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原创】逢冬

第二章

    公孙诀一向是说一不二的,他既然开口要给公孙钰说一门亲事,就绝不只是说说而已。当然,在他的心里,也定是有了合适的人选。
   公孙钰在练剑,自他有记忆起,就像是一直在做着这一件事情。若是想找他,除却书房,去花园观湖亭边,他定在这里。
   他的剑很快,而一般人看得到的只是他剑法招式的一半,另一半快到容易被人忽略。可在他的剑中却没有一丝的杀气,这样的人,要么是高手,要么是废物。公孙诀从不觉得自己的儿子是废物,但他也不愿承认公孙钰是高手。
   “钰儿。”公孙诀在走廊站定。
   公孙钰立刻停了下来,恭敬的走到了公孙诀的面前,“父亲。”
   公孙诀道,“我有事要问你。”
   公孙钰道,“父亲请讲。”
   “赵家千金赵婉儿,你当如何?”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公孙钰愣了片刻,随后他便了然了,“世人都道赵家婉儿是难得一遇的才女,秀外慧中,玲珑心思,乃咏絮之才。”
   “萧家千金萧月柳,你又当如何?”
   公孙钰想了想,又道,“人说萧家千金乃当今武林第一美人,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
   “若是要与你结为夫妻,这二位女子,你会选谁?”
   “这二位女子皆是绝代佳人,若能与其一共度此生,是我之幸。”话虽如此,但公孙钰脸上仍没有任何情绪。
   “你不要给我绕这些弯子,我知道你想的多,你只需要告诉我,你要娶谁这就行了。”公孙诀叹道。
   公孙钰沉默了片刻答道,“萧月柳。”
   公孙诀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萧家千金虽是貌美,但才情风评远不如赵婉儿,你怎会想娶她为妻,莫不是我公孙诀的儿子也是一个只在乎外貌的肤浅之人?”
   公孙钰却不以为意,正色道:“既然父亲能让我在这二人之中择一人为妻,也定是衡量了其中利弊,萧月柳虽在外名声不如赵婉儿,但胜在萧家。赵谷峰老前辈虽有极高的声望,但也只在这江南一带,而萧家在各地都有耳目,若是娶了萧月柳,萧家家主百年之后这些耳目就都是父亲的。”
   公孙诀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但仍开口训道;“你以为为父会在乎萧家的势力吗?但你能有这种考量,不错。”
   “父亲教训的是。”

   茶馆。
   消息灵通的地方有很多,但最全的除了茶馆,怕是也很少了。陆无恨经常到各种茶馆喝茶,说是喝茶,但也着实没见过点一壶茶能一坐一天的。好在陆无恨喜欢交朋友,这间茶馆的老板恰巧就是他的朋友,否则,他早就被店小二拖着后领扔出去了。
   陆无恨一般都能听得到能让他提的起兴趣的事情,虎啸刀是,南海夜明珠是,玉面君子与第一美人订亲自然也是。
   而这次让他感兴趣的有两样,一是第一美人,这第一美人虽美,却是个江湖上有名的悍妇,他倒想看看这第一美人究竟是有多美,才能让玉面君子不顾她悍妇的名声坚持娶她。
   二是玉面君子给第一美人的聘礼玉竹翡翠佩。说到这玉竹翡翠,大概这世间也绝对不会超过三个。翡翠上的竹子绝不是雕刻上去,而是自然形成的。
   陆无恨不在乎它值多少钱,他只是想看看这等宝贝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萧家,定亲宴。
   这是一个热闹的日子,整个宅子都透着一种喜气。可并不是所有人都高兴,至少萧月柳本人就不是很高兴。
   “小姐,该上妆了。”云影小心翼翼的开口,她跟着萧月柳快十年了,自然是看出萧月柳并不开心。
   “呵,上什么妆,他公孙钰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还想娶我?他配吗?”萧月柳冷笑道。
   “小姐,可不能这么说,怎么说公孙少爷都是武林盟主的独子,也是未来的武林盟主,小姐跟了公孙家少爷自然是不会吃亏的。再说了,公孙少爷长的这样好看,不少人家的小姐想嫁给他都还没这福气呢。”云影在给萧月柳梳头,安慰道。
   萧月柳听罢大笑一声道,“福气?什么时候长的像个女人也能这样受欢迎了?他是盟主独子能怎样,他是未来盟主又能怎样?这武林又不是他打下来的。我之前还在想,若我嫁人了定要嫁给一个真正的江湖儿郎,才不是这样的二刈子。呵,真是造化弄人。”
   “小姐...”云影还要说些什么,却被萧月柳挥手打断了她的话。
   梳妆完毕的萧月柳带着云影走到大厅,一般人家的小姐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萧月柳哪里是一般人家的小姐。萧家是走镖起家,在萧月柳年幼之时还常常跟着父亲一起走镖,萧家夫人去的又早,怎么可能会有人教她如何做一个大家闺秀。
   萧月柳就这么出现在众人眼前,在一众人痴迷的神色中,她见到一个面色不改的男子向她走了过来。
   “萧小姐。”男子长的很好看,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眼底很干净,一看就知道是人们所说的那种正人君子。
   萧月柳立刻猜出了他的身份,她惊讶于公孙钰的气质,却又想起自己方才在房里说的话,为了不在云影面前丢了脸面,还是不屑撇了公孙钰一眼。
   公孙钰并不恼,只是笑了一下,正欲再说些什么,突然听到院子里一阵骚动。
   随后听到了某个下人喊的一声,“玉竹翡翠被偷了!”
   院内立刻炸开了锅,萧月柳第一个冲到了院子里,公孙钰无奈只得跟了上去。
   公孙钰还未站定,就听到对面屋顶传来一个男人略微低沉却又明亮的声音,“诶!第一美人儿!抬头我看一眼。”
   公孙钰闻声抬起头,就看到一个坐在对面屋顶上的男人,那男人穿着一件洗到发白的衣裳,外面套着一件黑色的披风,头上的兜帽遮掉了大半张脸。
   “休得无礼!你究竟是什么人!难道你连脸都不敢露吗?”听到那人的话萧月柳面上一红,但仍指着男人骂道。
   “哈哈哈,”男人笑了,“倒是我的错了,看美人是该自报家门的。”男人说着摘掉了遮了自己大半张脸的兜帽,“在下陆无恨。”
   院内又一次炸开了锅,然而公孙钰却什么也听不到了,他的耳中只有那男人说的一句“在下陆无恨。”,他也什么都看不见了,他的眼里只有那双深邃的眸子,他觉得自己快要陷进去了,他的心跳快的出奇,但他就是控制不住。
   “公孙家小公子,”陆无恨的一句话,让公孙钰回了神。他看到陆无恨甩着手中的玉佩笑看向他,“你的定情信物我就拿去玩了,放心,等我玩够了自然会还给你的。”
   说罢,陆无恨一闪身便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你还愣着干什么呀!还不快去追!”萧月柳推了公孙钰一把说道。
   公孙钰看了萧月柳一眼,笑道,“好。”,而后飞身向外追去。
   萧月柳看着空荡的屋顶,想起陆无恨的潇洒快意,不禁叹道,“哎,这才是我想嫁的男人啊。”
   云影悄悄看了萧月柳一眼,没有说话。她知道萧月柳在说谁,然而这种时候她最应该做的,就是闭嘴。
   公孙钰一路追着陆无恨到了一个树林。
   陆无恨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少爷竟能跟得上他,不由得加快了速度。谁料公孙钰的速度却是更快,陆无恨才刚提起速度,就看到面前突然横过一把长剑挡住了他的去路。
   陆无恨被迫停了下来,笑道,“公孙家小少爷,不用这么认真吧,”说着甩了甩手中的玉佩,“我说真的,我就玩两天,过了就一定会还给你。”
   陆无恨并不只是普通的小贼,他很强,只是他从来不想向别人证明什么,所以他适当的卖怂也是常有的事。
   一般人听到陆无恨这么说,都会忍不住嚣张起来,毕竟这是偷过虎啸刀的人,而自己抓住了这样的人一定不是因为运气。
   但公孙钰没有,他只是看着陆无恨,仍然带着那仿佛长在脸上的微笑。
  公孙钰收起了佩剑道, “玉佩你拿着吧,它是你的了。”
   “嗯?”陆无恨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
   “它是你的了。”公孙钰又重复了一遍。
   陆无恨突然笑了起来,“我懂了,看来你是想多交个朋友了。”陆无恨又甩了甩那块玉佩,“哎呀,武林盟主家的小少爷要跟我交朋友,我真是三生有幸啊。”陆无恨说着向前探了探身子,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直直盯向公孙钰的双眼。
   公孙钰没有说话,仍是微笑的看着他。一双眼睛里的情绪陆无恨并没能完全看明白,但唯一能看出来的是眼前的这位小少爷没有一丝的恶意。
   “好,”陆无恨收起了玉佩,“那我就交了你这个朋友。以后有什么难事,我一定会帮你的。”说罢消失在公孙钰眼前,而这次公孙钰并没有追上去。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