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樓誠衍生】淩遠X李熏然 一步之遙 01

哎呀!我天哪,看了幾集《到愛的距離》發现真受不了這医患關係,怎麼這麼多不識好歹的病人呢,人家救了你的命,你還反過來罵人家,我真是淩亂了,心塞…
( ´◔‸◔`)然并卵
————————————————

醫院裡的小護士們都在议论著一件事,上午醫院送來了一個警察,浑身是血的,看起來傷的不輕,而且可能還會有內臟受損。據說是警察局李局長的兒子而且还立了大功,李局長説無論如何都要保住他的命,所以這場手術由淩院長親自操刀,可這场手術都已經進行了六個小時了還沒結束。

三個小時后手术燈終於熄了,手術室的門剛被打開,简瑤一行人便围了上去。

“他情況怎麼樣啊,醫生?”

“手術很成功,但是現在病人實在太过虛弱,所以要先送去重症監護室觀察一段時間,如果過幾天沒什麼大問題,就可以轉普通病房了。”淩遠摘下口罩,臉上滿是倦容。

“那就好,沒事就好。”簡瑤總算是鬆了口氣。

“嗯,剩下的注意事項護士會告訴你們的。”淩遠點了下頭便離開了。

換完衣服后,淩遠躺在沙发背上一動不動,他一直覺得自己身體還是不錯的,現在才發现這場大手術下來真是快要了他的命了,身上是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呦呦呦,淩院長看來這是累著了。”淩遠不用睜眼就知道是韋天舒這傢夥又來刺激自己了。

淩遠嘆了一口氣,“都下班了還不回家陪你媳婦,有時間在這刺激我啊。”

“你以為我想啊,我媳婦今晚加班,我回去也沒事干。這不是想著你兩頓飯沒吃嘛,走,帶你吃飯去。”韦天舒坐到沙發上説。

“呦,你能有這麼好心?”淩遠睜開眼睛坐了起來,“平時可是向你要咱媽做的湯你都不捨得給啊,今天這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

“瞧你這話說的,我是這種人嗎?”

“難道你不是嗎?說吧,又想幹什麼?”淩遠倒是不給面子,韋天舒什麼人他還不清楚嗎?

韋天舒嘿嘿一笑,道:“就你剛剛手術那個警察,情況怎麼樣?”

“怎麼了?這麼關心,他又是你親戚啊?”淩遠反问道。

“嗨!什麼亲戚啊,我就是關心一下,這麼大的事肯定都想瞭解一下當事人的情況嘛。”韋天舒賤兮兮的説。

“能有什麼大事啊,不就是一個警察被人虐待了嗎?你說說你們整天不好好工作净是關心這些亂七八糟的事。”

“哎呦,你是真不知道啊?”韋天舒瞬間無語了,和著人家做了一天手術愣是不知道自己救了什麼人。

“就是那個昨天報紙上説的那個謝晗啊。”

“謝晗?”

“對,就那變態殺人狂。知道不?”

“不知道。”

“你都不關注這些大事的,你當然不知道。就是那個謝晗,殺了很多人的那個,他之前把你今天手術的那個警察給抓走了,還真是多虧了這小子聰明給他們的人留了標記,被人给救回來了。然後那個謝晗是被當场擊斃啊,聽說啊這小子可是唯一一個從哪變態那活著出來的啊。”

“當场擊斃了?”淩遠有些詫異的説。

“那可不是嘛,這世界上還真是什麼樣的人都有啊。你說吧咱們救人就有人害人,那還救什麼勁啊。”韋天舒抱怨道。

“那你也去試試被人給擊斃是什麼感覺。”淩遠笑道。

“我可不想試,走啦,吃飯去。”韋天舒說著拍了淩遠一下。

“真請我吃飯啊?”

“那可不,說了請你吃飯了,真当我開玩笑呢。就你這胃,能撑幾頓飯啊。回頭人家姑娘嫌棄你,更找不著對象。”

“行,那走吧。”淩遠說著站了起來。

————————————
好了,淩大院長終於對小警察提起興趣了(完全看不出來-_-||),真是難寫,乾脆棄了得了=_=
開玩笑的(ฅ>ω<*ฅ)
有OOC嗎……?
有啥意見儘管提啊,我一定改!(ฅ>ω<*ฅ)
PS:淩院長的淩我是真沒打錯字!這個“凌”打不出來啊,還要單獨找這個字,太麻煩了,湊合著看吧。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