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晓薛】一叶障目 03

注:1.现代AU 
         2.OOC可能
         3.他们任何一个人属于我,我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03.

  “嗨,晓医生。”薛洋微笑着走进了诊所,左手插在裤兜里,随意的挥了挥右手。“不忙啊?”

  晓星尘看到薛洋有些意外,明明才认识不到三天,薛洋是不是有点太自来熟了,或者说是太没有防人之心了?不管怎样,晓星尘还是笑着点了点头,“你看起来也不是很忙啊。”

  “是啊,那些人都还没下课,当然没有生意了。”薛洋说着走到晓星尘面前,弯下腰将手肘撑在晓星尘面前的桌子上。“我闲着无聊,就来找晓医生玩啊。”

  好近。晓星尘想着,因为他又一次闻到了薛洋身上那股甜腻的气味。虽然不讨厌,但总感觉十分的别扭。晓星尘向后挪了挪,虽然感觉怪怪的,但还是笑着回道“好啊,你没事的时候可以多来找我说说话。”

  “嗯。”薛洋点了点头,又像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晓医生是本地人吧?”

  “算是了吧,在这里住了也快有十二年了。”

  “那晓医生肯定知道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吧?”薛洋兴奋的问,“我在这里呀,人生地不熟的想去什么地方玩都不知道该去哪里,要不晓医生你不工作有时间的时候带我出去熟悉一下地方?”

  好嘛,晓星尘想,这小子倒是赖上自己了。虽然自己对这孩子并不反感,但心低深处却总觉得这孩子有哪里怪怪的,可是看着薛洋的眼睛时,晓星尘却又狠不下心拒绝他。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笑着对薛洋说了句“好啊。”

  可薛洋却不乐意了,撅着嘴抠着桌子上不知何时滴上的墨点,“什么嘛,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我有这么烦人吗?嫌我烦人就直说嘛,我又不会一直缠着你不放。”

  晓星尘一看人不高兴了瞬间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是好,忙解释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从来没有觉得你烦过,只是有些...有些...”晓星尘纠结了半天也没想好形容词,又叹了一口气,“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每次见到你我都觉得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对你总有种熟悉感。好像以前在哪见过你,可又总觉得有些不太对劲的地方。”

  自顾自纠结的晓星尘没有看到薛洋在他说完最后一句话时微微眯起的双眼,只听到了少年无所谓似的声音,“这样不是很好吗,证明我们有缘啊,说不定晓医生真的就在哪里见过我呢。”

  薛洋有意无意的回避了不太对劲的话题,晓星尘却没有发现。

  晓星尘摇了摇头,微笑着看向薛洋“我倒是可以确定以前没有见过你,不然怎么可能会不记得这么可爱的你呢。硬要解释的话,只能说是前世有缘吧。”

  薛洋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停滞了一下,好像被什么东西敲了一下似的,忙移开了视线,“你认真的吗?可爱这种词是不能用来形容一个帅气的男人的,晓医生。”

  晓星尘被这句话逗笑了,忙附和道:“是,是我才疏学浅用错了形容词。薛洋,你原谅我吧。”

  这一句话说下来,薛洋整个人更不好了,他感觉自己整张脸都要烧起来了一般。赶忙在晓星尘的桌子上快速的扫了一圈“咳咳,作为补偿,呐,你桌子上那一袋糖,拿过来我就勉强原谅你。”

  晓星尘顺着薛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了之前阿箐送给自己的一袋小黑兔奶糖,因为自己不太吃糖所以就一直放在那里,也不晓得过期了没有。刚要伸手去拿,眼前迅速扫过一个人影,那桌子上的奶糖也不见了。

  “什么补偿?晓医生哪里需要你来原谅了?你个坏家伙,是不是占了晓医生的便宜?”只见阿箐抱着那袋小黑兔气势汹汹的瞪着薛洋。

  “你管我是不是占便宜,晓医生都同意要给我了,你个小丫头片子,快给我拿过来。”薛洋的气势也丝毫不输给阿箐。

  “这是我送给晓医生的,不给就是不给。”阿箐对着薛洋呸了一口,一手把糖拍在了桌子上。

  “晓医生送给我了,现在就是我的了,快拿过来。”薛洋也同样把手拍在了桌子上。

  “好了,不要吵了。”晓星尘有些头疼,平时看起来都挺乖的两个人怎么一碰到一起就吵起来了?“阿箐,把糖给他吧,我平时又不吃,放着不是浪费吗。”

  “那也不能给这个坏家伙啊。”阿箐委屈的看了看这个明明是后来的,现在却得了晓医生关照的一脸嘚瑟的小子。“吃吃吃,吃死你个坏家伙。略略略!”说着把糖拍到了薛洋面前。

  薛洋拿起袋子看了看,皱了皱鼻子。“过期了。”

  “你不是要吃的吗,你吃啊。”阿箐幸灾乐祸的说。

  晓星尘忍不住笑了,“好了阿箐,别像个小孩子似的。”说罢又把过期的糖拿到手里,“回头我再给你买袋新的,这袋先欠着吧。”

  “好。”薛洋又一次笑没了眼睛。

  “那我呢老板!?”阿箐不满的问。

  “给你也买一份。”晓星尘无奈的说。以前怎么没发现阿箐还有这么任性的时候呢,果然,还是要有同龄人在身边才会活泼些啊。

——————————————————————

沉迷修仙无法自拔,唉呀困死我了( ´◔‸◔`)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