湫鹿

非专业墙头草

【晓薛】一叶障目

注:1.现代AU
         2. OOC可能
         3.他们任何一个人属于我,我都不会出现在这里

01.

  晓星尘再一次忍不住抬头向门外看去,这是第几次了,见到那个孩子。好像是从上个星期开始的吧,经常能看到那个孩子蹲在诊所门口逗弄笼子里的小动物。可每当晓星尘忙完手里的活准备出去和他交流一下的时候,那孩子却又莫名其妙的不见了,晓星尘每次想起那张讨喜又略带稚嫩的脸时总会忍不住想那该不会是什么小型动物之神吧。晓星尘将自己的想法开玩笑似的告诉了阿箐,小护士忍不住笑了起来:“那哪里是什么小动物之神啊,分明就是个坏家伙啊。”

  阿箐同晓星尘讲了这个孩子,晓星尘才知道这孩子叫薛洋,是不远处大学的大一新生,在隔壁书店打了份零工。自己不在的时候他也经常来,每次都是蹲在门口的笼子旁边,如果关在里面是猫,薛洋就会在笼子周围撒点猫薄荷,如果关在里面的是狗,薛洋会拿着根火腿肠蹲在那自己吃,虽然偶尔会有小狗小猫不理他,但多数时候,他们主人带走的都是一只嗑嗨的猫或者一只哈喇子流了一地的狗。阿箐因为这件事被宠物主人训过几次,一来二去的倒是和薛洋熟识起来了。

  晓星尘总觉得对薛洋这孩子有股子莫名的亲切感,说不定上辈子还是认识的呢。晓星尘被自己的这个想法逗笑了,他一直是想和薛洋搭个话的,但却总是没有机会,几次下班后去隔壁书店寻人,却发现那孩子早就下班走了。对于这件事情,晓星尘一直挺沮丧的,是传说中的缘分未到吗?

  这天,晓星尘坐在柜台后面查阅这个月医治宠物的记录,看起来都没有什么问题,想着自己以后是不是可以不用来这么勤了。忽然感觉面前的阳光被挡住了,晓星尘抬起了头,对面的人逆着光,面容看不真切,但晓星尘还是立刻就认出了这孩子。

  “晓医生,听说,你最近一直在找我吗?”薛洋笑着问。

  “啊,不是,我也没有一直,就是偶尔看看...啊,也不对,”冷不防的被这么一问,晓星尘有些尴尬又有些紧张。“就是看你经常在门外玩,想跟你多聊几句。”

  “嗯?这样啊。”薛洋笑容更深了,眼睛眯成一条缝,像两个弯弯的月牙,同时还露出了一对儿可爱的虎牙。“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晓医生你直接叫住我不就好了吗,不用这么麻烦啊。”

  “这样说是没错,但总想和你认识的正式一些。”晓星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晓医生,你这么说的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薛洋虽然嘴上这么说,倒是脸上一点也看不出他的不好意思。

  晓星尘总觉得薛洋的话里怪怪的,但又听不出哪里奇怪,想了想,仿佛是找到了原因。便开口问道,“你是知道我的名字?”

  “对呀,”薛洋点了点头“因为晓医生最近一直在问关于我的事情嘛,为了我的人身安全,我不是也需要了解一下是谁想要认识我嘛,你说是吧,晓医生。”薛洋开玩笑似的说道。

  “倒是我唐突了,吓到你了吧。”晓星尘又一次感受到了窘迫。

  “没事没事,我开玩笑的。”薛洋笑着摆了摆手。“我来打过招呼,我们这就算是认识了。呐,请你吃糖,我走喽。”薛洋在晓星尘面前放下一颗糖后挥了挥手,转身走出了诊所。

  晓星尘看着面前的糖有些哭笑不得,这是要用糖果来建立友谊吗?跟小孩子似的。

  每次下班,阿箐总要陪着晓星尘留到最后,但走人时却又异常兴奋。

“老板,我走啦,明天见!”阿箐收拾完最后一点东西,乐呵呵的跟晓星尘打了个招呼,准备火速离去。

  “好,明天见。”晓星尘说着关上诊所大门。

  晓星尘家离自己的小诊所不远,也就两站路的距离,所以除非是加班到很晚,一般情况下晓星尘都不会选择坐公交。顺道买完菜后,天色已经有些暗了,但路还是看的清的,只是今天稍微有点奇怪,在晓星尘第三次回头看向身后又转回来时确认了这一点,真的很奇怪。下了班以后就总感觉有双眼睛在身后盯着自己,可是每每回过头却又什么都没有,错觉吗?晓星尘想,可能真的是错觉吧,或许是今天太累了?当他回到家瘫倒在沙发上时那种奇怪的感觉却又消失了,于是晓星尘更加确认了这一点,果然是太累了啊,要不然明天就不去上班了吧。

————————————————
多多提点,不合理的地方我会努力改哒(^з^)-☆

评论

热度(24)