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原创】逢冬

第三章

西北,大漠。
   狂风呼啸,卷起来的沙子让人睁不开眼。一望无边的沙漠里立着一家客栈,这是给行人救命用的客栈。
   陆无恨就坐在这个客栈里,他离开江南也有三个月了。这三个月陆无恨无所事事的四处兜兜转转,最后还是决定回去一趟去看看自家师父,没想到师父是没见着,倒是听到了一个消息。
   公孙钰下个月要成亲了。
   陆无恨有点吃惊,但是也没有什么其他的想法,然而却无意间瞟到了自己腰上挂着的玉竹翡翠,不由的想到了那双带着些许期盼和笑意的望着自己的眼睛,他眼睛很亮,笑容很干净,一看就知道是个从小被保护的很好的世家公子。
   既然三个月前,公孙钰定了亲,这三个月后,公孙钰要成亲自然也是不奇怪的了。
   而一想到这个世家公子竟已经是自己的朋友了,陆无恨不禁笑出了声,放在以前,他是打死也想不到自己会交到这种身份的朋友的。既然是朋友大喜,自己哪有不去的道理。
   陆无恨做了这个决定后,就立刻放弃了继续寻找自家师父的想法,动身前往碧泉山庄。
   陆无恨用了十五日赶到江南,却没有听到任何有关于公孙钰婚事的消息。
   这不正常,很不正常。
   既然公孙钰是将来的武林盟主,他的婚事必定是要惊动整个武林的,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的悄无声息。
   然而这对于他听到的下一个消息来说并没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因为下一个消息才是真正的令人震惊,公孙诀死了,就在两天前。
   陆无恨立刻赶到碧泉山庄,果真见到碧泉山庄门前挂着白幡,整个山庄都沉浸在一片哀痛的氛围里。
   可陆无恨却不能进去,他当然没有资格从正门走进碧泉山庄,在那些正道侠士的眼中,他只是一个空有一身武艺却不干正事的小贼。
   但他仍想去看看公孙钰的情况,这个被家人保护的很好的小少爷,现在过的到底好不好。他过得当然不会好,又怎么会好,陆无恨想。他还这么年轻,怎么能够承受这样的打击?
   然而当陆无恨翻上房顶想要悄悄的看他一眼时,却发现自己错了,公孙钰意外的正常,在举手投足间也依旧是那么沉稳、自如。
   大堂中央的公孙钰与每个前来吊念的人寒暄,交谈,俨然一副一家之主的姿态。若是忽略他充满血丝的双眼,公孙钰真的很好。
   陆无恨实在不知道自己该以一个什么样的身份出现,于是乎,他就只能一直坐在屋顶上看着公孙钰。直到掌灯时分公孙钰送走了所有前来吊丧的客人后,陆无恨才发现自己竟在这里坐了这么久。
   陆无恨本来只是想最后再看公孙钰一眼确保他无事再离开的,可他还没来得及走到公孙钰的窗前,就听到了公孙钰的声音,“都看了这么久了,却不想和我说说话吗?”
   陆无恨知道公孙钰发现了自己的存在,虽然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发现的,但能发现自己,公孙钰的能力让他稍有惊讶。
   陆无恨推开门走进公孙钰的卧房,看到公孙钰坐在桌前,却不似方才那般的得心应手,而是一脸疲惫的看着他。
   “你...节哀。”
   公孙钰轻笑一声,“节哀,你们都叫我节哀。”
   公孙钰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陆无恨,直到与他面对面,才停下脚步。
   “可是我好累,”公孙钰说着搂住了陆无恨的腰,“我真的好累。”
   陆无恨愣了片刻,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又实在是想不出来,只好伸出手回抱住了公孙钰,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道,“累了就歇会儿吧。”
   陆无恨想着,突遭变故,纵使他在外面装的再怎么正常,心里总归是难受的,若是他想求些安慰,自己能做的,大概也只是多陪他说说话吧。
   然而等了半天,公孙钰却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要开口的意思。陆无恨歪头看了一眼,才发现公孙钰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陆无恨叹了一口气,将公孙钰轻轻抱起来放到了床上。
   看着睡在床上还紧皱着眉头的公孙钰,陆无恨又叹了一口气,将被子轻轻的盖在公孙钰的身上,转身离开。陆无恨突然发现,今天他叹气的次数,比以往加起来都要多。
   然而就在陆无恨关上门的一瞬间,床上的人突然睁开了眼睛,眼里没有一丝刚睡醒时的迷茫,却带着让旁人难以理解的感情。
   公孙诀死了三天却迟迟没有下葬,是因为公孙钰一直在等一个人。他等的人正是在公孙诀寿宴上送来虎啸刀的老人,赵谷峰。
   赵谷峰不仅德高望重,同时也对武林各派的武功都有所了解,是当之不愧的活百科,任何外伤只要经赵谷峰一瞧,就能知道是何门何派的何种武功。所以公孙钰最后在等赵谷峰前来验尸。
   各大武林人士都聚在灵堂里等着赵谷峰的消息,只要知道了是何人所为,他们必定是要一同讨伐这杀害武林盟主的恶人。
   当赵谷峰面色凝重的起身时,公孙钰几乎立刻站了出来,“赵老前辈,可知家父究竟是何人所害?”
   赵谷峰并没有立刻回答,反倒是来回踱步,最后才堪堪开口道,“公孙盟主先是被一掌伤了心肺,而后才被斩下了首级的,但这一掌挨的太实在了,盟主不可能完全躲不开,所以只有一个可能,是公孙盟主完全没有想到这个人会对他下手,很有可能是盟主认识的人。”
   “那赵老可有什么头绪?”说话的是翻天虎李成虎,这人曾受过公孙诀的恩惠,此次发誓绝对要替公孙诀报仇。
   “有。”赵谷峰说道,“因为能打出这一掌的,当今武林绝不超过五人。”
   “前辈快说,是何掌法?”李成虎着急的问。
   “是飞鹰掌。施掌之人全身不带任何毒物,却能使中掌的人仿佛深重剧毒一样,用不了多久便会七窍流血,五脏俱裂而死。此人已知盟主必死,却又斩下其头颅,真可谓是心狠手辣啊。”赵谷峰说道。“然而,这既会飞鹰掌,又可能与盟主相识的,恐怕只有一个人了。”
   “是何人?”一人问道。
   “陆无恨。”
   公孙钰腿一软,后退两步才堪堪站定。“这不可能。”
   众人皆将目光集中在了的公孙钰身上,公孙钰却仿佛没有任何感觉,开口辩护道,“陆无恨为什么要杀我父亲?他没有理由这么做的。”
   “陆无恨是个贼,说不定在偷东西的时候被公孙盟主发现了,就起了杀心。”李成虎说道。
   “有道理。”   “这贼就是贼,竟然做出这等事来。”   “真是枉费了这一身好武艺。”   “真是人人得而诛之。”
   一时间讨伐之声鹊起,众人竟已自动组好了一个铲除武林败类陆无恨的队伍。
   “公孙公子,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这就去杀了这小贼为盟主报仇!”李成虎激动的挥着手中的刀。
   公孙钰皱着眉低着头,似乎在思考。于是又有人开口提醒了他一声。
   “各位前辈,”公孙钰终于又抬起了头,又恢复了往日从容自若,泰然处之的样子,“这件事绝非儿戏,现在杀害我父亲的凶手还没有确定,我们虽不能就此放过这等小人,却也不能冤枉了任何一个人。希望各位前辈再给晚辈一点时间,让晚辈找到真凶,还我父亲一个交代。”
   “好,我们就等公孙公子的消息,到时候若是有需要,我们定会鼎力相助。”李成虎道。
   “晚辈在这里,就谢过各位前辈了。”说罢公孙钰向着众多武林侠士深深一鞠躬,谁也没看到公孙钰眼中闪过的一丝狠戾。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