規範了去。”

“不是,我忙的很,我现在就走。”韋天舒連忙轉身開門往外走。“又不见你對其他病人這麼上心。”

“你小子說什麼呢!”淩遠一板子拍在韋天舒背上,韋天舒忙跑了出去,順帶著“嘭”的一聲關上了門。

李熏然覺得自己的世界是黑色的,无论他怎么走,都是一片黑暗,沒有薄靳言,沒有簡瑤,沒有光。他拼命的逃,卻發现自己根本就沒有方向,四周都是一樣的,黑暗,一望無邊的黑暗。

淩遠在醫院難得有清閑的時候,所以他也不會悶在辦公室裡,一般他會四处走走轉轉看看大家的工作進展如何。不知不覺又走到了重症監護區,想著就把李熏然給一起檢查了吧。

走進病房里,李熏然還是和之前一直躺在病床上,一直睡著。淩遠歎了口氣,按理説三天了這也該醒了,可床上的人仍是沒有清醒的跡象。

看了看鐵架上的點滴,是新換的葯,那小姑娘辦事倒是利索。沒有其他情況,淩遠剛要走卻發现李熏然的眼珠有游動,呼吸心跳波動頻繁了些,似乎是要醒了。忙按了呼叫器,要護士去把李熏然的病例拿過來。

“李熏然,你能聽見我說話嗎?李熏然。”淩遠伏在李熏然耳邊輕聲問道。

李熏然覺得自己是走不出這片黑暗了,沒有人,沒有光,他甚至想要放棄。可在這時,他聽到了一個聲音,“李熏然,你能聽見我說話嗎?李熏然。”接著前方出現了光,這麼久了,李熏然終於知道,自己一直以來的方向都是正確的。他向著光亮走去,走进了光里。

李熏然漸漸睜開眼睛,眼前一片白茫茫,什麼也看不清,漸漸的,所有的光影會聚到了一個人的身上。一個男人,一個穿著白大褂臉上寫滿了認真的的男人。

“病人醒了,測量血壓。”淩遠在病例上記錄著,同時不忘了吩咐小護士做事。一轉頭看到李熏然正盯著自己,便放下手中的病例,从胸前的口袋裡拿出了一个小手電,檢測李熏然瞳孔对光的反應。

淩遠期間沒說過一句話,但李熏然知道他得救了,他總算是熬過來了。

———————————————
哎呀,小李終於是醒了啊,累死我了,寫的快要掛掉了
(´╥ω╥`)乾脆棄了得了,
開玩笑的(ฅ>ω<*ฅ)……
沒有OOC吧?有嗎有嗎?
有就告訴我哈,我尽量改……
(๑•̀ㅂ•́)و✧
各位看官,湊合著看吧。(ฅ>ω<*ฅ)

评论(8)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