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原创】逢冬

   旧坑没填又来开新坑的我,真是个没有毅力的人,第一次写原耽,逻辑剧情无,就当消遣看看就行了。

————————————————————————

第一章

江南,三月 。
   三月本是一个普通的日子,然而整个江湖却都因这个月而躁动了起来,只因现任武林盟主公孙诀的五十大寿正在此月。公孙诀大摆筵席邀请众多武林侠士参加,其主要目的并不只为过寿,而是要将下一任武林盟主,自己唯一的儿子告知于众人。
   此时,与公孙府中来来往往忙碌着的下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个静坐于亭中的白衣人。他手里端着一杯一口没喝的茶,一动不动的坐在石凳上,若不是发丝随风而动,或许会有人以为这是一幅画。
   “钰儿。”
   身后传来公孙诀的声音,亭中的白衣人这才放下手中的杯子,慢慢的转过身来。这名白衣人便是公孙诀唯一的儿子,公孙钰。
   阳光透过树叶照在公孙钰白皙的脸上,使得他看起来并不像是一个普通人,倒是像天上的仙。
   公孙钰长的并不女气,反倒是女人们都会喜欢的样子。白净的脸上始终带着得体的笑容,只要看到他,就情不自禁的想要亲近。这也许就是他获得“玉面君子”这个称号的原因。
   “父亲。”公孙钰起身恭敬的回道。
  公孙诀点了点头,问: “你坐在这里做什么,我还以为你会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公孙钰答:“儿子在等一个消息。”
   公孙诀又问,“可是在等有关陆无恨的消息?”
   公孙钰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窘迫之情,“看来父亲已经知道了,是儿子太过无用了。”
   公孙钰却并不赞同这句话,“我公孙诀的儿子怎会无用?只是你太大意了,定是你将此等贵重之物随处摆放才会被那小贼偷了去。”
   说到这,公孙诀叹了口气道:“把人追回来吧,陆无恨那里也不用再打听了,你查不到任何消息的。”
   公孙钰微微低头道,“父亲教训的是,都听父亲的。”
   “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教训你。”公孙诀笑道,“你已达及冠之年,是时候给你说一门亲事了。”
   “是,全听父亲安排。”公孙钰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晦暗,公孙诀也并没有发现。
   远方的一个村子里,有一个正在行走的男人,他正将手中一颗牛眼珠一般大小的珠子举过头顶对着天上的太阳,这珠子在阳光的照射下竟发出了七彩的光。
   男人被这光闪的眯了下眼睛,忍不住感叹道:“真不愧是南海夜明珠啊,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这么值钱的东西了。”
   男人穿着一件被洗到发白的衣裳,头发随意的束在脑后。他长得不算太过英俊,但绝对是见到了也不会忘记的类型。男人的眼睛过于深邃,任何一个女人甚至是部分男人,只要看他一眼,定会沉沦于此。
   此人便是陆无恨。
   说起陆无恨,江湖上的人定会咬牙切齿,然而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当年武林第一魔头祁怀海手中有一把嗜血魔刀,虎啸刀。他正是靠着此刀残害了无数正道豪杰,众多武林侠士只能任其鱼肉。正在武林危在旦夕之时,却突然传来这把刀被偷了的消息。三日之后便有人在某个村子一户人家的柴房里发现了这把刀。
   消息坐实后武林盟主公孙诀带领众多侠士一举剿灭祁怀海全庄上下。武林太平了,连带着陆无恨也一举成名,彻底打响了自己的名号。而他本人却丝毫不在意这些有的没的,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陆无恨从不做伤天害理的事,甚是能说是劫富济贫。然而他却是什么人都敢偷,却也什么人都没能抓住过他,现在竟然也偷到了公孙诀的头上。
   陆无恨可以说是整片江湖的恩人,但也是江湖上最令人头疼的人,任谁被他偷了,抓不到他的也就只能是自认倒霉了。
   “诶,那小孩儿。”陆无恨冲着蹲在地上玩弹石子的小孩挑了挑下巴。“这个给你玩。”说着便将手中价值连城的夜明珠扔到了小孩的手里。
   陆无恨偷东西从来不是为了钱,只为了他喜欢,他高兴,仅此而已。
   此时的陆无恨只想赶快回到自己的狗窝里,他在外面逛了太久了,是时候回去休息休息了。
   陆无恨口中所谓的狗窝其实是一间树屋,在听风崖下的一片树林里。一般人在这片林中很容易就会迷失方向,但这对于陆无恨来说这都不是问题,很快他就消失在了林中。

    十日后  碧泉山庄
   今日注定不会是普通的一天。各路英雄豪杰皆聚于此,共同为当今的武林盟主公孙诀贺寿。
   公孙诀端坐于正堂,精神很好,看起来一点也不似一个五十岁的人。而公孙钰正站在门口,与来往的客人寒暄,公孙钰仍是一袭白衣,面上也依旧是那得体的笑容,好像不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似的。
   “公孙盟主,恭喜恭喜啊。”此时开口的是一个老人,模样至少也有八十岁了,可他的腰杆很直,以至于只看身形压根猜不出他的年龄。这人便是当今武林中声望极高的一位老人,赵谷峰。当年围剿祁怀海时,赵谷峰出了极大的人力,将祁家上下团团围住,一直苍蝇都没能飞出去。
   公孙诀连忙起身道,“哎呦,赵老前辈。没想到您亲自来此,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
   “公孙盟主真是客气了。”赵谷峰笑道,“我这把老骨头,本来也是不打算来回折腾了的,可我最近却得了一件不得不让我亲自过来的东西。”
   赵谷峰一摆手,身后托着一个长盒的小厮迅速走上前来打开了手中的木盒。
   盒中是一把刀,仅仅是打开木盒,竟也能让人透过刀尖的冷锋感受到一股杀气,此刀长约一尺七,刀柄背部镶嵌着七颗宝石,刀柄末端是一个张口咆哮的虎头,虎头栩栩如生,令人不寒而栗。
   此刀正是虎啸刀。
   “这......?”公孙诀却犯了难。
   “公孙盟主,我这也是没有办法。”赵谷峰叹了口气道,“此刀能迷惑人的心智,放在我那若是被小人惦记,将来免不了又是一场腥风血雨。老朽苦思冥想,唯有在盟主这里,才可有解决办法呀。”
   “承蒙赵老前辈信任,这......哎,”公孙诀长叹一声,心知赵谷峰是不愿自找麻烦,心中虽不情愿但也不能拒绝,只道:“我必不负老前辈信任,他日定想办法毁去此刀,以免此刀再来为害武林。”
   “那就劳烦盟主了。”赵谷峰满意的点了点头。
   “孟七,”公孙诀唤道,只见身后走来一下人模样之人。“你把这盒子拿去我房里,勿要让旁人看见。”
   “是。”孟七接过盒子转身离开。
   谁知孟七刚走到门口,面前忽然闪过一道黑影,随后,他便不动了。
   “哈哈哈,果真是虎啸!我终于可以为庄主报仇了!”一旁,身着黑衣的男人手中拿着的正是方才公孙诀交于孟七手中的虎啸刀。再看孟七,只见他脖子上一道血痕,竟是已经死了。此人速度之快,竟能在人毫无防备之下取其性命,而这样的人,也只是祁怀海的手下而已。
   门口的公孙钰闻声赶来,只见众人皆围住大堂却无一人敢上前制止。当下抽出佩剑,直攻黑衣之人。
   “吾儿!当心虎啸刀!”
   公孙诀此话一出,当即引起轩然大波。
   而公孙钰也心下了然,不能硬碰硬,自己的佩剑对上虎啸刀,无异于以卵击石。当即改变战术,避免与虎啸刀的正面冲突。
   公孙钰正面刺出一剑,在对方用虎啸来抵挡之时,飞身起来脚尖落于虎啸刀背上,用力一踩,翻身于那人身后,一掌打在那人背上,并顺势将也虎啸拦入自己手中。
   全场死一般的寂静。
   “钰儿,快放下你手中的刀。”只听公孙诀这样喊道。
   正如赵谷峰所说的,虎啸刀能够控制人的心智,它能将人杀戮的欲望放到最大,任何一个人只要触碰到虎啸刀,就一定会受到他的影响。
   然而现在这把刀,正握在公孙钰的左手上。
   公孙钰手握着刀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像是思考,又像是什么都没听到。而在场所有的侠士也都将手放在了自己的武器上。
   突然间,公孙钰动了,一瞬间在场所有人紧绷的精神全部达到了顶峰,像是马上就会暴起。
   只见公孙钰丢掉了右手的佩剑,用空出来的手按在了虎啸的刀刃上。一瞬间内力暴动,只听一声“铛”的一声脆响,虎啸刀断了。
   虎啸刀竟被公孙钰硬生生折断了。
   场上一瞬间炸开了锅,有惊讶,有庆幸,甚至还有些许对刀的惋惜和不甘。
   但不管怎样,唯一不变的,是公孙钰就此名声大噪,且坐实了他下任武林盟主的地位。

——————————————————
如果喜欢请给我小红心鼓励,你的红心就是我的动力
♬︎*(๑ºั╰︎╯︎ºั๑)♡︎

评论(6)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